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樓寄生族・四|締造平等起跑線:文在寅撼動財金霸權有心無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住屋供不應求的大城市,房地產永遠是富人的投資品。高度發達的產業都集中於首爾,韓國青年既想爭取就業機會,又要面對房價高昂問題,難怪他們都自謔身處「地獄朝鮮」。韓國房地產市場亂象,只是折射出財金霸權的其中一面鏡子。宏觀地看,中下階層,特別是沒有太多資產的年輕人面對財富世襲與階級觀念僵化的現況,極難向上流動,而且,這已成為全方位結構性問題,亟待解決。韓國總統文在寅尚有魄力改變現狀嗎?

此為【上樓寄生族】專題報道之四

上樓寄生族.一|韓國年輕人觸不到的海市蜃「樓」

上樓寄生族.二|樓價升幅冠全球 為首爾樓市亂象尋因

上樓寄生族.三|韓式「傳貰」制度本助圓置業夢 反淪為炒樓神器

「對我與家人而言,這是我們第一個家,承載了深厚的感情。但是,為了配合國家的政策,我宣布賣掉這層樓,只保留現居的自住單位。」文在寅內閣班子、財政部長洪楠基強調,名下這間位於京畿道安養市的舊居,是他辛苦儲錢購買的第一間屋,意義非凡。

打擊炒風不力 總統閣員口說不做

近年首爾大都會圈的房地產陷入瘋狂狀態,文在寅政府推出多項「辣招」試圖遏制樓價。不單如此,文在寅更要求其內閣各部首長以身作則,賣掉非自住物業,向外界宣示打擊炒樓的決心。不過,有些已作出口頭承諾的閣員因各種因素仍未賣出單位,惹來民間批評文在寅政府「口說不做」。這句話更成為韓國民眾對文在寅的指控:要求內閣官員以身作則,口說不做;聲言打擊炒風,口說不做;矢志改變財金霸權,也是口說不做。

2020年初,文在寅與奧斯卡最佳電影《上流寄生族》導演奉俊昊會面。(Getty)

在2017年上任之初,文在寅曾誓言「所有勤勞的人將可以買得起樓」,得以建立美滿家庭。近年韓國樓價飆漲,文在寅不僅未能兌現競選承諾,而且當初聲言要改變社會資源向富人傾斜的局面,也絲毫未見改善。

根據韓國國土研究院在2020年10月發表的報告,韓國現今擁有資產最多之兩成人口的總資產中位數,是擁有資產最少之兩成人口的39倍。其中在住宅物業資產差距方面,則高達77.6倍,倘若計及商舖等其他非住宅用途單位,物業資產差距更達101.6倍,而且同一數據的差距較2012年更大。韓國國內物業資產高度集中於極少數富人手中,文在寅上台後並未能解決相關問題,資產不平等現象甚至進一步加劇。「讓更多國民擁有物業,可望改善資產不平等現象,而增加廉價房屋供應,可望緩減資產不平等所加劇的社會不平等。」韓國國土研究院的研究員吳敏俊表示。不幸的是,少數人壟斷房地產市場,僅是韓國壟斷資產者霸佔國民經濟的縮影。

在2017年上任之初,文在寅曾誓言「所有勤勞的人將可以買得起樓」,但三年多過來,財金霸權情況似乎未有改善。(Getty)

業權高度集中 商賈巨擘壟斷產業

韓國家族財閥壟斷公用事業和精英行業,當中包括房地產、通訊設備、建築工程、零售消費品、重工製造、物流運輸、金融證劵、電子零件等各方面。以國家經濟最依賴的三星集團(Samsung)為例,三星系旗下上市的子公司總市值接近四萬億港元,佔韓國交易所總市值近三成。整個三星集團的總營收,佔韓國的國內生產總值約兩成,其影響力之大可想而知。

