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杏兒40歲還在努力追夢 由港姐至演員奪視后:從來不打安全牌!

撰文:一条
出版:更新:

41歲的胡杏兒,離家四個多月,終於拿到《演員請就位第二季》冠軍。一口方言的農婦,歇斯底里的警察局長,渴望愛情的女商人……角色千變萬化,最緊張時只走一遍台就上場,但胡杏兒永遠是最穩的一個。點評時陳凱凱歌特意站起來以示尊重,哽咽著說:「胡杏兒,不容易」。
文:閆坤沐、石鳴(一条)

21年職業生涯,從港姐季軍到演員,從妹妹專業戶到視后,從香港到內地,胡杏兒一直在進化。戀愛,結婚,生子她都沒落下,但沒有一件事能阻礙她前進的步伐,把人生過成大女主劇本。

陳凱歌讚她理性,趙薇說她成熟強大。伴隨讚譽而來的,也有爭議:為甚麼離開家那麼久不管孩子?怎麼平衡事業和家庭?

面對紛亂的聲音,她一如既往地堅定:

危機感已經深入我的血液; 我有我自己的夢想和熱愛; 不管別人的想法, 我知道自己要甚麼最重要。
胡杏兒
《演員請就位》第二季劇照

胡杏兒:我知道自己要甚麼

一条編輯見到胡杏兒時,她已經結束了《演員請就位第二季》的全部錄製,從競技的狀態解脫出來。但這並沒有讓她輕鬆一點,工作還是排滿的:上午做訪問,下午參加一個行業論壇,晚上又要趕飛機到上海,為第二天的時尚典禮做準備。

這時距離她離開家到內地工作已經過去四個多月,她把一歲多的小兒子帶在身邊,跟著她在北京、上海、寧波之間飛來飛去,而三歲多的大兒子被留在香港,每晚通過視頻電話聯絡。

這天她穿著一身淺色職業裝,短髮吹出精緻的弧度更顯幹練,說話時臉上總是掛著笑,語速不快,無論甚麼話題都像是經過深思熟慮才講出來。

儘管她態度親切,訪問胡杏兒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是因為和演藝圈大多數人不同,她說話理性而周全,極少有感性的表達。

同場加映:胡杏兒《演員請就位2》中不惜素顏演出,醜態盡現!(按圖預覽)↓↓↓

+14

入行21年,胡杏兒經歷過兩次高光時刻,碰巧發生在同一個日期:剛過去不久的12月5號,她在《演員請就位第二季》拿到冠軍,初亮相就以一口方言驚艷全場,每一輪都穩定發揮一直走到最後。

10年前也是在12月5號,她拿到TVB的最高獎視后,那時距離她以港姐季軍身份入行已經過了12年。

對胡杏兒來說,沒有甚麼是唾手可得的。談及這兩次獲獎,她沒有表現得多麼激動,反而頻繁提及一個詞:timing(時機)。

被肯定固然高興,但她也清楚地知道,劇本的好壞、角色本身的觀眾緣、競爭對手的發揮都關係著最後的結果,拿獎是天時地利人和的事情,拿了也不代表自己就是最好的。

對結果淡然的胡杏兒,在過程裡卻從來都是拼盡全力,她不打安全牌。

(Instagram/@myoliemyolie)

在《演員請就位第二季》第一期,胡杏兒被評為等級最高的S級,可以優先選初舞台的角色。只思考了15分鐘,她就挑定了《親愛的》裡的李紅琴,一個人販子的妻子、農村女人,無論口音、形像都和她反差極大,而且原版演員趙薇就坐在台下。

「我相信觀眾不會再想看我又是那種都市律師」,胡杏兒說。為了演好這個失去孩子的母親,她排練期間幾乎沒和兒子見面。演警察的助演怕弄疼她,不敢用力抓她,她卻主動要求大家真實一點沒關係。化妝的時候,她生怕不夠土,囑咐化妝師連手都要照顧到,怎麼粗糙怎麼來。

看完這段表演,陳凱歌用「冰與火」形容胡杏兒,意思是她在台下極度理性,會想好表演的所有細節,在腦子裡演練到萬無一失。但是上了台又能忘掉一切技巧,盡情釋放情緒和爆發力。聽完這番話後,胡杏兒少有地情緒外露,蹲在地上大哭。她說很少有機會能被這麼直接地評價,被人理解比拿獎更讓她感動。

陳凱歌用「冰與火」形容胡杏兒。(一条提供)

長久以來,胡杏兒生活在相對封閉的劇組環境裡。尤其是在TVB,每天工作將近20個小時,提前一天拿到劇本第二天就拍是常事,甚至剛拿到馬上拍也有過。最累的時候,她每天睡在劇組,連傳聞有鬼出沒也不顧——沒得睡比鬼更可怕。

