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武士會|民國北方最大武術組織 承中華武術會啟中央國術館

撰文:衛爾良
出版:更新:

「南有精武會,北有武士會」。民國年間,天津中華武士會與上海精武體育會遙相呼應,為當時全國最著名的兩大武術教育組織。李存義、「定興三李」等名動南北的宗師,都曾在中華武士會內留下過深刻的足跡。若然少林寺是古時的武學聖地,那中華武士會就是近代國術界的封禪台。

+7

就連王家衛的《一代宗師》,亦是以中華武士會作為民國時代標誌。由王慶祥飾演的掌門宮寶森,曾提到自己是接了大師哥李存義的班,主事中華武士會。宮寶森跟葉問爭餅一幕更堪稱經典。

▍形意拳宗師李存義為首 廣合各家大師於其中

要清楚中華武士會的前世今生,先要瞭解上世紀初的歷史環境。其時「救國」成為了所有活動的前提,體育自不例外。於是乎不同的運動組織應運而生,足球聯合會、體操會等紛紛在全國各地成立。在這個潮流底下,一些傳統武術家乘勢集合起來,一方面希望發揚國術,另一方面亦想藉武術運動鍛煉國人體魄,達致「強國強種」的目標。

1909年,形意拳宗師李存義與教育家張恩綬、實業家杜曉峰等人,在天津建立了一個以河北深縣退役軍人為骨幹的同鄉會組織——「軍人會」,借此跟各方交流武術。兩年後,李存義又聯合張占魁(1865-1938,形意八卦門創始人,有「閃電手」的稱號)、李瑞東(1851—1917,外號「鼻子李」,李派太極創始人)等在天津三條石創立「中華武術會」,有組織地傳授中國武術,為日後的中華武士會打下紮實基礎。

1912年2月,孫中山成立中國同盟會燕支部,以應對辛亥革命後的形勢。這批燕支部成員如張繼、王法勤、葉雲表等,對武術運動的教化功能素感興趣,他們當中亦有不少人習武(據聞葉雲表便是練習南拳出身)。主事兩個武術組織的李存義,正好成為他們的合作夥伴,中華武士會的籌備工作由此展開。

1912年6月,天津《大公報》先後發布了《中華武士會公啟》和《中華武士會簡章》,開宗明義說明成立中華武士會的目標,即「變文弱之風而成堅強之習,以負我民國前途之重任」。同年9月,中華武士會在天津河北公園召開了「正式成立會」,兼行開學禮。政府的大力推動加上李存義等人的名望,中華武士會很快就召收了過百學員。10月的秋季大會後(按《中華武士會簡章》,武士會每年需召開春秋兩季大會,實則為公開的演武活動),報名人數更是屢創新高,京津院校爭相聘請武士會教師授武。李存義弟子郝恩光(1891-1923,擅使劍法和形意拳,近代第一位在日本授拳的國術家)則被葉雲表邀請到日本成立武士會東京分部,專授形意拳。

隨著開支日趨龐大,習武者又是象徵式繳費居多,武士會曾一度陷入財困。但在社會各界的幫助下,武士會很快便擺脫危機,並在幾年後迎來了歷史巔峰。1918年,李存義弟子李星階(1879—1948,「定興三李」中的老二,河北派形意拳宗師)利用天津博物館展覽大會的契機,召集了300多名武術家來津表演,進一步擴大中華武士會的影響力。期後,他又率隊參加北京舉行的「萬國賽武會」,擊敗俄國人康爾泰(關於是次比武性質,詳見《學功夫 打洋人》一文),大大提升民族士氣,中華武士會頓時成為了全國武人的代表,風頭一時無兩。

可惜的是,武術界的力量終究敵不過時代洗禮。20年代的軍閥混戰,令政府要員經常更軼,天津亦長期淪為駐軍地區,武士會根本難以聚集人材和籌募資金。戰亂期間,接替李存義職務的李星階曾經與精武會合作,舉辦了一場甚具規模的武術匯演,但始終難復當年勇。

1928年,東北易幟,國民政府完成北伐,重新取得了全國管治權。同年,以張之江李景林為首的中央國術館在南京西華門成立,河北省國術館請亦緊接出台。最後,李星階順應潮流,接受邀請擔任河北省國術館的「教育科主任」。中華武士會正式完成歷史任務,部分教員進入中央國術館、河北省國術館、天津國術館等機構。其他人則成立新的武術組織,或以獨立身分繼續傳揚國術。

主要參考資料:

楊祥全。2013。《津門武術》。中國內地:山西科學技術出版社

武圖App2

包括香港在內,現時世界各地都有不少的武術愛好者,嘗試重塑大槍技法。他們的不少技法,便是取材自《手臂錄》。點擊圖片,觀看香港八極拳協會盧韋斯師傅的示範】

+8

【形意拳共分有十二形,不曉得大家能否盡數?點擊圖片觀看文字說明】

+7

八種太極發勁方式,點擊圖片觀看文字說明:

+3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