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籃球】籃總停季「關公」事件未平 港超學界處理手法大不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籃球總會對賽季「一刀切」的決定風波不止,上周總會發出的聲明更令球員、教練等不同持分者存疑惑,尤其聲明中將本地籃球聯賽與NBA相比,更令人費解。

惟與其以NBA作借鑑,倒不如先從香港其餘運動聯賽探討,到底籃總在爭取開季的過程中,是否夠積極。

籃總於今年8月初以「所有康文署屬下的體育館,將會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關閉,各球隊相對會缺乏練習的場地和時間。」為由,決定取消2020年銀牌賽及聯賽,並表示「為配合亞洲籃球協會舉辦的國際性賽事」而將賽期延至2021年8月後。至日前(7日)籃總於傳媒群組中發出聲明,提到「徵詢絕大部分甲一組球隊領隊(或班主)的同意」,重申這個決定是以「健康考慮為大前題」,另強調本地聯賽「不可能效法NBA用『泡泡場地』形式比賽」。

每年甲一決賽總能吸引不少球迷入場。(資料圖片/張倩儀攝)

此舉引起不少反對聲音,在疫情下球員們大多都能諒解賽季的延後,但對於籃總「一刀切」的決定,讓人懷疑有否經過討論以尋求可行方法的過程。

惟除了NBA,有什麼更合適的聯賽,可供籃總作有意義的參考?

除了球員和教練,工作人員如球證、紀錄員都需要接受隔離。(資料圖片/張倩儀攝)

香港足球總會的復賽做法

疫情下,本港唯一的職業運動聯賽——香港超級足球聯賽已恢復操練,復賽漸見曙光。現時有6支球隊參加復賽,足總也傾向「希望可以復賽」的態度處理,但過程中仍要面對場地、資金、防疫等問題。

足總曾討論是否參考英超及中超,以酒店隔離加檢疫的「封閉式賽區」方案進行,但預計成本達1000萬,財力難支因此退而求其次以家居隔離。另外,每隊只能註冊45名球員、教練及職員,經病毒檢測後進入「隔離泡泡」,以參加比賽及訓練,名單註冊後不可更動;有球會在基地劃出「專用通道」及「專用辦公室」,分隔有註冊及無註冊的職球員。

註冊球員除比賽和操練外不可隨意外出,並由球隊健康主任監察,足總及政府亦會密切留意情況。除此之外,職球員均必需以「點對點」方式來往球場及家中,不可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意味只能以私家車或的士代步,球隊訓練及比賽亦要在政府指定場地進行。

家居隔離只能減少感染機會,還需要配合病毒檢測才能確保職球員的狀況。每位參賽人員每隔一周及賽前48至72小時均需重複測試,將傳播率降到最低。若球員違規就需傳達紀律委員會,輕則停練,進一步則是罰錢、停賽,嚴重或會全季報銷。

足總透過視像會議跟港超聯球會商討復賽方案。(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家居隔離不適用於業餘籃球員

開賽同時也需要顧及社會責任,籃球聯賽也理應要有同樣的防疫工作,但制肘卻來得比職業的港超聯大。若本地籃球聯賽正式開季,其組別包括男子甲一、甲二、乙組以及女子甲組和乙組,涉及90支球隊,職球員的最大人數料超過1600人,因此家居隔離的監察就會變得難上加難,只要有少量的漏網之魚,已經有機會形成「籃球群組」。

隔離打球在香港籃球的世界本來就不大可行,因為大家都要上班。(資料圖片/張倩儀攝)

事實上,足總也只安排職業性質的港超聯復賽,其餘組別和女足均未獲安排。反觀假設籃總只計劃讓最高級別開賽,即為男女子甲一和甲組,仍未能解決最深層的問題,就是球員生計。香港籃球聯賽為至今仍為業餘性質,除男子甲一球隊東方龍獅為全職球隊外,絕大部分球員都擁有一份正職,其中女甲球員更無任何球隊津貼。試想若為開季而被要求進行家居隔離,令球員未能如常上班,為了打籃球而放棄糊口實屬天方夜談。

開季同時要顧及公共衛生,這是一種社會責任。(資料圖片/張倩儀攝)

密集病毒檢測涉龐大費用

其次,密集的病毒檢測也是開賽必須的一環。坊間的私人核酸檢測每次收費約1000元,以港超聯的頻率為例,復操階段每周一次檢測、復賽後更要每場比賽前檢測。

即使化驗所或會為大量檢測提供較低價格,倘根據籃球隊以往的比賽量,每位球員檢測費用亦需逾萬元。以十萬、甚至百萬計的檢測費用,賬單到底歸籃總、球隊還是球員?更不說球證、籃總職員亦要檢測,牽涉的費用絕對不少。

