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游戲|為試鏡放棄紐約時裝周 卻成為LV寵兒的奇蹟女孩鄭浩妍

撰文:外灘
出版:更新:

「大紅靠命」這四個字,恰恰好形容韓國演員鄭浩妍。在演技處女作《魷魚遊戲》上線之前,她那張一點也不標準美的「超模臉」並不受普通人歡迎。但就是一夜之間,《魷魚遊戲》全球爆紅,Netflix宣布這是其史上觀看量最高的劇集。而鄭浩妍憑藉角色和個人魅力,成功在一眾男性角色中突出重圍,成為被世界矚目的新面孔。不到一個月,她instagram的粉絲從40萬漲到了近2000萬,超越宋慧喬、朴信惠,在韓國女演員中名列第一。鄭浩妍還迅速被官宣為LV的全球品牌大使,過去與她長期合作的Chanel棋差一招。從韓國模特到全球巨星,只是一夜之間。所有人都認識了這個眼睛細長、氣質清冷的女孩。時也運也,鄭浩妍和將她捧紅的《魷魚遊戲》,是今年影視圈最大的奇蹟。(以下內容涉及《魷魚遊戲》劇透。)

《魷魚遊戲》和「脫北者」姜曉

「我們都是木頭人,不許說話不許動。」伴隨着亞洲小孩都熟悉的遊戲聲音,一個又一個人因為「動了」而被槍擊死亡。《魷魚遊戲》劇情算不上特別新穎,但每一次都踩中觀眾的爽點。所以它才能成為首部在Netflix美國區拿下第一的韓劇,甚至在全球都登頂播放量冠軍。主角成奇勳和其他455人一起被挑中參與「輸了就要死,但贏了可以獲得456億」的魷魚遊戲。這些人都是人生的失敗者,欠了一屁股的債,對他們來說,參與遊戲是一場翻身的豪賭。

魷魚遊戲分為多個關卡,都是韓國人耳熟能詳的兒童遊戲。木頭人、拔河、椪糖……原本天真的遊戲,這次不容一絲疏忽,不小心就可能死亡,直到決出唯一的勝者。456個參賽者中,人氣最高的不是主角,而是鄭浩妍飾演的「脫北者」姜曉。她的人設,在一眾惡人間相當突出——夠狠,但不壞。

現實世界中是型格超模 點圖放大瀏覽戲裏戲外鄭浩妍的對比照▼▼▼

+21

姜曉想撫養弟弟,又想把媽媽接來韓國,這一切都需要錢,而作為「脫北者」,她連合法身份都沒有。於是姜曉用冷酷武裝自己,用盡一切辦法要拿到魷魚遊戲的獎金。雖然如此,但她不像有的玩家玩心機。對可憐人,她不吝嗇善意;明明可以走捷徑,她卻不願意耍陰招;另一個女孩把生存的機會讓給了她,她不是暗暗竊喜,而是憤怒痛苦……姜曉的死亡更將這種魅力推向高潮。才拒絕了男主為了她去殺男二號,男二號就為了勝利悄悄給她補了刀。

大家喜歡姜曉這個角色,離不開鄭浩妍。當然,鄭浩妍的演技算不上多好,特別是和劇中一併大佬相比。但她的優勢在於與姜曉完全貼合的長相和氣質。這幾年特別流行的「厭世臉」,加上冷漠又凌厲的眼神,彌補了她演技上的不足。可以說,鄭浩妍表現出了觀眾最容易自我代入的感覺。

超模出身 為試鏡放棄紐約時裝週

白切黑已經氾濫了,黑切白才惹人喜歡。為什麼鄭浩妍能把姜曉疏離冷淡的氛圍拿捏得死死的,必須要提到鄭浩妍的本職——模特。《魷魚遊戲》是鄭浩妍的處女作,在此之前,她是韓國時尚界力捧的新一代超模。94年出生,16歲入行,一開始只是名不見經穿的小模特,到處兼職,跑去參加韓國明日超模大賽,第一期就被淘汰了。經過了兩年的歷練,2013年,她再次走上韓國明日超模大賽的舞台。這一次她通過復活賽成功「復仇」,獲得了亞軍,正式開始了自己的超模生涯。比賽結束後,她在韓國時尚圈被力捧,頻頻登上各大主流雜誌封面。很多國內觀眾可能覺得鄭浩妍臉熟,是因為她曾有一張紅髮模卡作為「p圖模版」活躍在國內各大社交網站。

紅髮是鄭浩妍作為超模的標誌之一,這讓她在一眾亞洲面孔中非常有辨識度。面孔疏離,髮色卻如火熾烈。這個契機非常奇妙,《魷魚遊戲》走紅之後,有記者問她怎麼想到染個紅頭髮,她說:「第一次去海外工作前,我想改變一下自己的造型,臨時決定染個紅頭髮。沒想到這個決定幫了我。」於是,她一頭紅髮走上了LV 2017FW的秀場。同時拿到了這一季度的全球廣告。

