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劇評:沒有完美女人 只有不斷爬山的「女人30」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不管處在什麼狀況下的女人,都應該擁有追求夢想的權利。」

《三十而已》在東方衛視播出以來,三位女性處境各異的滬上成長史,引起了諸多熱議。其中童瑤所扮演的全職太太顧佳,更是憑藉十項全能的「主內」與「主外」功夫,成為了觀眾討論的焦點。

年輕時與丈夫共同創業,結婚後為了孩子回歸家庭,顧佳將自己磨煉成了文能幫丈夫打理公司,武能為兒子貼身肉搏的「超級主婦」。愛之深則責之切。在播出的劇情中,顧佳的一舉一動都被拆分、放大,從這個角色的性格、能力,到她的生活節奏、條件,再到她所面對的各色人等,都成為了觀眾熱議的焦點。甚至,還引申出了「全職太太算不算獨立女性」這樣一個社會話題。

「全職太太只是她人生中的一個階段。」扮演顧佳的童瑤表示,「她思想上是獨立的,她的財產是受法律保護的,後期她還會走出家庭,自己創業。」「我覺得,顧佳是一名獨立女性。」童瑤道:「我喜歡顧佳身上覺醒的勇氣。」

在至今為止的劇情中,顧佳的主要社會身份是一位妻子,也是一位母親。受到過良好教育的顧佳為了給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咬著牙買了一間「學區房」,努力讓小朋友進入所謂的頂級幼稚園。為了小朋友能順利入學,也為了緩解丈夫公司的危機,顧佳走入了一個虛幻的「奇觀」世界,這個世界看起來並不太在乎她的學識與能力,而更在乎家世、關係和財力。

受到過良好教育的顧佳為了給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咬著牙買了一間「學區房」,努力讓小朋友進入所謂的頂級幼稚園。為了小朋友能順利入學,也為了緩解丈夫公司的危機,顧佳走入了一個虛幻的「奇觀」世界,這個世界看起來並不太在乎她的學識與能力,而更在乎家世、關係和財力(《三十而已》劇照)

富豪的世界光怪陸離,本來作品是用誇張、諧謔的手法來呈現,以烘托顧佳這個人物的獨特性。可惜的是,這些物化標籤反而成為了社交媒體上的段子、話題,帶偏了觀眾的注意力。「一開始,顧佳是窘迫的,但她又要強撐笑容,那種心理真的很微妙」,童瑤表示:「然後慢慢地,她跟這些太太們熟絡起來,她開始一點一點進入這個圈子,這個人物在心態上,也就有了不同層次的變化。」

顧佳是一個優秀的人,而優秀的人大多不缺披荊斬棘的勇氣。對於全職太太顧佳來說,社交場就是她的戰場。一開始,她也相信,這是一個能通過自己的努力,來證明自己價值的地方。雖然最初遍體鱗傷,但顧佳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盟友,並開始了自己的戰鬥,不僅是為了丈夫和孩子,也是朝著她心目中所設定的「幸福」而去。

就像她形容丈夫的煙花生意是「坐在火藥桶」上一樣,貴婦們的社交場也不過是一個空中樓閣。在這裡,大家互稱「某某太太」,就像是忘記了原先屬於自己的名字,而與這些人的交往,也無法像顧佳所預期的一樣,能夠讓她和自己的家庭,再上一個臺階。

「顧佳有過一段短暫的迷失,」童瑤道,「但她覺醒了以後,她想要退圈,卻也需要很大的勇氣。」從最初因為母親和妻子的身份「入圈」,到最後拒絕這些身份給自己帶來的限制而「出圈」,選擇一條未知的人生之路,這是顧佳的勇氣。在童瑤看來,這也是她希望透過顧佳這一角色給觀眾帶來的力量。

「顧佳有過一段短暫的迷失,」童瑤道,「但她覺醒了以後,她想要退圈,卻也需要很大的勇氣。」(《三十而已》劇照截圖)

更多最新精彩劇評:

【半澤直樹2劇評】承襲首季緊湊基調 遇強越強的職場逆襲

《禁室365天》影評:情慾感官mix腦殘劇情 不負波蘭版格雷之名

【夫妻的世界劇評】出軌渣男非最揼心!劇中5個女人的軟弱更可恨

《南極兇案》劇評:極晝極夜現象誘發殺人魔性?倒序揭真相勁心寒

世上沒有「完美女人」,只有不斷在「爬山」的女人

《三十而已》的編劇張英姬曾在接受澎湃新聞的採訪時,將劇中三個女性的生活狀態比喻成三個人在攀爬三座大山。

王漫妮(江疏影 飾)是見著好山就要爬,鐘曉芹(毛曉彤 飾)是跟著別人爬,爬到一個讓自己舒服的地方就會停下。而顧佳是早早就有了要攀上去的目標,無論身邊是否有人,她都要爬上去。這份面對生活的韌勁,也是童瑤在讀劇本時,印象格外深刻的一點。