過往女甲一直被忽視,銀牌和聯賽都只能在康文署轄下場館進行,只有聯賽4強才能打入修頓。(資料圖片/張倩儀攝)

場地需用防疫措施作籌碼

現時康文署籃、足球場尚未解封,加上限聚令,球賽自然需經政府批准才能開打,港超聯球會之所以能復操,以及接下來能否順利開鑼,需靠政府批准開放場地供港超專用。以上的檢測、隔離及衛生要求,正是足總要求康文署開放球場的條件交換。

就算回到籃球界,聯賽常用的場地如修頓室內場、伊利莎白體育館等均為私人場地,無須政府「開場」,但限聚令已經是讓球賽胎死腹中最大原因,籃球聯賽又的確難以有相應「籌碼」,向政府換取開賽條件。

同樣是本地最高級別聯賽,若開季,大概不可能只有甲一開打,至少對女甲也應一視同仁。(資料圖片/張倩儀攝)

學體會恰當處理

其實與籃球相關的學體會一樣躲不過,學界涉及的規模比聯賽更廣、人數更多。兩會同樣有發出聲明,但大家對學界聯會和籃總取消賽事的反應卻大相逕庭。學體會明確寫出疫情下「Plan B」的日程包括:取消9至10月的中學學界賽事以及11月或以後的安排則待面授課堂和課外活動恢復後,最快3個星期內展開,安排的透明較高,讓學界了解這已經是在配合復課、限聚令等限制下的可行做法。

籃總和學體會兩者資源都相對緊拙,但今次對於取消賽事和復賽的計劃,後者的做法無疑更能服眾,一能安撫眾人期待開賽的情緒、二能讓球員對賽期有心理和生理的準備,也是無辦法中的辦法。

去年學體會經過「人鏈」事件,今次處理手法有明顯改善。(資料圖片/張倩儀攝)

疫情期間,可見即使是職業聯賽,仍遇上莫大挑戰;再者,本地籃球仍屬業餘,也是能否開季的其中一個最大制肘,所以球員們大都理解,亦沒有要求立即開賽。

可是,籃總從「一刀切」到昨日具澄清意味的聲明中,一直未有提出時間表及可行計劃,即使寫出總會曾經「詳細研究及進行深入探討」,也未有交待曾考慮過什麼因素。直到今日記者再諮詢有關細節,籃總亦以「本會已於日前發出新聞稿回應延辦銀牌及聯賽的原因,所以暫時不便再作其他回應,多謝閣下的查詢。不便之處,請見諒」回應,讓人覺得於理不合,也是無可厚非。

學界明確列明開賽的條件,讓學生老師們都能有心理準備。(資料圖片/張倩儀攝)

籃總聲明全文如下:

香港籃球銀牌及聯賽延期舉辦聲明

香港籃球總會鑒於近日業界有不同意見,認為香港將本年度之銀牌賽及聯賽賽事一刀切取消甚至延期至不早於明年8月開賽一事反應激烈,認為此舉會扼殺從業員生計或持份者的生存空間,作為一個對社會負責任的體育總會,本執行委員會經過詳細研究及進行深入探討現作出以下嚴謹回應以釋大家疑慮 :

經徵詢絕大部分甲一組球隊領隊(或班主)的同意,十隊甲一組球隊祇有其中一隊持不同意見,普遍認為暫時宣布取消本年度銀牌及聯賽賽事乃逼不得已之舉,因為我們都認為疫情嚴峻,舉行比賽不單祗構成球員的健康風險,連同所有参與賽事有關連人士例如 : 裁判、工作人員、記者、電視台員工、觀眾等等都需承擔健康風險,所以以健康考慮為大前題是必須的。

香港人口稠密,比賽環境不如世界其他地方,無論球隊球員,工作職員及裁判,並不皆是全職參與籃球活動,很多平日都要在比賽期間,出外工作或上學,不可能效法NBA 用[泡泡場地]形式比賽,因需顧及群聚感染風險,暫停開賽是唯一選擇。

倘若疫情有緩和跡象,可以盡快利用一两個月時間與各參賽隊伍進行緊急協商,務求達成於短期內開辨賽事的可能,當然要視乎當時政府的應對疫情政策,緊貼而行。限聚令一日未撤銷或者體育場地一日未開放,以至球隊参賽的意願,缺一都不能開賽。

本會是香港特區政府資助的體育總會,一切重要比賽包括籃球銀牌賽及聯賽皆受監管而且理所當然配合政府對防疫政策的施行,即以健康為第一考量。

本會絕對開明地、接受業界意見,祗要是對持份者們有益及有建設性的提議,必定研究採納 ; 請勿作謾罵、詆毀、抹黑、攻擊,等行為,冀望業界共同努力建設一個健康的籃球運動氛圍。

香港籃球總會

執行委員會謹啓

2020年9月6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