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擊世界盃|張家朗登世一後領男花戰團體賽 內文附直播連結

撰文:高詩琦
出版:更新:

「香港劍神」張家朗在貝爾格萊德站花劍世界盃打入8強,惜不敵意大利劍手阿禾拿(Giorgio Avola),縱然與獎牌擦身而過,家朗仍然累積足夠積分,順利登頂成為新「一哥」。
這名港產「世一」將在今日(4月18日)再度登場,與一眾港隊隊友出戰團體賽。港隊被列為5號種子,首圈在香港時間下午3點半與羅馬尼亞爭出線,力爭乘勢登上頒獎台,以下為讀者簡介賽制。

1. 什麼是世界盃分站賽?賽制為何?

此「世界盃」並非足球世界盃那種4年一度、最頂尖的比賽,「劍擊世界盃」一年設5站賽事,雖不算最頂級國際賽,但由於是劍手爭取排名積分的重要途徑,仍是最高水平劍手雲集,難度也屬頂尖;更高級別的,尚有一年一度的洲際錦標賽,和決出「世界冠軍」的世界錦標賽;但數到最頂級的,當然是4年一度的奧運會。

張家朗8強止步 科高尼首圈出局港產「世一」可期

張家朗2分46秒極速闖32強 與巴黎站決賽對手爭出線

世界盃雲集頂尖劍手,圖為世界排名第一的科高尼(右二)與奧運金牌張家朗(右一)在世界盃巴黎站4強交手。(FIE)

世界盃按劍種劃分賽事,每站只設一劍種,更多時候男、女子賽事也會設於不同站;每站先打個人賽、再戰團體賽。

Bookmark直播連結,支持香港劍擊隊:

世劍世界盃塞爾維亞站直播連結(按此)

張家朗早前在世界盃法國站封王。(FIE)

2. 團體賽跟個人賽有什麼不同?

個人賽通常分兩日作賽,首日的外圍賽,世界排名最前的16位參賽劍手可免戰,其餘劍手則要爭奪出線到正賽的資格;正賽由64強打起,一日內決出冠軍。團體賽則不設外圍賽,正賽與個人賽一樣,一天內打完所有比賽、決出冠軍。

團體賽均以代表隊名義出賽,每隊有4名劍手,3名正選1名後備,比賽中途可換人;對賽兩隊的3名劍手要輪流對賽一次,合共作9次交鋒,每局3分鐘、每局打5分,首局5分﹑次局戰至10分,如此類推,直至第9局的45分,最快取得45分的一隊將會獲勝。或是時間結束後,領先的一隊獲勝,若時間到後仍平手,則要附加「一劍」決勝(最快搶得1分者獲勝)。

但要注意的是,由於比賽形式為「追分制」,倘若一局戰畢3分鐘皆未能完成5分,下一局的劍手可以完成上一場餘的分數,例如首場打成1:1平手,第2場的兩名劍手可以打多過5劍,戰至10分才完成賽事,也意味即使到最後一輪對,無論落後多少,只要不讓對手先取45分,都還有逆轉的空間,意味最後一輪出戰的劍手有「守尾門」的重責,通常是由隊中最強的劍手擔任。

另外,個人賽劍手在一落敗後便不用再戰,但在團體賽,進入16強的隊伍落敗後需再打排名賽,也會設有季軍戰。

重溫花劍賽制,增強觀賽樂趣:東京奧運.劍擊|一文睇清花劍最簡單玩法

港隊在2019年奪得男子花劍世界盃聖彼德堡站的團體銀牌,左起:張小倫、楊子加、主教練Gregory、張家朗及蔡俊彥。(FIE)

3. 港隊過去在世界盃戰績如何?

港隊曾在2019年的世界盃聖彼德堡站,奪得男子花劍團體銀牌,為史上最佳成績,當時出賽劍手為張家朗、蔡俊彥、張小倫和楊子加。

個人賽方面,港隊曾有兩名劍手奪得冠軍,包括今年初在法國站首度奪冠的張家朗,及2019年連奪兩站重劍世界盃冠軍(古巴站及巴塞隆拿站)的江旻憓。

江旻憓曾兩度於世界盃封后。(FIE)

4. 港隊會派出誰人應戰?

部份團隊劍手眾多,例如男子花劍今站派出8人參賽,團體賽名額只得4個,教練通常會視乎個人賽表現,再決定團體戰人選。除了張家朗打入貝爾格萊德站8強外,蔡俊彥與楊子加分別64強止步。

根據開羅站,港隊當時派出張家朗﹑蔡俊彥﹑楊子加及吳諾弘出戰。

港隊參賽名單
男子花劍:張家朗、蔡俊彥、楊子加、吳諾弘、崔浩然、陳建雄、蔣翱駿、張小倫
女子花劍:鄭曉為、張楚瑩、關渝澄、符妤名

港隊在世界盃巴黎站曾以東京奧運陣容應戰,左起:張小倫、張家朗、教練Gregory、蔡俊彥、吳諾弘。(資料圖片/高詩琦攝)

更多劍擊港隊相關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