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孫銘謙1】港足新生代的煩惱 三道入門必答選擇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8歲的您,正在做甚麼?

2000年出生的孫銘謙,是港超少有的「千禧BB」,18歲的他兼顧港足U22、港超聯及大專校隊三個球員身份,「辛苦,但每課操練就像跟朋友聚舊踢足球,其實很開心。」

港隊教練甚至球迷,早對這位在學界打出名堂的小將寄予厚望,但本地華將的前路真的這麼一帆風順?綜合港足新生代球員歷年遇到的三大難題,就讓我們一次過考驗「孫銘」。

若以外界對「拔萃仔」的既定形象來說,孫銘謙性格不似來自這所名校,說話謙卑有禮,回到母校親切地跟老師打招呼,借用足球甚至場地拍攝,亦於逐一問准老師後才進行。(羅君豪攝)

第一題:是學業、高薪厚職?還是繼續踢下去?(50分)

「很記得前年於越南舉行的U19亞洲錦標賽外圍賽,因為隊中很多球員,都不知道以後可否再代表港隊出外作賽。是繼續踢下去,還是學業為重?踢下去的話,自己還有沒有能力入選港隊呢?」

如孫銘謙般的新一代球員較以往幸福,隨着足球學校興起,球員自小便可接受系統性訓練,不過受香港傳統「踢波搵唔到食」的觀念影響,部份具潛質的年輕球員,往往到外地升學、或因高薪厚職轉行。兩年前的那一役,對部分球員來說是最後一次穿起港隊球衣,「大家都很珍惜,郭sir(郭嘉諾)在最後一仗前特意製作短片,回顧我們多年來在梯隊踢過的每場比賽,球員如『上晒電』一樣,搏到最盡為香港爭取最後一份光榮。」

說好要共同進退,誰料還未投身職業,已眼看戰友一個又一個地離開,越南的那一幕仍深深印在「孫銘」腦內,現在邊於理工大學讀書、邊踢港超的他,未來又會否步隊友後塵,放棄自幼稚園起已陪伴他的足球?

當年於男拔並肩作戰的隊友,最後又有多少繼續走這條足球路?回看昔日的一點一滴,只有婉惜。(羅君豪攝)

書甚麼時候也可以讀,踢足球有黃金年齡,錯過便沒機會重來,何不為足球嘗試更多?

「看見有些前男拔隊友,到外國讀書後少了踢足球,感覺很可惜,若他們留在香港日練夜練,可能會變得很出色。」到外地升學一直非「孫銘」所望,現實證明他沒走錯路,他已下定決心,「這階段可為足球走多步,因為年紀還小,書甚麼時候也可以讀,但踢足球有黃金年齡,若錯過便沒機會重來,何不為足球嘗試更多?」

「孫銘」為足球嘗試之多,從他每星期的日程可見,近期他在香港U22梯隊、球會及大專三邊走,一周甚至練足7日,有時更於一日內連操3課。早上參與凱景操練,吃畢午餐再跟隨U22備戰亞錦賽外圍賽,回家換衫,便再出席理大校隊訓練,「休息及吃飯時間較以往少,其實亦有點累,唯有坐地鐵時小睡一會,或者前一晚早點睡。」休息不多,「孫銘」卻說得輕鬆。

每朝睡眼惺忪地從床上爬起來,「孫銘」認為是愛亦是責任,「其實我每日看見凱景隊友都很開心,像跟朋友聚舊踢波。足球給予我快樂及成就,若人生中缺少足球,就只剩下讀書、讀書及讀書,沒甚麼特別,踢足球讓我到不同國家比賽及見識,讓人生豐富更多。」

兼顧三個球員身份,讓孫銘謙將一日24小時都奉獻予足球,辛苦,但他很滿足。(資料圖片)

年紀小小,責任多多,「孫銘」能繼續踢下去,亦因背後有父母無條件付出,「我說要踢足球,他們從來沒說過半句反對的話。」每逢「孫銘」於香港比賽,爸媽總會入場旁觀,就算他出外參加賽事,兩老有時亦專程買機票親身撐場。沒有自製大型橫額,沒有震耳欲聾的吶喊聲,卻有最真摰的支持,「很多人想父母觀看自己比賽,卻沒有這個機會,所以父母支持不需要太高調或大費周章,親身到場已經很難得,讓我感動不已。」

部份本地球員於青年時代早已成名,惟表現無以為繼、一閃即逝的例子亦不少,被外界看好的「孫銘」亦曾對自己充滿懷疑,「想到前路亦會猶豫,這才是我踢港超的第一季,可能還沒有太多人留意我,但踢久了,別人便會慢慢洞悉我的弱點。」不過儘管如此,「孫銘」仍先將憂慮拋諸腦後,「唯有保持自己不要散漫、懶下來,練習時要投放更多心血及時間,好好跟隊友加操吧。」

享受足球的樂趣,「操練就如跟朋友聚舊踢波一樣。」(羅君豪攝)

第二題:最有滿足感是踢前鋒,或是轉型左閘爭取出場?(30分)

近年港足華人前鋒難尋接班人,最大原因是身型未具優勢,球隊多選用外援任正前鋒。縱觀現時港超10支球隊,只得冠忠南區的夏志明獲較多出場機會,華人前鋒若要爭取上陣時間,或需改踢翼鋒甚至兩閘,但轉型後往往難以「翻身」。昔日的「喇沙小志強」方栢倫現已為改踢左後衛,曾於公民成為華人神射手的許宏鋒亦因球隊需要而轉型。

堅持踢最喜愛的位置,抑或「被改造」以爭取出場機會?「孫銘」由球會以至學界及大專,都負責於前線攻堅,惟去年代表港足出戰港澳埠際賽,卻首度轉踢左閘,這條考起眾多前輩的題目,他的答案又會是甚麼?

