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思極恐|常感覺衣櫃內有東西偷看自己 一晚終看到「它」真面目

撰文:爆料公社
出版:更新:

9月中,嘉義的二阿姨新居落成,因好幾個月沒見了,就招待我和家人去住幾天。一到二阿姨的新家,四周都飄散著新傢俱的味道……

文:李姿綺(發表於靈異公社)

我因為有支氣管過敏的問題,就上樓挑了一間很簡樸的房間,房內就一張床和一個木衣櫃,因當天白天有上班,回嘉義是開晚上的車,第一天我洗完澡馬上就上床睡了。

第二天吃早餐時,表弟好奇的問我昨天睡在哪裡?我回答睡在三樓最邊間。這時表弟的表情有點詭異,顧著吃早餐沒在說話了……

「那個表弟到底是誰?」 點圖繼續閱讀筆者的極可怕經歷▼▼▼

+41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才剛吃完早餐沒多久,二阿姨就叫我們幾個年輕人到外面集合,要去五公里外的田裡幫忙採玉米。白天的太陽很曬,一連採了兩個小時,我都感覺自己快中暑了,二阿姨看大家一直在哀嚎,便叫我們先回去。一進屋我馬上去沖個冷水澡,因為曬的頭昏腦脹的,跟長輩說中午吃不下,回到房間趴在床上倒頭就睡了。等我睡醒時已經是晚上,我走到一樓發現大家都不在,看了客廳留下的紙條才知道,他們一行人去市區的文化路逛夜市了,留有幾根水煮玉米讓我先墊墊胃。我因為無聊就在客廳看電視,到了晚上才知道,二阿姨的新家環境,根本沒幾輛車經過,安靜到有點恐怖,索性把一樓的燈全部打開。

我在一樓看電視的這段時間,不時會聽到樓上好像有腳步聲,但把電視聲關掉,那腳步聲又沒有了。因為家裡只有我一人,我有點害怕,就沒有上樓去查探。直到晚上快10點,二阿姨他們回來了,也幫我買了我愛的夜市小吃,我吃的超開心,居然把樓上疑似有腳步聲的事給忘了。由於長輩們都有早睡的習慣,加上二阿姨還要早起到田裡,大家紛紛洗完澡就各自回房了。我因稍早有睡了一覺,反而精神超好的,但怕吵到一樓長輩的睡眠,我也回到了三樓的房間,因為睡不著,跟弟弟借了平板,就坐在床上看線上影片。影片看著看著,突然我的眼角餘光瞄到左邊有人影走過去,我抬起頭正眼看,房裡只有我一人,想說可能是床頭燈的折射,是我的影子就沒去理會,但隨著我看影片的過程中,眼角不時會瞄到房間裡,好像有人影在移動,我有點怕了,正要下床去找弟弟時,我變的超睏的,平板都沒關機,倒在床上馬上就睡著了。

【延伸閱讀】恐怖衣櫃|台男包養原住民美女7年 分手先覺唔對路 結局超驚嚇(點圖放大閱讀)▼▼▼

+29

這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裡一片白茫茫,分不出東西南北,突然背後出現「嘻嘻嘻」的笑聲,我轉頭看,帶有一雙紅色眼睛的黑影,在我背後笑,我因為害怕就一直往前跑,但不管我怎麼跑,四周都是白色一片,最後跑到虛脫沒力了,那黑影直接從我身體貫穿了過去。我「啊」的一聲便嚇醒了,此時天已微微亮,心有餘悸的去浴室刷牙洗臉,聞到一樓傳來的飯菜香,立即衝去一樓,看到二阿姨在廚房忙,這下才安心了一點。我因為想找事情做,先吃了早餐便和阿姨到田裡忙了,這天的天氣是陰天,可能是天氣不太熱,動作變滿快的,才三個多小時,玉米的採收達九成量,正當要收尾時突然下大雨,只好淋著雨把剩下的玉米全採收完。下午在二阿姨家,我變的很難受,前一天的熱曬,加上這天又淋了雨,最後我果然著涼了。頭痛的像快炸裂般,好險二阿姨家備有必理痛,我吃了止痛藥就回房間休息了,這時我早已把我昨天有作惡夢的事,忘的一乾二淨了。

我因為不舒服,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11點,起床後還是有點昏昏沉沉的狀態,到一樓廚房找吃的,這時看到客廳只剩表弟在看無聲的電視,表弟突然轉頭一直盯著我看,不知怎麼的,對於表弟的眼神,我感到毛骨悚然,我在餐桌隨便拿了一塊麵包後就跑回房間了。坐在床邊吃著麵包,聽到斜後方發出「扣扣扣」的聲音,我轉頭看沒發現什麼,當我麵包吃完後,又聽到一聲「扣扣扣」,我一開始只當是木質傢俱會因冷熱而發出聲音,不太清醒的我,吃飽後就繼續躺在床上休息。因為額頭有點低燒,身體開始有點冷,我覺得是正常的畏寒反應,聽著手機的輕音樂,我只想讓自己快點入睡。就在我有睡意時,我發覺變的好冷,摸摸自己的額頭,並沒有那麼燙,起身吞了第二顆必理痛後,側躺的窩在被子裡。正當我要閉眼繼續睡時,我又聽到一聲「扣扣扣」,這次我很確定是從旁邊的衣櫃發出來的,才過幾秒鐘的時間,一陣麻感,從我頭部一路往下到手臂,大腿,腳底,隨後感受到一股壓迫感,我便不能動了。

旁邊的衣櫃,就在我眼前自己打開了,開了一個縫看見衣櫃的深處,有紅色眼睛盯著我看,並發出「嘻嘻嘻」的笑聲,我立刻想起和昨天夢裡的紅眼睛好像,想要閉眼但此時,我的眼睛像被人用牙籤撐著,眼睛張到最大,我就眼看著那紅色眼睛的黑影,從衣櫃裡穿透出來,並向我飄來。黑影越來越近,我心中一直默唸各種法號,這時又聽到「嘻嘻嘻」,彷彿是在笑我做這些事都沒用,突然就直接在我面前了,被那紅色眼睛一直盯著看,那種壓迫感讓我呼吸困難,不知過了多久,我昏了過去。

等我清醒時,看到媽媽和二阿姨都待在我的身旁,身體已承現平躺姿勢,四處都有著藥味,才發現我人在醫院急診室裡吊著點滴。媽媽最先開口問我怎麼了,我把這兩天在三樓房間發生的事情全都說出來,二阿姨一臉訝異的說:「那衣櫃是在二手傢俱行購買的,當時看到衣櫃還很完整,而且雕刻的紋路也很漂亮就帶回家了。」我在醫院待的這段時間,媽媽去找了媽祖廟的師父,到阿姨新家尋了一遍,也直指三樓房間那個衣櫃有問題。等我退燒出院後,直接讓爸爸載我到廟宇拜拜,在讓師父收驚確定黑影沒跟在身邊後,一分鐘都不想待在二阿姨的新家,催促著家人直接回高雄了。

隔了一星期我接到表弟的關心電話,我問了表弟為何那天吃早餐時,聽到我睡在三樓最邊間就不再說話了,還有我人不舒服的那天晚上,在一樓時為何一直盯我看?表弟說:「因為那個衣櫃就放在三樓最邊間,第一眼就不喜歡,覺得怪卻又說不出那裡怪……表姊你發燒的那天晚上,我和朋友出去玩並不在家,怎可能在一樓看電視?」一聽完我整個毛起來,那當天晚上,我在一樓看到的表弟是誰?

【本文獲「爆料公社」授權轉載。】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