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打賞不如搞帶貨直播 網紅「賣樣」風氣或因監管及網絡生態息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過去幾年裏,直播打賞一直是視頻直播網站主要的一種收入來源,同時也是主播們維持生計的一種方式。然而,風口的變換讓視頻直播的顏值經濟轉換成帶貨經濟。四重困境不斷圍剿直播打賞,讓直播打賞最終走向終結。

【相關圖輯】阿嬌鍾欣潼隔離深夜睇抖音直播 竟為小鮮肉余衍隆課金5萬唔手軟

1. 收益太少層層抽成,明星網紅並不在乎打賞

大多數直播打賞獲得的金額依舊還是要流到平台的手中。即便是大明星,獲得的那部分打賞金額對比他們平日的出場費用來說,也是杯水車薪的。

馮提莫可以說是網紅直播的頂流,不過有一次他在直播的時候曾經透露,她獲得的打賞金額大約是和直播平台四六分成,六成都會被平台抽走。

另外,不僅僅是平台會抽成,明星或者網紅的經濟公司也會進行一部分的抽成。在這兩方面抽成下來,明星或者網紅最終獲得的收益遠遠不如我們想像中那麼高,因此他們也就很難有熱情加入進來了。

2. 明星網紅組合帶貨,露臉就能賺錢

相比直播打賞,直播帶貨對於明星和網紅來說要輕鬆許多。明星們並不需要花費更多的精力,有帶貨主播帶領,實現一些直播效果就算完成任務。由於整個直播帶貨還處於風口,廠家也願意為此付出更多的出場費。因此,相比直接進行直播並賺取打賞,直播帶貨已經成為更多明星和網紅變現的主要方式了。

直播帶貨與純粹直播另外一點不同的則是宣傳屬性與銷售屬性的直接掛鉤。許多明星都會選擇一些知名主播的直播間來宣傳自己的新電影,並直接在直播間裏售賣電影票,這種直接拉升票房的效果顯然普通的直播是無法達到的。對於當下這個「直接」就是王道的時代,直播打賞顯然已經跟不上了。

延伸閱讀:大胃王吃播被禁 竟改向狗狗埋手 逼吞爆炸糖、辣子雞、過百零食(點圖放大瀏覽)▼▼▼

+22
+22
+22

3. 用父母血汗錢打賞,家庭返貧接連出現

過去幾年裏,未成年人觀看直播並打賞過度一直佔據各類社會新聞版面。一些本不富裕的家庭因為孩子的高額打賞陷入了生活困難之中。

根據南都新業態法治研究中心發佈的《直播平臺未成年人年消費機制測評》報告中顯示,以50個新聞媒體公開報道未成年人過度打賞作為觀察案例,他們發現年齡最小的用戶僅為5歲,而年齡最大的為17歲。未成年人年齡在10歲及以下的打賞比例佔36%,打賞消費金額最高可達65萬元。

從上面這些數字不難看出,10歲以下的未成年人高額打賞佔據了比較大的比例,這些心智還不成熟的未成年人可以輕易的進行打賞,證明了直播打賞在機制上仍舊有着一定的漏洞。

過去兩年裏,各個廠商一直在進行着多種補救措施,比如青少年模式和直接退還打賞金額,但這些方法依舊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顯然,直播平台需要一個更加行之有效且成系統的方式來解決。

4. 打賞冷靜期,或成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最近,網信辦和文化部已經確認,他們即將在全新的《直播行業打賞行為管理規則》中解決激情打賞、高額打賞和未成年人打賞的問題。網信辦提出的「打賞冷靜期」也引起了網友的熱議。

這樣的一種政策,對於以打賞為主要收入來源的直播平台來說顯然是不利的。這些直播平台或許會在這樣的壓力之下,將更多精力轉移到直播帶貨身上。長此以往,直播打賞最終將會名存實亡。

結語

如今網紅不會帶貨,就不能叫網紅。上面提到的4點原因終結了網紅僅靠顏值打賞生存的時代,許多直播平台或許要換個活法了。

【延伸閱讀】內地女團成員明碼實價要求粉絲課金 「二萬是稍微親密關係!」

內地女團BEJ48坐擁124萬粉絲,成員之一嘅陳美君日前被爆出自2016年開始,多次向一名粉絲表示自己處境悲慘,要求對方課金支持自己,3年間課金40萬人仔。由微博流出嘅對話截圖中,陳美君曾表示「二萬是指稍微親密關係,即然你手頭緊,我們就考慮普普通通地交往吧」,真係直接到不得了…

+2
+2
+2

【延伸閱讀】一晚5個億 新冠肺炎疫情下最吸金的帶貨直播如何成影星救命稻草

明星、商業大佬、網紅都來帶貨,前腳羅永浩在調動抖音最頂級資源的情況下賣了一個億,後腳央視主持人boys就實現了單場5億的突破。如果說2019年內地網紅李佳琦、薇婭爆紅帶動全民看直播,那麼持續至今的疫情,又讓無數人把它視作最後的救命稻草…

+36
+36
+36

【本文獲「中關村在線」授權轉載。】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