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科創界選民大減99% 邱達根稱票值增:數碼時代私隱須取捨

撰文:林嘉成
出版:更新:

智慧城市、科創之都是香港藍圖,立法會選舉在即,最相關一席無疑是來自功能組別「科技創新界」,前身為泛民票倉「資訊科技界」,改制前登記選民達13,000人,當中除了375張團體票,其餘全屬業內個人票。改制後選民基礎大減至73票,不及過往百分之一,成為新議會90席中,唯一由不足百人投選的議席。

議席成為已故富商邱德根么子、天使投資者邱達根,以及大學副研究員吳池力之爭。邱達根接受《香港01》專訪被問到議席代表性,他坦言「選民基礎有多啲人,大家當然會覺得最理想」,但社會須反思何謂最佳體制,「行咗呢一步(選舉改制),係好係壞,要觀望。」他明言不滿過往業界議員側重政治爭拗,令政策討論落不到地,「尤其科創方面要拆牆鬆綁,傾十年八年,樣嘢就已經過晒時」,強調「業界最關心嘅係搵食同發展前景」。

科技及創新界選民基礎比之前大幅萎縮99%,邱達根坦言「選民基礎有多啲人,大家當然會覺得最理想」,但社會須反思何謂最佳體制。(林嘉成攝)

科技及創新界另一參選人吳池力專訪:

立法會選舉2021.專訪 | 科創界候選人吳池力:科研人闖政壇

議員權責有別一般公職 可推動政策轉變

新選制造就新面孔,雖然競逐的是功能組別,但邱達根說絕不避談政治。由幕後助選到幕前參選,邱解釋是見到政治環境轉變,「以前(如果)入到去,又係鬧交,我又唔係口才辨給,可以同人片嗰種!」而新制度令他覺得有推動政策的空間,實踐「發展先於政治」的可能。

邱達根2003年起參加業界組織,他指一直深信科技可成為香港支柱產業,但「當初講係畀人笑」,以設立創新及科技局為例,「當年立法會唔理我哋、拉布,我哋繼續出嚟爭取;同內地合作,政府覺得沒需要,我哋自己帶業界上大陸。」他說雖然身兼數碼港董事等公職,但同議會「始終係兩回事,要推動政府改例,(在其他公職崗位)你唔會出到聲,因為始終係政府機構。」相反,議會主導著法例及政策轉變。

剛獲續任醫管局成員的邱達根,舉例指推動智慧醫院、送藥上門,已非醫管局成員能力範圍,「要修例就要去立法會。」然而,實情是行政主導下,議員所提法案不得涉及公共開支及政府運作,議案如涉公帑同樣須特首批准,邱卻指「如果聯合多啲議員一齊提議案,無理由政府唔聽嘅,我又唔覺得政府話晒事。」

倡修例私院納醫健通 私隱並無凌駕性

政治現實除了制度,還有民情,邱達根主動提到反修例之初,由智慧燈柱引起的私隱疑慮。較之官民缺乏互信,邱更傾向認為是政府解說不足,「就咁推條燈柱出來,冇同你講我做乜」,以致某些論述在社交媒體中遭誇大,「尤其牽涉政府,數據,攞乜唔攞乜,點處理,都要同大家介紹清楚。」政府當時多次澄清,設有鏡頭的智慧燈柱只用於收集城市數據,但卻無助化解被指監控的質疑;最終為釋疑慮,須暫緩燈柱的攝錄等功能。

翻查香港民意研究所民調,當時公眾對政府的不信任率達到60%,信心淨值為負30%。兩年後今日,信心淨值回升到負2.4%,正數在望,但距離2008年高位60%仍有極大距離。被問到市民對政府失去信心,會否成為推動創科大計的障礙,邱一再強調社會發展不可能逆潮流,「故步自封係最大錯失,要推嘅我一定會主動推。」

邱達根入議會必做清單,其中一項是推動修例將私營醫療機構納入「醫健通」,令公、私營機構病歷可完整地統合到單一電子平台。被問到會否擔心引起私隱憂慮,觸發另一波民意反彈,邱指若果當選,自己只是90分之一,「拎出來傾係責任,至於疑慮就交畀議會去傾,如果民間唔支持,議會也難有共識。」

