【Jordan Brand大專賽】文俊浩自問不配MVP 誓將教大爛命傳落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MVP,我感覺自己未襯得起。」文俊浩坦言,開心過後換來無休止的反思,我配嗎?

因為不配,接下來要做好的事多得很,奪得MVP後再要做更多事,慢慢配得起這個名銜,文俊浩說要從球隊做起。

Jordan Brand Invitational大專賽完滿落幕,香港教育大學擺脫一直得亞軍的宿命,各個個人獎項也名花有主,其中文俊浩就是今次賽事的最大贏家。總決賽中貢獻20分、11籃板和2封阻,12場賽事全勝,場均14.7分以及8.3個籃板;文俊浩最總勇奪最佳防守球員、季後賽最有價值球員以及成為最佳陣容的一員,雙手再大都捧不完昨晚的獎盃。

「哎呀,MVP喎。」慶功的晚上,桌上除了肥牛和廚師腸,少不了是對新鮮出爐MVP的調侃。

文俊浩雖然司職中鋒,手長腳長加上速度快,經常能打出偏小前鋒的打法,一般拉出中距離跳投仍是他的射程範圍。(張倩儀攝)

內向的新人到現在感覺到自己要擔起大旗,這個過程師兄和教練也有功勞。(張倩儀攝)

不過這個MVP不像師兄馮嘉豪般活潑多話,也不像關雋陶般逗趣,放下筷子咧嘴笑笑,然後繼續吃。認識以來都是靜靜的,出場前熱身總愛戴著耳機,不苟言笑,狀態不佳的時候總會陷入沉思。耍帥也好,裝球星也罷,也許這就是獨特的性格:「我是很內向,很少和隊友溝通,也不會問別人自己有甚可以做更好,但教大的每一個人都沒有嫌棄我。」教大的威力不在於球星多,在大家都坦言,知彼也知己:「我不說話很大原因是怕說錯話,不過⋯⋯現在不會了,大家都是兄弟說錯話又如何。」教大改變了他許多,他自己說,我認同。

從前酷愛打自己,只想著自己,但到了教大這種做法實未能立足,以球隊為先才能融合。(張倩儀攝)

打法上,文俊浩接近1.9米的高度讓他從小被迫走入內線,讓中鋒拉出來打,教大主教練宗銘達的允許讓他能做自己。「現在開始慢慢因為自己的位置而驕傲,我做好一個中鋒,可以幫到球隊贏球,這才是最重要。」三年時間,慢慢讓他放下自己,師兄們是功不可沒:「做好自己的強項,不做多餘的事,我最大的缺點就是不能控制自己。」旁邊聽著的助教也默默點點頭,文俊浩續說:「經常需要師弟提場叫住我,就算我是師兄,但在場上根本就不像;會上腦,很想做那件事,但卻未必適合球隊,一味只想著自己。」很想單打,很想得分,很想⋯⋯卻沒有想過整體,特別是教大不是主張個人的球隊。

狀態有時不穩,上到場不時會「腦充血」控制不了自己,文俊浩說這是自己最想改善的事。(張倩儀攝)

「爛命」這個字都說了好幾年,師兄曾擔心過風格都會流失,文俊浩也自覺沖淡不少,但默默的想給大家一個承諾。「我保證只要是我還在的一天,我一定要做最爛命的一個,做師弟球場上的榜樣。」從上手接下來的,就要完整的讓後浪接棒。「大家看我可能很「茅」,但這就是我搏命的方法,我要贏,每一球就要去到盡,就算我會受傷也要挺下去,為隊友做一些事。」經這次冠軍,接棒的一個個也準備就緒,做一個讓後輩進步的師兄,就像他們曾經這樣「愛」過你這個弟弟。

球隊的成功才是真正的快樂,MVP,的確是一個認可,卻遠不及一個冠軍來得妙。(張倩儀攝)

「最大的轉變,我想是第二年暑假和霍佳佑那些師兄去台灣集訓,他教我很多,我可以做多一點自己強項,例如擋拆怎樣做好一點,到現在我和嘉豪做得最多的就是擋拆,多做對球隊有幫助的事。」一代傳一代,教大一直都是這種做法,傳承沿自師兄的無私。決賽前的一次「夾波」,楊仲翹稍有激動地,對著坐在地上木無表情的文俊說話,形成反差;但一字一句就在說可以怎樣配合得更好,以為他不和就錯了。「現在很想多謝他們,準備畢業的四個師兄,打開了我的心房,特別是翹(楊仲翹),教了我很多很多,我以後都會記著。」雖然有時候話很賤,批評很難聽,態度很差,卻都是真心的為隊友好,他都收到。

文俊浩最終勇奪最佳防守球員、季後賽最有價值球員以及成為最佳陣容的一員。(張倩儀攝)

回頭看另一桌,就像看到當天的自己,吃飯未敢多話,到大場也會怯場:「剛想起很重要的一點!新人太過怯場。」他補充:「怯場和爛命本來就對沖,若怯場又如何爛命?」角色交換,文俊浩來年將會伙拍關雋陶、李東坤等人延續教大的「爛命」;怯就輸成世,就看接下來如何撐起教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