香港演員北上後,總被誇敬業,胡杏兒說這是環境選擇的結果:「我覺得從TVB工作過的演員肯定都是需要有一定的職業的態度,因為如果你沒有的話,你是做不長的。」

相比於內地的影視圈,TVB更像職場,每日打卡上班,每個演員都要經歷升級打怪的升職過程才能出頭。這倒是和胡杏兒入行時的期待出奇吻合。

同場加映:胡杏兒外貌演技不討好曾被嘲?(按圖預覽)↓↓↓

+7

1999年,還在上大一的胡杏兒報名參選港姐,不是出於甚麼桂冠加冕的少女夢幻,而是因為當警察的爸爸要退休,她不忍心讓他繼續再去打工,不想再花家裡的錢,把比賽當做一個找工作的途徑。

那年胡杏兒拿到第三名,這個結果還不錯,但也不是甚麼天賦異禀萬眾矚目的起點。作為對比,當時的冠軍郭羡妮,同時還拿到了包括最上鏡小姐在內的三個單項獎,是真正意義上的鏡頭和觀眾的寵兒。

名次不同,進入TVB後待遇自然也不同。郭羡妮很早就在《尋秦記》裏和古天樂搭檔,而有兩年多的時間,胡杏兒一直在演主角的妹妹,不僅戲份少,人設也單薄,都是清一色的善良柔弱的大好人,用她自己的話說:「好到不真實。」

沒能出頭的那些年裡,胡杏兒一心想著怎麼在螺螄殼裡做道場。劉松仁告訴她,就算你的角色一樣,但是對手不一樣,你可以根據對手改變你的節奏和表情。她聽話照做,很快重拾信心。

同場加映:胡杏兒憶拍劇增肥辛酸 離巢重拾人生 女星為劇肥至220磅遭拋棄(按圖預覽)↓↓↓

+2

《流金歲月》裡的茵茵是外界第一個認可胡杏兒的角色,讓她拿到第一個獎。這個角色從戲份到身份都和以前那些沒甚麼不同,演羅嘉良的妹妹,生活在複雜家庭,唯一特別的是有些智力上的傻,這讓她游離於紛爭之外,反而單純快樂,讓人艷羨。

面對讚譽,胡杏兒始終理性。如今回憶起來,她會說,因為角色有點傻,演成甚麼樣子都不是錯,其實比正常人的角色好演,她是藉了人設的力。

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主角《肥田喜事》也是同理,接這個戲需要增肥,本身已經是一個話題。她把自己關在家裡兩三個月,遇到瓶頸時,需要藉助厭食症病人吃的營養奶粉度過平台期,至今回憶起來那股味道都犯噁心,最終增重40磅。

靠這股拼勁,那年她也是入圍視后的熱門人選,但胡杏兒卻說,她知道自己還差很遠,根本沒指望過拿獎。只是能堅持下來就不容易了。拍完戲兩個月,她又瘦回往常。

從借助增肥這些外力手段到真正走心,連她自己也說不上來質變是甚麼時候發生的,只記得一直在埋頭演,「你開始做主角,然後做完一次,然後第二次、第三次,你慢慢就會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去演」。

拿到視后是她難得的釋放時刻,她在獲獎感言裡終於公佈實際上已經持續多年的戀情,和所有對手、同事擁抱慶祝。

然而儀式感只持續那麼一會,工作卻是長久要面對的。拿到視后默認會擁有一些特權,比如可以晚點到現場早點收工,但胡杏兒直到離開TVB都沒使用過,反而覺得被人關注就要更嚴格要求自己。

同場加映:鲁豫有約|受TVB力捧演技被批浮誇 胡杏兒:咬着牙關就走(按圖預覽)↓↓↓

+4

她的理性、謹慎和童年經歷分不開。胡杏兒上面有兩個姐姐,她8歲時父母離異,爸爸是個警察,典型的傳統家長,不太會表達感情。香港公務員對子女教育有補貼,她12歲被送到北愛爾蘭讀書,儘管兩個姐姐也在那裡,但寄宿家庭按照年級分配,她們並不住在一起。剛開始語言不通,胡杏兒的成績單除了不需要語言能力的數學之外全是紅色。那時候她就明白萬事只能靠自己。

考大學之前,胡杏兒已經計算過父親退休的時間,知道家裡不可能支付百萬學費,但她還是報了很多英國的大學,只為證明自己能力足夠被錄取。回港一年後,她又果斷接了TVB的offer。

