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社工轉職性治療師 曾賣性玩具被嘲淫:社會令我們扮「保守」

撰文:林芷欣
出版:更新:

【100種女生|90後性治療師】香港人談性,或狹隘或忌諱,或做了再講,接近「真空」的落後性教育,也令我們從來羞於啟齒,更遑論探索。甚麼時候才想起性治療?有性交疼痛煩惱,甚或關係因「無性」拖太久接近終結時?「真的有一對夫妻,結婚幾年都冇性關係,拖到男方想離婚才來。」Hailey是位性治療師,在此之前,她曾是社工、也是性商店主理人,而她想說的是,性治療不止於此。

同學「啪啪啪」、參加性派對:當個「不批判」的樹洞

「我本身把口好守得秘密,那時中三、四有同學跟校外男友拍拖已經是大罪,還要『啪啪啪』,甚至懷疑懷孕……我從不會批判她們,只是常常提醒她們要注意安全。」90後Hailey直言自少讀女校, 17歲初戀、18歲第一次有性經驗;從小到大都是乖乖女,卻一直都是朋友談性的「樹洞」。

90後Hailey直言自小讀女校, 17歲初戀、18歲第一次有性經驗;從小到大都是乖乖女,卻一直都是朋友談性的「樹洞」。(受訪者提供相片)

同學放心跟她分享性喜好,有女同學連每日都需要看AV、自慰習慣,甚至參加性派對玩的遊戲都跟她分享。「成個教育制度都沒有正確教育性觀念,大家都係睇網上資料、AV或由朋友口中得知,當中有很多吹水成分,有很多錯誤。」或因如此,埋下Hailey日後當社工的種子。

當社工初接觸夜總會 「追數」令人意志消沉

大學畢業後,Hailey當了兩年社工,不時要到夜總會尋找隱藏濫藥者,才真正開始接觸性教育,教服務對象保障自己。「當中不少女生都牽涉性交易,甚至有上面的人為操控她們而提供毒品。有人一開始只為客人打飛機,漸漸愈做愈多,也可能是沾了毒癮為賺更多錢而去接觸性服務。」

Hailey任社工時要到夜總會尋找隱藏濫藥者,因而接觸性文化的另面。(資料圖片、陳焯輝攝)

社工的工作雖有意義,卻令Hailey感覺burn out,「社工的角色,很像一份三明治,上面要求追新的數,我本身又很多個案處理不暇,追數的壓力,加上服務對象戒毒的過程是非常漫長,很少人成功。」同時,夜總會開始轉型至會所,私密度更高工作更具挑戰性,Hailey認清目標選擇轉行,為專注向「性」有關的工作,踏出第一步。

▼▼▼賣性玩具的女生就是「淫」?Hailey曾開性商店聽盡冷嘲與遇到的騷擾,點圖即看▼▼▼

+2

賣性玩具就是「淫」?惹來攻擊與冷嘲

「(香港人)可能咩都做齊,但講唔到出口,一講出口就覺得自己好差,對女仔枷鎖較大。」Hailey曾接觸夜總會工作的女生,對性同樣也羞於啟齒。Hailey與拍檔決心以性商店作起點,賣性商品同時推廣正向性教育。Hailey一心將商店定位以性教育、女性友善為主,一些比較賺錢的熱門產品她堅持不賣,如游走於法律灰色地帶的助慶化學物;或是來貨價很低、未及安全規格的性商品。要兼顧性商店的營運,辦workshop又不收錢,漸漸收支難以平衡。

▼▼▼Hailey遇到不少客人願意敝開心扉談性,覺得香港人扮「保守」有原因?點圖即看▼▼▼

+1

赴澳進修成性治療師 言語不是最大障礙?

幸好Hailey在開店的期間認清志向,決心赴澳洲修讀性治療的碩士課程,正正式式當一名性治療師。「性治療的課程內容不只性關係,也牽涉到性別與性病等,在澳洲一般兼職修讀2至7年不等。」

Hailey在悉尼大學完成性治療碩士課程,並加入相關協會,成為正式性心理治療師(Psychosexual Therapist)。(受訪者提供)

英文說不好、外表年輕 自我質疑:我何得何能?

2019年真正「落地」實習,Hailey便屢受挫折,文化上、語言上的衝擊,Hailey也發現難以打進當地華人社會,頭幾個月只接到一、兩個個案。「我初初真的很擔心很擔心,本身計劃做華人的市場,卻由於沒人脈根本難以開拓。當時有機會接觸本地客人,我連英文都說不好,外表不夠成熟,別人會質疑我專業資格嗎?我何得何能?」Hailey回想再多的質疑,都是自己給自己。「想深一層,即使客人的母語是英語,他們也會吵架、表達能力不一定好,他們看重的,是我不會批判他們、能否帶出新的觀點去處理問題,所以語言不代表一切。」

▼▼▼點圖即看|Hailey曾遇到的個案,陽光型做Gym男卻有勃起障礙?夫妻相處7年冇性關係釀離婚?▼▼▼

+17

感情關係出問題 身體便不再「回應」

Hailey直言接觸不同的個案,令她成長不少,更看清自己。但由於感情長時間long D,將來發展不同步到性的不契合,事業低潮加上與伴侶分手,才令她真正受挫。「很多時性功能出現問題,往往是一種表徵,我的身體比我的心理更快,關係上出了問題,我的身體不再『回應』,就是有事需要處理的時候。」Hailey坦言有過放棄當性治療師念頭,「曾經有一段時間,我的工作沒了、感情沒了,整個世界好似停頓了一樣。」

很多時性功能出現問題,往往是一種表徵,我的身體比我的心理更快,關係上出了問題,我的身體不再『回應』。
性治療師Hailey Lin

「就算是醫生,其實都是一個人,也會有自己的情緒。我曾經好Struggle(掙扎),經歷分手,是應該回香港發展,還是繼續留在澳洲?但非常慶幸我有繼續性治療的工作,有時見到他們有改變、為他們找到希望,真的很開心,我就知道這就是我生命中想追尋的職業。」Hailey說起理想雙眼有光。

從前Hailey勸戒大膽參與性派對的朋友要安全、安全、安全。當上性治療師後,想法可有改變?

「首要應該是你的consent(許可)。」Hailey微笑回答。

▼▼▼點圖即看|當上性治療師後,發現「華人」與當地人觀念也不同?當中遇到的難題及澳洲的生活照▼▼▼

+1

▼▼▼同場加映|面對外界「女人嫁咗唔洗憂」的理論,孫慧雪堅決維持對等關係,負擔同等照顧家庭的職務,對愛情、處世自有一套智慧,絕非想像般柔弱。==>孫慧雪婚後仍遇追求者 平衡付出老公信任:我有能力 不需要家用▼▼▼

+6

▼▼▼同場加映|譚嘉儀沒有放棄,她放下比賽季軍身分向唱片公司自薦,卻被冷嘲熱諷?點圖看她的經驗==>譚嘉儀為唱歌戶口剩3位數 前度偷食學會決絕:曾有一段感情很錯▼▼▼

+8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