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專籃球】中大由Underdog到亞軍 韓天次畢業冀勿忘籃球初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誰不愛贏,又有誰想輸?

最後一場大專賽完場,即將畢業的韓天次拿波衫衣角擦臉,不過他說自己沒有哭,因為這叫「抵輸」。

中文大學無力將優勢帶到最後,在浸會大學的牽制下以67:79落敗。

天次在下半場被浸大張延隆和龍子傑輪流「招呼」,被防守得接球都有難度,球權大多落在區浩軒、蕭瑋耀等師弟身上,但「埋籃」後永遠都只差一點。上半場拉開的優勢到末段已經所剩無幾,更眼睜睜看着對手反超,最後12分不敵後來居上的浸大。

「對手調整好,自己打得錯,連我都覺得今場不應該贏。」只是今場不贏,天次再沒有機會贏一個大專冠軍,中大五年就用一個亞軍作結。

雖然只得亞軍,但已經是超額完成。(張倩儀攝)

天次被對手全力「招呼」。(張倩儀攝)

男籃第一次勁過女籃

「遺憾一定有,但中大上一次入決賽已經是92、93年,大家都笑說男籃第一次勁過女籃⋯⋯」天次笑說。

多年來中大都沒有一個必勝人腳組合,但卻很懂得用拼搏「搭夠」,由Underdog到2018年打入四強,直到今年的決賽,也算是吐氣揚眉。

不要忘記有籃球才有現在自己。(張倩儀攝)

大專盃男子決賽精彩時刻:(按圖放大)

+25
+25
+25

大專的純粹

「其實我挺enjoy被人看低,2018年對手才算不敢再小看我們,今年沒有人想過我們會贏City(城大),我自己都沒有想過。」被小看,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贏球,天次直呼已經是超額完成,他不止沒有哭,感覺更像是鬆一口氣,「我最想中大可以保持頭四成績。」

即使不再是大學生,天次來季仍會效力甲一「升班馬」建龍飛馬。雖然一樣是球員,一樣打籃球,不同的是大專作為學生運動員的純粹。「成班人一齊讀書,球隊中沒有利益關係,不會說你合約多少錢,隊友之間是一個良性競爭。」為隊友的表現而感驕傲,上場只為了幫球隊贏球。

大專和甲一的不同在於打籃球的純粹。(張倩儀攝)

天次盼師弟可以傳承下去。(張倩儀攝)

「一直說球隊的事,說說自己吧。」我說。畢業生理應百感交雜,但他卻不停說着球隊。

「我嗎?時間真的過得很快,這樣就五年了。」他忽然分享一件事:「我最近訂制了一個iPhone Case,寫着『擇善固執』,我本來想寫『擇善固執,毋忘初心』⋯⋯」即將為人師表,人生踏入新階段最怕就是忘記初心,也許會害怕因為生活的壓力和籃球漸行漸遠:「要記住是什麼造就今年的我,是籃球。」

毋忘初心。(張倩儀攝)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