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魔有變態基因?韓劇揭5大恐怖社會議題 女童分屍案細思極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韓劇《Mouse窺探》上演至今被稱為「燒腦劇」的代表作品,筆者認為它不只是引發動腦找真兇,而是觸發觀眾動「心」好好思考幾個社會議題的本質。

由李昇基、李熙俊主演的韓劇《Mouse窺探》,在網路造成熱議「到底誰是連續殺人犯」?,這部犯罪嫌疑故事節奏緊湊、扣人心懸,最迷人之處是將韓國這些年幾件重大社會案件融入在劇情中,討論韓國幾個不斷爭論的議題,包括是否該廢除死刑、強姦犯再犯機率、墮胎法案以及深思人性與天生基因間是否有微妙聯繫。

震驚全韓國人的「仁川小學女童分屍案」未係最恐怖?點圖放大看《Mouse窺探》5大社會事件精華內容👇👇👇

+11
+11
+11

點圖放大看更多《Mouse窺探》精彩劇照👇👇👇

+4
+4
+4

社會議題1:故事靈感來自女童分屍案 犯罪基因決定一切?

《Mouse》的編劇是寫過《神的禮物──14天》、《Black》等劇的崔蘭,她在受訪時就有提到這部創作靈感來自2017年震驚韓國社會的「仁川小學女童分屍案」,8歲女童遭到年僅17歲的金姓少女誘拐回家遇害,金女不只將女童勒斃還分屍,還將屍體分裝至垃圾袋棄屍在水塔、公共垃圾桶等地,部分屍塊還分送給女朋友。

這件案子之所以引起社會震驚,不只是未成年少女竟犯下這麼殘忍無道的犯罪,甚至毫無悔意,在鏡頭前冷漠的表情令社會嘩然,不過更令社會輿論群情激憤的是,金姓少女在法庭辯駁是天生缺少了鏡像神經元,這使她沒有同情心、罪惡感,無法感知她人的痛苦,因為「基因」才會犯下這宗殘忍命案,也因此法院最終判決金女20年刑期,受到輿論撻伐。

崔蘭將引起社會議論的「仁川小學女童分屍案」所探討的基因問題,帶入《Mouse》的劇情中,設定1995年醫學界就得出某種「變態殺人狂」基因存在,有這基因者會成為冷漠殘酷的殺人兇手,他們殺人沒有原因,只是從中尋找快感和成就感,缺乏正常感情的這些人會從殺人的過程中獲得滿足,並持續保持對殺人的狂熱。

社會議題2:若有變態基因 你是否支持墮胎?

編劇在這邊融入另一項韓國議論的社會議題「墮胎」,藉由當時醫學的這項研究,演出政府是否該篩查並且殺死這些帶有殺人狂基因的胎兒,帶出韓國最終因為韓國不能墮胎的倫理觀念,以及反墮胎主張的基因篩查也有1%錯誤機率的爭辯,最後這項議題並未實施。

不過,現實中的韓國在2019年4月該國憲法法院做出重大裁定,認為現行墮胎禁令及懲罰實施墮胎手術醫生條文,侵犯婦女自由選擇權利,均屬違憲,韓國政府須在2020年12月31日前修法,解除這項長達66年的墮胎禁令,不過,政府提出的墮胎修法版本只限孕婦懷孕24週內可以人工流產又引發爭議及討論。

1986年至1991年的華城連續殺人案,總共有10名女性遭到殺害,這宗震驚整個韓國社會的案件,多次被作為電影或電視劇的題材,像是《上流寄生族》導演奉俊昊的電影作品《殺人回憶》或是口碑佳的電視劇《解碼追兇》等,此案總計動員205萬人次的軍警,調查2萬1280名嫌犯,多年來還是一無所獲,直到2019年韓國國家科學搜查研究院從犯罪資料庫中,比對56歲男子李春在的DNA和當年連環殺人案當中第五、七和九宗案件兇手一致,最終在李春在承認犯行下才偵破此案,而當時已在牢中的李春在,是因另案姦殺妻妹被判無期徒刑。

社會議題3:華城連續殺人案的翻版 嚴肅探討韓國的實質廢死議題

此案還衍生案外案,華城連續殺人案的10個被害人中,有一個被當時警方認定是「模仿犯罪」,當時被當成罪犯者的尹成如總計坐了32年的冤獄,直到李春在承認犯行,並指該案也是他所為,經過重啟調查,發現相關事證都指向李春在,只是當時警方急於破案,以嚴刑逼供尹成如取得自白,導致尹成如坐了長達32年的冤獄。

