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胡志偉:議會戰線可起槓桿作用 民主派團結就是真正的破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立法會延任一年,民主黨、公民黨、張超雄、毛孟靜及邵家臻等15名議員將透過民調,決定是否留任。其中民主黨已表明傾向留守議會陣線,相信在國際戰線及街頭戰線受限之下,更有需要延續議會戰線,發揮「槓桿作用」,但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接受《香港01》專訪時亦指出,相信由支持者在充分理解理據後,協助作出去或留判定,長遠有助減低民主派的內部矛盾。

對於抗爭派希望成為主流,其後要求全撤立法會,爭取破局(打破當前政治困局),胡志偉強調,泛民本已服膺於民主派初選,並力求奪取立法會「35+」議席,但最終不能「破局」,並非傳統泛民從中作梗,而是因為政府突然押後選舉。他認為,最重要是民主派能接納「以同一套方式面對暴政」,將有限力量集中,認為「這就是真正破局」。

胡志偉表示,大部分泛民都認為留在議會有實際意義,至少可拖住大白象工程。他認為議會抗爭是三條戰線中的一個重要部分,街頭抗爭、國際戰線及議會戰線各有功能互補,「如無端放棄議會戰線的工具,對整個運動有好處?還是進一步削弱我們的力量呢?」胡認為,留在議會的作用,可為另外兩條戰線發揮槓桿作用。

前香港眾志羅冠聰曾撰文指,大眾已習慣透過冒險來尋找破局的可能,例如去年攻入立法會,最終奠下反修例訴求的根基。時至今日,泛民主留,是否因為對全撤立法會仍欠想像力?胡志偉指,去留永遠都有爭議,很多事都難以預先想像,但亦有不少事已能想像,就是「建制派及特區政府已磨刀霍霍,包括準備在立法會選舉中讓身處大灣區的香港選民投票、推出「健康碼」等。他認為未來一年如果留在議會,可以讓社會有較多空間作出回應。

「你說我們退出議會,就會起到很大作用,會震撼國際戰線,會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援……我只能說,這是判斷問題。你可以有此判斷,我們可以有不同的判斷,但現階段作何判斷也好,大家都可見到當前的國際社會,在處理中共的立場上,重點已放在南海、台灣、中美間的大國角力上,香港在這個時刻做多件事,會否根本上影響(北京的)現有行為?放棄後衍生的後遺症是否我們可承擔得到?」胡志偉相信,各方都會考慮上述條件,而目前國際戰線及街頭戰線都受客觀形勢所限制,所以應更加小心翼翼,讓香港在中美鬥爭中繼續保存其價值。

是否「總辭」引出傳統泛民及年輕的本土和抗爭派決裂的嚴重危機,雙方分歧未能收窄。(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望泛民本土矛盾以民調減至最少 「認清政府才是對手」

胡志偉承認,傳統民主派與抗爭派間有矛盾,但一直無找方法解結,而民調正是解決矛盾的方法之一,因為以往各說各話,沒有裁斷的機制,才令內部矛盾存在。胡認為,當前要務是呼籲民主派「認清中共、港府、建制派才是對手」,否則以鬆散的政治力量,面對資源豐富的警政系統,自然會一直通於下風,繼而令民主運動的群眾產生無力感,離開積極抗爭力量。

對於抗爭派希望爭取「破局」(打破當前困局),胡志偉指,抗爭派曾考慮議會之路,希望藉此逼使政府面對民意,而傳統泛民亦接受民主派初選,願意遵從結果,「到最後,造成不能破局的,並非我們(泛民),而是政府不舉行選舉。」他指,傳統民主派在事件上有重要的大局觀,即使大家意見或有分歧,仍服膺於整體如何「面對暴政」的大前題上,最重要是大家「接納一套方式面對暴政」,將有限力量集中面對當前局面。他說:「這就是真正破局」。

倡辯論風氣推入群眾 防北京分化

胡志偉相信,民主派支持者不少都信服於理性辯論,認為應將辯論的風氣推入群眾,讓群眾掌握所有訊息,透過溝通、交流,將內部矛盾減到最少,「才有本錢對抗中共分化的策略」。他補充,泛民與抗爭派政治上統一性大,但在社會政策分歧不少,而抗爭派有時更將民生議題扣連為「民主派必須團結一致」的情境。「我自己有保留。公共政策討論,各種不同論述都可以有完整的理據,但在政治目標上,大家應高度聚焦。」胡志偉相信,公共政策上,有兩點能尋求共識聚焦:不再讓政府膨脹、擴權;法律上,如有風險影響到人身自由,民主派亦應一起向社會表達。他相信,這兩點可成為民主派不同光譜收窄分歧之道。

傳統泛民曾被抗爭派質疑,在反修例運動中表現投入、改變路線只是為了政治利益。胡志偉反駁指,民主黨自修例開始時,已判斷該行為拆毀中港區隔的防火牆,有如葬送一國兩制,故一直提出批評,當民陣示威只有一萬多人參與時,他們亦清楚表達此信念,從無因為參與者少而放棄,亦無因為民意改變自己。「任何政治組織,當有政治事件衝撃其信念基礎或底線時,你一定會反撃的,所以在整場運動中,你會見到我們每人都如此投入,否則可能會見到我們沒有隊形。」

2020年,仍信民主回歸?

民主黨的在網頁上列出的基本信念,包括支持香港回歸中國,支持回歸後實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及港人民主治港。時至今日,「民主回歸」是否仍是民主黨的核心價值?胡志偉指,香港人一直重視一國兩制的實踐,並考慮基本法是否符合港人利益,但港府及中央在反修例事件中,不但沒有解開政府與市民間的矛盾,更變本加厲,「縱容警暴問題,透過國安法引入內地法律觀點,以至由特首挑選法官等,將大家眼中的一國兩制摧毀」。

胡志偉表示,民主黨與香港市民追尋的東西一致,「不是好像今日全面管治權在香港全面落實的情況」。他解釋,回歸時港人及國際社會都曾對北京有所想像,「但中央政府背信棄義」,例如「0708雙普選」亦早已石沉大海等,引致市民的不信任,「既然承諾沒被兌現,誰也會反特區政府,誰也會對中央政府投下不信任的一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