拿獎、被矚目的戀情,再璀璨的高點都不能保證事業和生活永遠平順。好在胡杏兒本人從不沉湎於過去,她永遠在向前走。

宣布分手那段時間,她正好要為《怒火街頭》做宣傳,香港媒體圍追堵截,胡杏兒臉上掛著淚,發聲卻依然體面:「我沒權利代表對方說話」、「不想顯得像指責對方」……

同場加映:胡杏兒自覺「四十不惑」 罕有提10年前感情狀態:不是我想的那樣(按圖預覽)↓↓↓

+2

35歲生日的時候,胡杏兒曾經有過低潮,當時和TVB的經理人約快要期滿,生活上她也懷疑自己還能不能找到另一半,但一個星期之後,她就認識了現在的老公李承德,交往了兩三個月就迅速被求婚,2015年底結婚,之後有了兩個兒子,幸福穩定至今。

她的思考方式一直是正面的。沒有因為年齡和曾經分手受傷就小心翼翼,反而覺得閱歷讓她足夠知道自己要甚麼,既然兩個人相處自然,就不需要再花時間糾結。

很多時候,做事情開花結果的過程是很慢的,但胡杏兒只管埋頭前進。 2009年,她已經來內地拍戲。那部戲叫《美人心計》,是單元劇結構,她只是其中一個故事的主角,但她已經開始練習普通話,讓助理在劇本上幫她標註。這份功夫在當時看來是無用功,後期始終要配音,但她覺得至少能讓對手戲的演員聽得懂她在說甚麼,接起戲來更順暢也好。

同場加映:演員請就位2|胡杏兒奪冠洗甩「囧樣」 21年前選港姐已演技爆發(按圖預覽)↓↓↓

+16

11年之後,在《演員請就位第二季》,她不僅普通話幾乎聽不出粵語口音,連方言都能駕馭。接受一条訪問時,她直言未來的目標是希望能有一部普通話原聲作品。

這次為了錄節目,胡杏兒離開老公和大兒子四個月,也有人問她會不會為此糾結、甚至愧疚。胡杏兒乾脆地搖搖頭,她說她不會用這些綁架自己。比起貼身照顧,她更希望成為兒子的榜樣,告訴他四十歲依然可以追求夢想。

很難說胡杏兒是不是總能用理性去選出最好的一條路,但可以確定的是,只要她選了,她就能用韌勁把那條路走成最好的結果。

《演員請就位》真實又殘酷

自述:胡杏兒

《演員請就位》其實第一集就呈現了一個挺殘酷又挺真實的現象,把40位演員分成等級。我自己一開始也沒有反應過來S、A、B分別是甚麼,後來才知道是30位製作人給的市場評級。

在真實的環境裡面,確實是你演技在那,或者是你的熱度在那,你的選擇權可能相對就會多一點。

同場加映:《演員請就位》節目截圖(按圖預覽)↓↓↓

+62

S級裡面還會分分數高低,我記得我好像是第三名。感謝那些製作人給我這樣的分數,讓我能夠選到自己喜歡的角色,當然也是一個認可了,我也是開心的,但是同時也不會開心很久,因為最後還是靠角色說話,別人也可以逆襲,我也要透過表演去告訴觀眾我值得這個等級。

初舞台選角色的時候,劇目放出來,大家都可以看到。選項裡有一些從年齡來說就不太適合我,真正可選的其實不多,我主要是在《小偷家族》的信代和《親愛的》李紅琴之間猶豫。

為甚麼最後選擇《親愛的》,我覺得它因為也包含了一個方言,我自己當初是挺害怕的,但是也會覺得你既然來到這裡,也希望可以呈現一些比較驚喜的感覺給到觀眾吧。他們肯定不會再想看我又演那種都市律師,我自己演得也不過癮。

為了錄這個節目,我八月就來內地隔離,大兒子三歲多,留在香港跟著我婆婆和老公,小兒子一歲多,正在認人的階段,一直是我帶的,我就把他帶在身邊了。

演李紅琴,她是個失去孩子的媽媽,排練的時間很長,早上一早就出去了,晚上回去孩子已經睡了,那幾天就沒有怎麼跟兒子一起。

(Instagram/@myoliemyolie)

排練的時候那些演警察的群眾演員不敢用力去抓我,怕弄疼我,我就跟他們說盡量真實,大家都不容易吧。

在《演員請就位》其實演每一場戲都不容易。演《誤殺》,我記得上午拿到劇本,過了兩個小時左右,導演來了就把劇本都改了,因為他希望更好,更精準。所以背了的詞都又得忘掉。

那個片段20多分鐘,幾乎是半個舞台劇,我的台詞是最多的,情緒也是靠我去帶動的,所以那一場壓力特別大,而且我們只有一天半去排練,但是你在這樣的壓力底下也是會逼出一些潛能出來。