《Mouse》同樣有連續殺人犯造成社會惶恐,在1990年間有個「人頭獵人」同樣殺害10人,最後追查到的殺人案韓敘俊,本身職業是腦科醫生,有個優越的幸福環境,但是為滿足內心刺激感追求,將多數是弱勢被害人殺害,韓敘俊最終遭到判決死刑,但是劇情直接來到20年後,韓敘俊卻持續在牢獄裡過活,這裡帶出另一個韓國社會爭辯的議題「廢死」。

韓國從1997年12月30日執行死刑至今,已經超過23年沒有執行過任何死刑,韓國雖然從未廢除死刑制度,但實際上已經是「準廢死」,根據韓國黨議員金尚勛去年質詢時援引韓國法務部的統計資料,韓國道2020年上半年共有56名待執行的死刑犯,若是像《Mouse》裡韓敘俊那樣,判死至今已超過23年的有10人以上,最長的是關在光州監獄的死刑犯,已過了27年未執行。

就像戲裡面的對白「這些犯人在獄中搞得像在度假,家屬卻是在悲傷中度過每一天」,每當韓國社會出現連續殺人或是惡性重大的案件時,民眾擁護「執行死刑」的聲浪就會再度翻高,被害人家屬也會成為受訪對象。韓國媒體有統計過,光是每年用於待執行死刑犯的餐費、醫療費、生活費、取暖費和醫療保險的費用,一人約要花費2400萬韓元(約16萬元港幣),認為浪費國民納稅錢,而且韓國這幾年不斷出現暴力殺人與分屍命案,政府應該要「亂世用重典」。

不過,以華城連續殺人案的案外案來說,如果當初被警方及媒體視為「兇殘至極」的冤獄者尹成如,當下輿論風氣驅使下遭到判死,恐怕含冤一輩子都無法平復,而真正的兇嫌李春在若因為姦殺妻妹而被判死槍決,華城案恐怕真相永遠石沉大海,10名死者恐怕永遠沒有人為她們伸冤,讓真正兇手受到制裁。

《Mouse》呈現出主張執行死刑與廢死的兩種聲音角力,彰顯的正是過去韓國就是有太多刑案是屈打成招,究竟韓國要朝哪個方向走,至少要重新建立人民對檢警辦案的信心,訂定更嚴謹的規範。

社會議題4:性侵重犯遭輕判 被害人遭遇誰來維護

《Mouse》在獵頭連續殺人案後,事隔20多年社會又出現連續殺人魔案,而證據都指向韓敘俊的小孩,因為該名小孩當時被檢測出也有變態殺人狂的基因,被專家認定有99%的機率成為和韓敘俊一樣的人頭獵人,與編劇當初得到啟發而寫此劇的「仁川國小女童分屍案」兇嫌,以此探討基因是否決定一切,甚至延展到人性是否本惡的深思與探討。

就目前的走向,劇情一再反轉再反轉,不僅狠狠打了我們多數人「先入為主」、「未審先判」的謬誤觀念一打巴掌,也在我們觀眾不斷挨巴掌重新推理的同時,靜下心來好好思考,對於任何社會議題,我們太過於用情緒思考,忘記探討問題本質,以至於如同劇中偵辦方向一樣,一致搞錯方向。

接下來的劇情預告,令女主角之一的吳奉伊年幼時身心受到「重創」的兇手就要出獄,而女主角得知兇手即將出獄是幾近崩潰,而出獄後的兇手看似又要接近女主角,成為此劇在抓連續殺人犯外,另一個掀起的波濤。

這個情節類似「素媛案」去年出獄的犯人趙斗淳,他在廁所用極其殘忍的手段強姦一個8歲幼童,最終卻只判處12年有期徒刑,並在去年出獄後,又住在被害者的附近,2020年11月韓國國會通過要求加強對電子腳鏈佩戴者監管的《保護收容法》,該法又被稱為「趙斗淳防治法」。

社會議題5:媒體嗜血只為收視率 觀眾易陷「未審先判」

很好奇《Mouse》編劇會如何詮釋並讓觀眾思考這件事的本質問題,而後面有關於「基因是否決定一切」,編劇又會怎樣引領大家藉由緊張刺激的偵兇過程,引領觀眾發掘真相,此真相也不是如同戲裡媒體直播只為炒熱點閱的商業賣點,而是好好深思,韓國這些重大社會議題,不要只看熱鬧,只看片面資訊,好好思考該怎麼走。

其實,這些韓國社會議題不斷有爭議,到底該怎麼走,我們需要的也不是實驗的「mouse」,也不是只有窺探這些社會案件的旁觀者,而是正視自己內心,找出問題本質。

同場加映:【MOUSE】李昇基相隔3年回歸韓劇收視奪冠 連環割頭案場面驚悚!(點圖放大瀏覽👇👇👇)

+4
+4
+4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作者:洪敏隆,原文:韓劇《Mouse窺探》殺人魔真有變態基因?看韓國廢死、墮胎議題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