LV之後,與她合作最密切的是Chanel。2018到2019年間多次走秀,全球廣告刷臉,幾乎成為Chanel的固定面孔。也是這一年,models.com 把她選為全球排名TOP 50的超模之一。就在今年《魷魚遊戲》的新聞發布會上,她穿的也是Chanel。前不久,香家還給她在韓國推了雜誌封面。所以在LV官宣鄭浩妍為全球品牌大使,不少人可惜Chanel動作慢了一步。此外,Gucci、Fendi、Bottega Veneta、Miu Miu、MaxMara……的秀場她都走了。除了沒走過她自己想去的維密秀,鄭浩妍的模特生涯幾乎圓滿。

但模特吃青春飯,這讓快步入30歲的她產生了一絲憂慮。所以她在工作間隙開始上表演課,逐漸放棄紅髮,更在2020年合約到期後,改簽了影視公司。萬事俱備。同年,Netflix把《魷魚遊戲》的東風送到了她的面前。鄭浩妍毫不猶豫放棄了紐約時裝週的走秀行程,在疫情下趕回了韓國。導演很快拍板:她就是我要的姜曉。

【相關圖輯】《魷魚遊戲》醜惡女角直髮仙氣照曝光 原來現實中真係「韓美女」(點圖放大瀏覽)▼▼▼

+28

一炮而紅,新面孔鄭浩妍受到的關注比男神李政宰更多。劇集上線一周後,她在ins上粉絲每天以百萬計地增長。雖然韓國觀眾對這部本土大逃殺不太買單,但對於鄭浩妍,他們大大地喜歡。可以說鄭浩妍運氣極佳,但沒有多年積攢的經驗和時刻準備着的闖勁,也就沒有她的姜曉了。

《魷魚遊戲》在全球爆紅 Netflix成最大贏家

鄭浩妍的成功,印證了Netflix極強的造星實力。日前,Netflix官方宣布《魷魚遊戲》成為其史上開播觀看量最高的劇。從9月17日上線以來,不到一個月全球有1.11億人觀看,是第一部開播觀看量破億的Netflix原創劇集。這是韓劇第一次,以領跑者的身份在全球影視圈登頂,甚至在現實中也引發了一系列魷魚遊戲效應。

別說韓國了,現在國內很多城市都有了椪糖遊戲商店:花20元左右,買一個電視劇同款椪糖。法國也有咖啡店開始做椪糖生意,一時間人滿為患。同款的運動服、面具、風衣甚至海鮮面,都引起了搶購熱潮。kakao韓國甚至宣布11月將開拍真實的生存選秀節目,以1億韓元為獎金,召集男女組進行10天的生存挑戰。而在劇集爆紅之後,導演黃東赫透露這個劇本在手裏壓了很多年,在韓國電視台之間始終推銷不出去,直到Netflix把它接手。Netflix給這部劇投資了200億韓圜,不到一個月就拿到了28兆韓圜的收益。在熱播期間,公司股票大漲,市值增加1200億人民幣。

雖然如此給韓國文化長臉,但事實上從開播起,韓國本土對《魷魚遊戲》並不是那麼買單。韓國觀眾認為它劇情老土,類似《大逃殺》、《賭博默示錄》等多部經典作品。同時人物設置刻板,也沒什麼深度,尚且不如去年Netflix拍攝的《甜蜜家園》,不能理解它作為「第一韓劇」走紅全球。

【相關圖輯】《魷魚遊戲》以外9部各國生存遊戲作品 日本虐殺高中生從不手軟(點圖放大瀏覽)▼▼▼

+54

這也能解釋為何劇本在導演手裏足足壓了12年——在東亞,生存遊戲確實不是一個新穎的梗。它的走紅,始於歐美觀眾的捧場。這其中或許也摻雜了幾分他們對「神秘東方文化」的好奇,但Netflix和導演在幕後做了極大的推手工作。

第一步就是降低門檻。為了讓全球不同階層的觀眾都能理解全片,導演黃東赫花了很多功夫篩選遊戲——確保遊戲規則本身不成為門檻,讓所有人都能最快地理解遊戲。第二步是提升感官享受。形似紀念碑谷的迷宮裝置,通過強烈的色彩吸引觀眾的注意力。所有的佈景、服裝、背景音樂都嚴格設計,突出兒童遊戲和成人世界的反差——而這些元素並不建立在韓式審美上,更傾向於迎合歐美觀眾的喜好。Netflix還非常看重《魷魚遊戲》和《上流寄生族》的相似性——對韓國社會不公的抗議,財富分佈不均,資本主義引發的唯利是圖——這種殘酷的現實,兩者都是通過相似的娛樂化手段展現出來的。

雖然《魷魚遊戲》在亞洲的評價毀譽參半,但不能否認的是,它如同一面韓劇多樣性的旗幟,勢必會帶動接下來各國觀眾對Netlfix韓劇的期待和關注度。比如劉亞仁主演的《地獄公使》、全智賢主演的《王國》第三季、韓素希主演的《我的名字》。

【相關圖輯】魷魚遊戲︱「姜曉」鄭浩妍IG粉絲超越宋慧喬 擠身韓國女演員第二(點圖放大瀏覽)▼▼▼

+16

【相關圖輯】魷魚遊戲︱魏河俊鄭浩妍爆紅IG粉絲急增 最誇張一位暴升超過千倍(點圖放大瀏覽)▼▼▼

+17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