難怪韓國年輕一代戲謔,國家全稱「大韓民國」,實質上卻是「三星民國」。這些笑話是普羅階層流露的黑色幽默,也暗示了草根青年要在社會階梯向上爬,可以選擇的路其實很少。 有分析推斷,僅佔全韓國企業數量約0.2%的少數財閥,瓜分了全國所有企業總利潤的四成。財閥體量龐大,衍生影響力深入各中小企,實質數字更難以估量,但嚴重不成比例的寡頭國民經濟現況,已成為毋庸置疑的共識。

韓國年輕一代戲謔,國家全稱「大韓民國」,實質上卻是「三星民國」。(資料圖片)

一生貼近社會 身居高位仍難改革

文在寅從政前以其專業法律知識,投身於協助低下層勞工及民運人士維權的法律援助工作,多年實務經驗讓他深刻了解到社會不公的現實情況。因此,文在寅入主青瓦台前,許下承諾要為所有韓國人締造一個可以公平競爭的社會,並將國家根本問題歸咎於壟斷社會資源及經濟產業的傳統大財閥。

「文在寅政府在施政後期,始終跟三星走得太近。」韓國文化研究專家陳慶德指出,在韓國糾葛不清的官商關係之下,文在寅難以擺脫青瓦台對財閥的依賴。他舉例,在2018年9月的兩韓首腦會談,文在寅與金正恩第三次見面,遭官非纏身的李在鎔仍能跟隨文在寅團隊隨行,此安排惹來不少人批評,指摘文在寅擺脫不了執政當局對大財閥的依賴。由此反映,作為三星集團第三代掌門的李在鎔,其「直通青瓦台」的能力不比祖父輩遜色。打着「改變財閥結構」旗號的文在寅代表的「新青瓦台」,與歷任總統一樣,走在相同的軌迹之上,他曾誓言的「改變」,一點也沒有改變。

三星第三代「掌門人」李在鎔(中)接班後,與文在寅政府的關係匪淺。(美聯社)

經濟結構定型 財閥大到不能打倒

其實,文在寅上任之初,除了矢言打破財閥壟斷,更說過要穩住經濟,以保持韓國產業增長的上升速度。面對當前經濟結構狀況,這些承諾存在很大矛盾。*四大財閥的營利收益穩佔逾半國內生產總值,「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fail)的財閥勢力與穩定國家經濟增長速度息息相關。文在寅總不能既要「打財閥」,剝奪商賈既有利益,又能「穩經濟」,保持國家經濟產值增速。

* 韓國四大財閥指三星集團、現代集團(Hyundai)、LG集團和SK集團,它們支撐着整個韓國經濟發展,與政權有着互依互賴的利益關係。另外,斗山集團(Doosan)、韓進集團(Hanjin)、樂天集團(Lotte)也是壟斷韓國重工業、消費品、房地產、航運業等諸多範疇的支柱財閥。

文在寅改革成效不彰,除了經濟結構不是一時三刻能夠改變,實際上,跟韓國的政治制度也不無關係。韓國憲法為總統任期設定五年限期,原意是限制總統權力過度膨脹,杜絕獨裁威權領袖攬權。但是,五年任期實在難以給予在任總統充足的時間,實施具野心的改革,以撼動固若金湯的利益共同體系。青瓦台與少數財金寡頭千絲萬縷的互賴關係深入筋骨,官僚團隊即使有心改革,也無奈於時間的支絀。

2020年初韓國國會大選出爐後,文在寅所屬的共同民主黨成功拿下大多數議席,是韓國自1987年實現民主選舉以來,首次由單一政黨佔據國會。理論上,文在寅政府在2022年大選前餘下任期裏,將可大刀闊斧地推動更進取的法案,進行政治、經濟及社會改革。

文在寅領導的青瓦台班子,會走上過往總統的回頭路,還是能夠把握餘下約兩年任期,創下一番新局面?(美聯社)

總統任期限制始終是韓國政治制度的一刃兩面,文在寅能否把握時間,藉着掌控行政立法機關的「超級執政黨」優勢,盡可能實現當初向民眾許下的改革承諾,為其一生「為民請命」的宏願劃上完美句號?

(節錄)

上文節錄自第246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2月28日)《上樓寄生族》。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