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安永佳】始於神奇隊長的足球路 只想為香港創歷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香港足球代表隊受關注的程度稍稍提高了一點,不難留意的是,「全華班」變成了一個頌詞--若那支代表隊是全華裔又交出好成績,總會獲更多讚美。

其實,華不華、是不是黃皮膚,真的重要嗎?

22歲的安永佳沒有很多人期望的黃皮黑髮,但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香港足球小將;他的過去、未來和現在,都與香港密不可分。

攝影:余俊亮

安永佳(Matt)在香港出生、在香港的青訓系統成長,12歲開始已代表香港,由U13起多次為港參加大小賽事;Matt的爸爸是加拿大人,媽媽則是華人,他也有一半加拿大血統,1米88的高大身型、加上白皙的皮膚和淡色眼眸,廣東話則是懂聽、不太懂說,一眼看上去還是會覺得他像洋人多於華人,很多球迷說,他的外貌像德國球星馬高列奧斯,「我有聽朋友提起過,但我覺得不像啊!不過列奧斯很受歡迎,所以還不錯,哈哈!」Matt腼腆地笑說。

土生土長的安永佳對地鐵毫不陌生,訪問當日卻要掏硬幣購票,「我弄丟了八達通!」他尷尬地說。(余俊亮攝)

安永佳有一半加拿大血統,一臉帥氣,對於有球迷說他像馬高列奧斯,他卻不認同。(余俊亮攝)

自小迷上謝拉特 一次牽手點燃職業足球夢

受曾當半職業球員的父親影響,安永佳3歲開始已踢足球,他也跟爸爸一樣,自小愛上英超球隊利物浦,「基本上,我沒有選擇餘地!」Matt再次笑說。安永佳97年才出生,早已過了利物浦最輝煌的時間,但還是感受過紅軍勇奪雙冠王、2005年歐聯冠軍的喜悅,決心成為職業球員,原來跟利物浦也脫不了關係。

12年前與「神奇隊長」謝拉特一次近距離接觸,令安永佳立志成為職業足球員。(安永佳instagram)

2003年,利物浦強勢訪港,安永佳有幸成為紅軍的幸運球僮,更獲分配與他最愛的「神奇隊長」謝拉特攜手出場,「當球隊經歷低谷,他總會挺身而出,我希望向他學習。」見到偶像一刻,6歲的安永佳呆了,只得不斷咬指甲,「我真的太緊張了,完全說不出話!之後謝拉特對我說,『別咬了,走吧』,就拉起我的手步出球場。」

除了謝拉特,同場的多位紅軍球星,也深深震撼了年幼的安永佳,「看到他們作為世界上最好的球員,場外卻是如此的友善,他們的一舉一動,令我更有動力,也決心終有一天要成為職業足球員。」

安永佳(後排左六)小時曾效力傑志多年,同期隊友如陳嘉豪(後排左一)、羅梓駿(前排左二)、鄭展龍(前排左六)、何振廷(前排左三)、茹子楠等,俱已在職業球壇有所發展。(傑志提供)

安永佳幼時為傑志青年軍贏得不少獎項。(傑志提供)

香港青訓系統出身 美國大學亮相即成最佳新人

儘管一直是紅軍死忠,但安永佳首次接受正式足球訓練,卻始於阿仙奴香港足球學校,直至12歲才跟幾位同時來自「兵工廠」的朋友,加入當年剛開辦的傑志足球學院(巴塞足球學校),4年間,他跟羅梓駿、鄭展龍、陳嘉豪、何振廷等現役港超球員,合力贏得許多獎項。

儘管安永佳近年在美國升學,但每到暑假都回港跟隨傑志操練,「保持狀態之餘也想保持關係,由12歲開始,朱Sir(朱志光)已是我的教練,而且『羅梓』他們一直是我隊友,這意味著我總有一天會回歸⋯⋯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但我總會回來的,it’s about loyalty(忠誠)。」

Matt所說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皆因他14歲已深信自己有力在香港以外立足,加上父親大力支持他當足球員,所以在16歲時前往美國專門培訓學生運動員的IMG Academy,接受3年密集的足球訓練,再於當地升讀大學。

安永佳小時候已清晰知道自己的志向--在國外聯賽展開職業生涯。(余俊亮攝)

2016年入讀舊金山大學,安永佳即在該NCAA D1球季入選西岸賽區(West Coast Conference)「最佳新秀11人(All Freshman Team),2017年再助球隊奪得西岸賽區冠軍,打入同年的全國賽,最終次圈僅負止步,翌年球隊戰績有所下滑,而Matt將於2019年的12月畢業,他遂決定把握餘下一個球季,轉往一間球隊更受注目的學校,最終在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就讀最後一個學年,同時代表足球隊出戰NCAA賽事。

安永佳在NCAA出賽的第一季,已獲選入賽區最佳新人陣容。(相片來源:舊金山大學官網)

力爭打入美職 曝光率高仍腳踏實地

如許多美國頂級大學一樣,雪城大學擁有的體育設施,連許多亞洲頂級職業球會也望塵莫及--除了一般的大型健身室,其中一個主要訓練場Hookway Fields提供7個與其他球類共用的真草場地,當中設有專供守門員訓練的小型區域及球員個人訓練區,同時亦有一個室內的仿真草場供惡劣天氣時用,當然亦有運動科學中心作支援,而主場SU Soccer Stadium亦有1500座位,絕不失禮。憑着優秀的軟硬件配合,雪城足球隊(Syracuse Orange)近10年5度打入全國賽,3次殺入16強,2015年更奪得校史首冠。