《F小調幻想曲》裡面的陳艷秋,她是一個渴望被愛的女強人,在破產之前傾盡所有想給自己拍一出感情戲圓夢。她有一段兩分鐘的獨白,向觀眾交代出整個故事。

那個鏡頭是我第一天開工第一個鏡頭的第一條,我也有想過我到底是不是應該有一點淚光,我比較克制地演了一遍,導演就覺得夠了。成片播出之後,我很慶幸相信了導演,其實不是一定要哭得很厲害,才能夠感動觀眾。

《機關算盡》我們很不容易,兩天之前才收到劇本,當時舞台又出了問題,我們走台才走了一次半。

TVB是少林寺

我也沒想到原來這個節目是要求演員這麼短的時間去弄一個東西出來。肯定是過往的經歷幫到我很多。這裡讓我想起了我的娘家TVB。演《誤殺》的時候我在舞台上也感嘆說TVB像是一個少林寺,訓練了我很多能力。

我們以前拍戲,最緊張的時候,拿到劇本馬上就演也是有的。但是這種情況比較少,前一天晚上才拿到劇本,或者是現場需要改動啊,這些都是很正常的。這就要求你把角色捋得很清晰,你知道前面後面中間發生甚麼,你不能夠就按照這一場戲去演,就不接戲。

我是1999年參選港姐入行的,當時去比賽其實就是因為想工作了,那時候我爸爸要退休了,我不想給家裡增加負擔。最後能拿第三名,我覺得是運氣。後來演很多別人家的妹妹,總是被人說本色出演。

拍《衝上雲霄》的時候,當然是壓力比較大了,跟影帝吳鎮宇一起演。 《肥田喜事》,因為就是要增肥,可能大家的關注度就會比較高一點。不過我自己清楚,憑藉這個角色要拿最大的那個視后是不可能的,因為我真的是經驗不足的,能夠完成已經很不容易了。

對於職業生涯,我其實說不上來一個明確的轉折點。你開始做主角,做完一次,然後第二次、第三次,慢慢你就會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去演,怎麼去把握這一些技巧。最後拿獎就是天時地利人和。

我覺得從TVB工作過的演員肯定都是需要有一定的職業的態度,因為如果你沒有的話,你是做不長的。第一你也熬不過去這些這麼長的工作時間,所以你必須要有一個很正確的態度。

40歲依然可以追求夢想

我2009年來拍第一部內地的電視劇,當時就逼著自己去說普通話,找助理幫我圈一下那些字,自己慢慢學,《那年花開月正圓》我也是用普通話拍的。說普通話對對手來說是比較好的,他們能聽懂,知道甚麼時候接台詞。我也希望以後能有一個原聲的、不用配音的片子。

我八月出來,四個月沒回家。和大兒子交流主要靠每天晚上視頻。很感恩現在的科技這麼發達。

(Instagram/@myoliemyolie)

我的大兒子才三歲,他不會理解為甚麼媽媽要走這麼久。我們每天視頻也是很家常的內容,我會問他今天吃了甚麼,在學校發生甚麼,就很簡單的一些生活上的東西。

對於離開孩子這麼久,很多人都會有很多的想法和聲音,有些人就會說你應該陪孩子,有些人會覺得你怎麼就不工作,你永遠是不能夠去滿足別人的要求吧,自己最清楚自己要甚麼就夠了。

我希望給兒子做一個榜樣,媽媽40歲了還是在努力追求自己的夢想。當然也很感謝家人很支持我,他們不支持我都來不了。我覺得我是很幸運的,因為我是跟我婆婆一起住的,我婆婆也是一個非常好的幫手。畢竟你家裡有個老人家看著你的孩子,你會很安心。

記者也老會問你怎麼去平衡家庭和孩子。演員相對來說可能還好一點點,因為你可以選擇自己的工作時間。在職媽媽不是更困難嗎?早上上班,晚上可能六七點才回來。時間不是更少嗎?所以我覺得女性都是不容易的。

同場加映:胡杏兒童年與細仔Ryan似倒模 細數圈中餅印星二代完美複製樣貌(按圖預覽)↓↓↓

+53

我在20多30歲的那段時間會瘋狂一點,但是你們沒有機會看到我那一面,因為都是在TVB裡面一直拍戲。到現在了我已經40歲了,我再走出來,我必須是很成熟的。

我現在都不敢說我自己會演戲,就像惠英紅老師說的,演戲是一個不斷學習的過程,演員到了不同的階段,會面對不同的角色,我只能盡力而為。我給自己的目標是希望能演到80歲,希望那個時候還能得到觀眾的尊重和喜愛。

(Instagram/@myoliemyolie)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