手機已屬私隱問題 須取捨難逆數碼潮流

現時,醫健通登記用戶逾400萬人,屬自願性質,獲病人同意後,醫療機構即可互相取覽當事人的醫療紀錄,而私營機構覆蓋率嚴重落後。邱達根無詳細解釋擬議修例內容,惟強調科技及私隱之間要有取捨,若果過分看重私隱,最終得出任何產品「都會三不像,乜功能都冇」,反問「咁研發嚟做乜?」他說病歷互通是為病人著想,「因為是救你條命,當你成世人都睇私人診所,有日暈倒喺街送入公立醫院,你同我話私隱而犧牲咗條命,我覺得唔值!」

他舉例,電子錢包10年前很多人擔心安全,現時幾乎人人都有。技術進步,智慧燈柱的數據,已毋須上載雲端、在柱身已可處理;至於醫健通多年來鮮聞出現洩露。邱達根說縱然議題敏感,但要推動創科,都必須破解私隱迷思:「要話畀人聽,除非你不用手機,難聽啲講,用手機已是最大嘅私隱問題;又譬如打個機,都畀咗好多資料人。」

邱達根指面對私隱疑慮,推動數碼化時要思考的是「如果得益較多,是否值得做?」直言全球在變,香港無可能逆潮流。

邱達根強調科技及私隱之間要有取捨,若果過分看重私隱,最終得出任何產品「都會三不像,乜功能都冇」,反問「咁研發嚟做乜?」(林嘉成攝)

創科發展要爭上游 新界北都會亟須育才

身兼數碼港董事的邱達根指,近年批評數碼港淪為地產項目的聲音逐漸變小,數碼港慢慢做出成績,前後用了廿年,「創科係要很長時間投入,香港嘅問題係成日好短視,乜都要炒。」未來創科龍頭新界北都會,同樣須長時間鋪排,他建議由外地引入重點產業、壯大團隊,「強嘅公司,畀人畀錢畀地畀退稅,乜都要畀。」

邱指香港發展創科,如果只是「塘水滾塘魚」,勢必難與其他城市競爭,「要有人!引入專才要放寬,學校嘅工科培育依家要起步,否則20年後(北都會)建成,就太遲啦。」他指香港的獨角獸都是以應用類居多,例如LALAMOVE、GOGOVAN,但創科要蓬勃須研發上游技術,例如專攻人工智能的「商湯」,香港要爭取進行前端研發,產業鏈則設在深圳,相信可衍生的產值會相當驚人。

願每周落區接觸市民

新議會具直選成份的議席萎縮,服務地區的議員減半,成功當選會否主動補位?邱達根指暫時無意開展地區工作,但認為不同界別議員應定期落區,「聽聞新加坡議員乜界別都好,個個禮拜都有一日落區,我覺得係一個好嘅做法。」他稱疫情下,大家才察覺科技在生活中無孔不入,無論網購、交通抑或餐飲,由科創界議員落區解答最合適不過,他笑稱訴求想必非常雜亂:「聽咗做唔做到?起碼有人聽咗先。」

邱達根是遠東系創辦人及亞視前老闆邱德根幼子,對於「富二代」的身份,他形容是比人幸運,亦不諱言貧富懸殊是社會矛盾主因,他說最大的矛盾來自樓價,但如果居住問題改善,「香港其實唔差,比起好多大城市,生活成本並唔高。」至於其他民生政策的取態會否如商界般保守,邱則指入到議會將以行動說明。

邱達根指,爸爸以娛樂業起家,地產是後來涉獵,「好自然,香港冇乜邊個唔做地產,但爸爸嘅精神係做多過牟利嘅事。佢帶咗好多開心畀大家,呢個唔係錢可以量度,係我學習嘅對象。」

法庭裁行為失當 如何取信於民?