升上大學4年級,安永佳尚有9個月就告別大學生涯,自然希望把握在雪城大學的一年,爭取未來成為首位出戰美職聯的香港人--完成U23亞洲錦標賽外圍賽後,他就會返回美國,繼續在大學聯賽努力,希望在明年1月的美職選秀(MLS Superdraft)中佔一席位,「NCAA D1的200所參賽大學中,會挑選80名球員參與為期一周的集訓,期間所有美職球會的教練和球探都會前來,挑選合適的球員、並開出合約。」

今年的選秀中,雪城大學有2名球員獲美職球會羅致,包括加盟新英倫革命的Tajon Buchanan及奧蘭多城的Kamal Miller。若能進軍美職,Matt會希望效力謝拉特曾落班的洛杉磯銀河嗎?「任何一隊也好,能踢美職就足夠了!」

安永佳做訪問對答如流,擺甫士拍照也沒有難度,全因經驗豐富。(余俊亮攝)

訪問期間,安永佳予記者的感覺是對答如流、談吐自然有禮,原來美國大學聯賽不單分區賽及全國賽均有電視直播,現場觀眾亦不比港超聯賽事少;電視台對球隊及球員關注亦多,尤其雪城大學與大型體育頻道ESPN有合作,學校本身的校園電視台亦頗具規模,由逾300名學生合力運作,加上各種校內刊物媒體,像安永佳這樣的大學球隊代表,訪問、拍攝是家常便飯,他卻未有被一時的人氣沖昏頭腦,「美國那種氣氛、媒體的關注度,有時會令你以為自己真的成功了,但事實上卻不是如此,必需腳踏實地去努力才行。」

因此,講及會否考慮一闖人人嚮往的歐洲球壇,安永佳也坦然:「人人都想去歐洲落班,茹子(楠)在葡萄牙落班、Remi(杜國榆)在西班牙落班,那當然很棒,若我有機會也會去,但從現實而言,我不可能在英格蘭、西班牙的頂級聯賽落班,若我去歐洲,就會踢一些次級的聯賽,但那些聯賽的水平仍然很高。」不過對於尚未展開職業生涯的Matt而言,一切仍言之尚早。

+10
+9
+8

香港情 兄弟情 只想為港隊犧牲

童年受謝拉特啟發、在美國也享受着學生運動員的生活、更銳意一闖海外聯賽,但安永佳在整個訪問間不斷強調代表700萬人的感覺如何特別、穿起港隊球衣有多光榮,只因他一直心繫香港:「我媽媽是華人,我爸則不是,所以我有點外國血統,但去美國之前,我在香港出生、生活了16年,每次我回來也深深感受到香港才是我的家,所以我想代表的只有香港。」

安永佳由U13開始已代表香港,他希望一路走來,未來能代表成年隊出戰A級賽。(余俊亮攝)

安永佳在應屆省港盃表現亮眼,令他成為球迷寵兒。(資料圖片)

去年雅加達亞運,安永佳以後補身份隨香港U23參賽,首次參加大型賽事,但真正令球迷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今年初省港盃次回合,他為香港對廣東先開紀錄,即使中段為維護隊友而被逐,仍然被視為衛冕省港盃的英雄。

回想首次在主場代表香港,就獲得一個入球和一面紅牌,Matt娓娓道出自己當時的心情:「我們這批U23球員已並肩作戰很長時間,我們的關係絕不一般,而是真真正正的團隊,願意為彼此挺身而出、也願意為大家犧牲,所以當我見到隊友與對手有衝突、爭拗,我當然會去幫他!」

當時賽事進行至大約68分鐘,落後3球的廣東有球員侵犯鄭兆均,引發雙方衝突,安永佳衝前推開對手球員,反遭廣東門將侯宇又推又打,最終兩人都吃下紅牌,「被逐後,我一路走向球員通道準備返回更衣室,然後港隊球迷一直在喊我的名字,那真的很特別!賽後,我向Kenneth(主教練郭嘉諾)道歉,但他說,我們已贏得比賽,我也顯示出自己真的很重視球隊。總括而言,這件事也不太壞!」想着想着,他又咧嘴笑笑。

儘管安永佳領紅被逐,但首次在主場代表香港便有波入、加上成功衛冕省港盃,對他而言仍是美好記憶。(資料圖片)

安永佳對於港隊和隊友都有極深感情,希望領球隊在最後一個青年賽事,留下完美結局。(余俊亮攝)

安永佳目前身於蒙古烏蘭巴托,為香港爭取U23亞洲錦標賽決賽周的入場券,為了參加這比賽,他跟其他同樣就讀美國大學的隊友一樣,不單花十多二十小時飛回香港,這兩星期即使身在蒙古也要在網上遙距交功課。

如此勞碌,全因希望為香港創歷史--出線U23亞洲錦標賽決賽周,更想為一班他極為重視的好兄弟留下美好結局:「我們想要首名出線、想要為香港創造歷史,U23亞錦賽是很多隊友的最後一個青年賽,而在97年的年齡層,只有3、4名球員還在這年齡層比賽,我們一起走過了一段漫長的旅程,這也是我們的最後機會去有所成就,若我們做得好,那會是一個很特別的結局。」

對家鄉香港、對一同征戰多年的伙伴,安永佳都有深厚的感情,而這份感情,能推動他走得多遠?U23亞錦賽外圍賽今天展開,期望Matt能為隊友帶來一個美好結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