本地左腳球員不多,為迎合球隊需要,孫銘謙於港澳埠際賽時便首度客串左閘。(資料圖片)

進攻可贏掌聲,防守卻可贏比賽,但我還是會爭取踢前鋒!

「衝鋒陷陣的感覺很爽!」 論享受程度,「孫銘」愛踢前多於後,「不過別人說進攻可贏掌聲,但防守卻可贏比賽。」這句說話出自他的口中,的確令記者有點驚訝,「孫銘」冷靜地續說:「以往踢前鋒,失掉控球權感覺沒甚麼大不了,因為知道會有隊友補位,但當後衛後才知道原來很大壓力,怕因失誤遭對方射破大門。能保持球隊不失球,才是取勝的基石。」閘位球員理應以防守行先,但「孫銘」的想法總離不開進攻,面對敵軍翼鋒來襲,他反而從中「偷師」,「其實踢閘對前鋒有幫助,自己會知道前鋒應如何推進,才會令防守球員難以阻擋,這會讓我變得更具侵略性。」看來他早已作選擇。

理文左後衛方栢倫正是「孫銘」於理大的師兄,兩人一起為校隊出賽,同樣是左腳球員,擁有同樣的足球歷程,「孫銘」透露對方曾向他語重心長地分享自身經歷,「他說自己便是活生生的例子,告誡我千萬不要踢左閘,說這樣會很浪費。他勸我踢完港隊那場後,不要再嘗試這位置,在球會一定要爭踢前鋒。」

男拔給予學生很大自由度,讓球員可更專注練習,「沒有拔萃的話,我可能沒有踢足球了。」但在真正的足球世界內,球員又有沒有選擇位置的自由?(羅君豪攝)

有方栢倫這個「過來人」提點,「孫銘」感受到被逼接受現實的無奈,「我會選擇聽他的意見,但可否分開球會及港隊去作答?」「孫銘」笑笑口問道,記者點頭,他再堅定地稱:「在球會層面,我絕對不會屈服,會繼續向教練爭取擔任前線位置;不過若港隊需要我,我很樂意去接受新位置,始於可以累積更多經驗。可是我不會認定自己是轉型,左閘並非踢一世,我的身份始終是前鋒。」

足球世界汰弱留強,「孫銘」深明若要發揮自身最大的天賦,打破本地球壇對華人前鋒的觀念,就必須交出成績,「我會用自身表現及努力,證明我可於高水平舞台上勝任前鋒,展示我的決心,扭轉大家這種看法。」

港超與學界的水平差距甚遠,但孫銘謙總算於球隊站穩了腳,今季共上陣14場賽事,攻入1球。(資料圖片。)

第三題:留在可穩定發展的港超?還是放手一搏往外闖?(20分)

港超可說是本地年青球員渴望踏足的舞台,去年只是男拔校隊成員的「孫銘」,一年間便由學界跳級至港超,回想答應恩師馮凱文攜手征戰的那一刻,他認為千載難逢的機會出現在面前,就放手一搏,直至參加人生首場港超比賽,才發現世界這麼大,「踢學界時踢足全場亦沒有問題,感覺自己應付得來,但首次踢港超只是後備上陣20分鐘,已心知不妙,自己完全跟不上節奏,跑兩步便沒氣力,頓時覺得整個世界改變了,知道自己仍需花很長時間去練習。」

港超只是開端,年青球員若求繼續進步,外闖自是主要途徑,旅歐加盟葡甲科瓦彼達迪的前東方龍獅小將茹子楠、北上中甲梅州客家的徐宏傑,便是上佳例子。不過本地球員容易陷入港超的舒適圈內,踏出這一步需要極大勇氣,假如未來有機會,「孫銘」又會願意衝出香港嗎?

港超可能像個保護網,外流是讓球員成長的方法之一。(羅君豪攝)

不想到長大才後悔,即使外闖失敗,起碼體驗過,盡過力的那種感覺更好。

「孫銘」3年前曾通過選拔,出席德甲勁旅拜仁慕尼黑青年足球營,此行大開眼界的他,對外闖抱開放態度,「永遠在香港的話,不會知道外邊的世界發展到甚麼程度。留在香港未必沒有好處,但假若到長大了才後悔很不值得,即使外闖情況未如理想而需要回流,亦起碼曾經體驗過,盡過力的那種感覺更好。」

這位「千禧後」的目光亦不止於中國及亞洲,希望遠赴歐洲,以在當地落班為目標,「沒有特定要哪一個國家,但因為歐洲的足球水平很高,到那裏闖盪的話,應可學到更多,體驗高水平的訓練方式及設備,假若站不住腳,亦對自己的能力大有幫助。」年輕便是本錢,若處處對自己綁手綁腳,青春又何來揮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