參選意味著一舉一動都暴露在鎂光燈下,邱達根坦言過往「負面新聞都有啲」,除了花邊,最受注目的是歷時逾十年的官司。邱達根2007年未經董事會授權,將遠東控股逾6,000萬元轉至父親邱德根個人帳戶,部份用作抽新股,其後被控十項串謀詐騙及盜竊罪,經兩年審訊後,2012年被裁定罪名不成立。

雖然脫罪,但事件延續到今年初,在與證監會議定後,邱達根承認部份案情,包括以虛假及/或具誤導性的方式將該筆款項披露為「應收董事款項」。法庭年初頒下判決,有關失當行為觸犯了《證券及期貨條例》,禁止邱達根出任法團董事4年。法庭同時基於公益等原因,准他繼續出任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會長、數碼港董事及醫管局成員等職務。

邱達根直認是一個很大的教訓,「我嘅睇法係,無辦法,自己有疏忽,就要承認過失,錯咗要認,跟住繼續向前看。」被問到經此一事,如何取信於民?邱指整件事都已經公開,公眾可以評論,「而件事過咗去,個人都進步咗,會更加謹慎小心、同檢點。」

邱達根2007年未經董事會授權,將遠東控股逾6000萬元轉至父親邱德根個人帳戶。法庭今年初頒下判決,有關失當行為觸犯了《證券及期貨條例》,禁止邱出任法團董事4年。(資料圖片)

承諾不參與公司投資決策避利益衝突

事件由2010年開始,到今年告一段落,邱一再肯定香港的司法制度,但同時提到「時間係一個成本,對一個人來講,十幾年係很長時間,不是每個人都抵受到打官司嘅精神折磨。」十年的得著,他稱是面對過失要坦然,「若果去到議會,會有更多公眾監察,只可以話,用行動來證明。」

從政最忌諱的是利益衝突,邱達根則指,擔任數碼港公職之初已察覺,所以過去兩年,他成立的創投基金已交由專業團隊打理,「由日常運作到投資決定,我基本上都沒參與,只是一個股東。」他稱不參與就是最有效的防火牆,在涉嫌利益衝突的議題,也會依規矩報備。

選民基礎不及以往0.6% 邱:票值增加

作為創科投資者,在業界代表性有多強?邱達根指一直有接觸從業員,但認為以往過萬人的選民基礎,勝負可能只是靠喊口號獲得的印象分。而新的「科技創新界」雖然選民只是73個團體機構,「投嘅人少咗好多,但每一票重量多咗好多。可以投票嘅機構,代表幾百、幾千人,佢一定要協調支持邊個。」而投票人必然好資深,有經驗及能力去審視候選人的往績。

改制後,界別的選民團體包括20多個國家級科研平台、10多個公營機構、以及40多個參與政府諮詢的團體,包括一些由中央部委在香港成立的研究院、以及邱達根出任職位的數碼港及香港資訊科技聯會。他指「科創界」選民組合比以往闊,「唔只係以資訊及通訊科技界為主,依家加咗好多科研及大學團體,唔止係產業代表,仲有生命科技。」

對於選民基礎大萎縮,邱指「唔識講邊啲啱定唔啱,只可以話代表嘅利益、同關注點不同咗」,改制只是社會演變的一個過程。是否支持朝個人票方向發展?邱指「未來點變,要睇時代嘅演進,我覺得要試。大家永遠都要咁諗,幾千年來都在變,邊種制度最好?都是那句,哪種制度令人生活好,就是好的制度。」

局勢趨穩中央放手?「緊完會鬆係好自然」

邱達根表示,香港的政制回歸後都是朝普選方向發展,「放喺美國係好好,但對於其他地方未必合適,不是拿著一點就無敵。」在美國讀大學的他說,美式民主有兩黨政治的背景,不同的體制須各自摸索。對於香港政局矛盾根源,他稱自己沒答案,政府有一定責任,「但又不能夠賴晒政府。」

《港區國安法》落實、選舉制度完善,中央未來會否逐步放手?邱指「鬆同緊等同經濟有高低,不同時候有所調整,因應事態要不斷微調,係一種互動,鬆過龍會緊返,緊完會鬆,係好自然嘅狀況。」

對於香港政局矛盾的根源,邱達根稱自己沒答案,政府有一定責任,「但又不能夠賴晒政府。」(資料圖片)

立法會選舉各界別參選名單,請按此參閱《香港01》選舉網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