一個魅力、財力和能力兼具的優雅女性,無疑是許多年輕女性夢想中三十歲的自己。然而,即便顧佳承載了大多數女性的幻想,編劇也並沒有將她塑造成所向披靡,頭頂光環的「完美女主角」。她是一個會迷失,會怯懦,會在悶頭向前沖的時候,忽略身邊人感受的普通女性。在童瑤看來,顧佳最大的特點就是嚴於律己,也嚴以待人。

「因為她非常追求完美。這當然會給身邊人帶來很大的壓力。她身上會有隱藏的,不完美的一面。但是她在別人面前,表現出來的永遠是比較完美的狀態。」在讀劇本的時候,童瑤便很有些「心疼」這樣的顧佳。「劇本裡好多展現她晚上一個人在陽臺獨處的場景。每次讀到,我都覺得這個女人,還是蠻不容易的。」

顧佳並不是一個冷感的人,只是她的自律和細膩,讓她有時不知道如何與身邊親近的人交流,正如她與父親之間的關係一樣。父親一直對顧佳讀高中時就堅持去學校寄宿耿耿於懷,卻不知道顧佳是因為不知道如何開口告訴父親自己有了初潮,才一直躲在學校,想避免尷尬。而這些事情,顧佳也是到了三十歲之後,才敢告訴父親。

與丈夫之間也是一樣,她希望丈夫和孩子能過得更好,而盡其所能地去督促丈夫。然而,兩人對未來構想和生活態度的不同,使得他們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以至於顧佳的親密關係再一次出現了問題。在問題出現和解決問題之間,人物的成長線不斷延伸,勾勒著人物的弧光,也在不斷地改變觀眾對於角色的判斷和認知。

隨著劇情的發展,我們或許可以期待,當身邊的矛盾被逐個激化,那個決心不斷往山上攀爬的顧佳會擺脫「母親」、「妻子」和「完美女性」的束縛,開始一場屬於自己的修行之旅。

三個女人一台戲,「演」的是幕幕人間真實

看著顧佳、鐘曉芹、王漫妮在各自的生活中「乘風破浪」,以女性勵志為主色調的《三十而已》,也多少讓觀眾看到了現實壓力的影子。劇中的一些小細節,經常會像一顆子彈,射中觀眾敏感的神經。

劇中鐘曉芹和丈夫吵架時,把失眠用的耳機甩到丈夫臉上再怒吼的舉動,讓許多人回憶起了自己曾經在感情中遭遇的挫折。不僅是三位主角,劇中的每一個人物,身上都帶著一份由他們職業身份、生活環境所造成的壓力。

相關圖輯:【三十而已】完美太太唔一定要拎Hermès 女一童瑤衣着值幾錢?

+8
+8
+8

顧佳那位不會談生意讓公司陷入困境的丈夫,溺愛孩子卻無法和孩子溝通的王太太,拎著水果上門求王漫妮搬家的仲介…他們都是如此,在自我預期和現實困境中博弈著,也焦慮著。總在片尾出現的賣蔥油餅的一家三口,卻能在恰當的時候,緩解觀眾們繃緊的神經。媽媽擺攤,爸爸送外賣,兒子在攤上寫作業,沒有對白,卻有著令人羡慕的溫暖和默契。

故事本身定位於上海,並選擇在海派文化氛圍濃厚的東方衛視播出,《三十而已》成功地觸達其目標人群。劇中所涉及到的職業,像櫃姐、高級物業管理等,對於在上海生活工作過的觀眾來說,都不陌生。有據可依的生活背景,讓觀眾們能更好地代入故事,討論與回饋也都更具真情實感。

總在片尾出現的賣蔥油餅的一家三口,卻能在恰當的時候,緩解觀眾們繃緊的神經。媽媽擺攤,爸爸送外賣,兒子在攤上寫作業,沒有對白,卻有著令人羡慕的溫暖和默契(微博@三十而已)

在上半年,東方衛視夢想劇場播出的6部劇集中,有5部現實題材,如今這部展現女性自我成長與生活多樣性的《三十而已》,在現實題材中別具一格,與東方衛視海派、創新的氣質高度契合。播出還未過半,從劇情上看,王漫妮將要在「富二代」的浪漫轟炸中做出選擇,顧佳即將面對丈夫出軌的現實,鐘曉芹則要獨自面對離婚後的成長難題。角色的轉變才剛剛開始。

因此,在這個階段,就對作品想要呈現的女性形象,甚至是所謂「三觀」進行評判,或許有些操之過急。對於《三十而已》來說,更有趣的看點不僅在於對不同女性困境的描繪,更是顧佳、鐘曉芹、王漫妮如何在對欲望的追求和現實的打擊中,找到她們願意一往無前的道路。

就像顧佳有句對白說道:「生活的本質,就是千難之後有萬難。」認識到生活的本質,並有底氣與勇氣去面對接下來的千難萬險,這才是《三十而已》中「而已」的真義。

【本文獲「影視獨舌」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dushem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