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愛情】曾接觸2萬名性障礙人士 性治療師:最年少的得18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性治療」對大部分人而言是一個陌生的概念,被稱為華人世界第一性治療師的童嵩珍,在剛踏入這個行業時還被父親責問道:「學什麼不好,學人家房間裡的事,多丟人。」之後類似的質疑聲不曾斷過,「性治療師會和患者發生關係嗎?」「性治療師是不是就是性工作者?」而她前夫也因家人不能接受她的工作,最終與她離婚。

成為性治療師的11年裡,童嵩珍一共接觸了近2萬有性能力障礙的男男女女,挽救了3000個無性婚姻。「當我治療越多的人,我越明白愛對性來說是那麼重要。」她說自己更像一個生活檢查師,「只有從生活中去找問題,才能真正地解決『性問題』。」

童嵩珍(一条)

童嵩珍

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專業

美國ACS臨床性學學院,專業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德國Tantra性能開放工作坊第四階(最高級)訓練合格

前廣川醫院性福門診性治療室主任

現為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

自述:童嵩珍 編輯:倪楚嬌(一条)

Sex Therapist 性治療師

我叫童嵩珍,今年44歲,台灣人,是華人世界第一個性治療師。我曾經是醫院的護理師,在大醫院工作了12年。在工作中,我發現一些住院的病人哪怕生著病,還會和伴侶發生一些親密的關係。

有一天夜裡,我剛好在值夜班。22:00過後,一個骨科病床的家屬跑過來跟我講,他們隔壁床的病人在做不好的事。我跑過去看到,整個病房是暗的,而那個床舖的簾子是拉起來的,裡麵點了一盞小燈,簾子背後發生的事情就像皮影戲一樣,投射在簾子上。當時作為一個醫護人員,一方面我覺得他是病人,在醫院裡應該是受我們管束的,另一方面我又覺得他們也應該有自己的生活。就是從這個想法開始,我想要去學習處於弱勢的族群,不管是年齡上還是身體上,他們的性生活到底是怎樣的。

《台灣男性學醫學會》2012年發表的一份針對600多對伴侶的調查,指出:約有60%的人對目前的性生活感到不滿意。(《非分熟女》電影劇照)

Stories 我是性治療師,更是生活檢查師

《台灣男性學醫學會》2012年發表的一份針對600多對伴侶的調查,指出:約有60%的人對目前的性生活感到不滿意。

從2006年建立工作室開始,我一共接觸了將近2萬個有性功能障礙的男男女女。我發現無性婚姻的家庭越來越多,表面上來求助的理由是「沒做愛」或是「沒辦法做愛」,但深究起來,原因可能是百花齊放、亂七八糟的。

有一進門就問我要做愛技巧的女性,原來是她老公有外遇,她要把老公搶回來;有從頭至尾都欲言又止的老婆,原來她老公有早洩問題。她不敢有任何表達,害怕碰觸老公自卑敏感的神經;有丈夫跑來抱怨結婚10年沒有性生活的:老婆患了一種病,一種無法性生活的病;也有叱吒風雲的CEO,戴著鴨舌帽,一身名牌出現在我面前,一坐下來就說:「我無能,我沒法讓老婆滿足。」更有男個案說,他的老婆每次做愛都拿著秒錶計算他的時間,折磨得他一想到做愛就很焦躁……

沒法做愛的原因千奇百怪,說也說不完。雖然可以簡單粗暴地貼上「早洩」、「陽痿」、「性慾低下」之類的標籤,但其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非分熟女》電影劇照)

沒法做愛的原因千奇百怪,說也說不完。雖然可以簡單粗暴地貼上「早洩」、「陽痿」、「性慾低下」之類的標籤,但其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找到原因、通過心理諮詢和行為訓練來解決它,這就是我的工作。 

在我之前,性治療領域是相對空白的。有純做諮詢的婚姻諮詢室,也有以吃藥、開刀為治療手段的醫院。前者只解決心理問題,後者只解決生理問題。而性行為中,純生理的部分佔了30%,有70%是心理層面的。只有兩者結合,心理諮詢結合行為訓練,才能真正解決這些人的問題。

舉個例子,有些男性,所有的功能都正常,只是面對妻子時有問題,這就不能靠吃藥做手術來解決。在性功能出現狀況之前,夫妻的關係早有了變化。但純粹的心理諮詢,會造成「道理我都懂,就是做不到」的情況,所以行為訓練也非常有必要。除了器官,我更需要去檢查他們的生活。

「我才18歲,卻已經不行了」(一条)

「我才18歲,卻已經不行了」

最小的個案是一個18歲男孩子,剛上大一,是他的父母帶他過來的。他沒有辦法勃起,這個問題造成他讀書也不專心,一天到晚就想著自己沒法晨勃,又不敢去交往女孩子。學校有一些聯誼活動,他都不願意去參與。他媽媽問他為什麼,他就說是因為他的陰莖勃起來很困難。問了才知道,原來他在高三的時候,每天都要射三、四次,才能緩解讀書的壓力。然後考上大學以後,他就很少勃起,連晨勃都很少。

通常這種小孩子不太會有太多生理的問題,只是他自己對於做愛的焦慮太大,所以當他越想要讓它勃起的時候,它就越不能勃起。檢查下來他只是勃起比較慢,那只要緩解他的心理壓力,讓他意識到這樣是正常的,他就可以恢復比較正常的狀態。

「戀絲襪這麼簡單的事,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GettyImages)

「戀絲襪這麼簡單的事,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男性遇到障礙問題的,早洩最多,占到50%左右,勃起功能障礙占到30%,那其他的癖好,諸如SM,戀物癖,無性慾的人占到20%。

之前遇到過一對夫妻,看得出兩個人很恩愛,妻子非常想要解決兩個人的性生活問題,而丈夫在一旁顯得有些支支吾吾。聽下來,丈夫有無法正常勃起的問題。但在進行檢查的時候,通過幻想和我的引導,他完全沒有問題。面對老婆,他卻始終無法勃起。

夫妻之間本該無話不說,但在國內,大部分夫妻是不會敞開談論性事的。於是我就把妻子暫時請出了房間。經過長時間的溝通後,他終於告訴我他迷戀絲襪,這件事他從來沒有告訴過他老婆。因為連他自己都不認可自己,覺得自己非常變態,當然也不會讓老婆來幫助他。

就性治療的觀點來看,只要這不影響婚姻和伴侶關係,就無需特別醫治。但如果危及雙方感情,那為了伴侶,應該積極尋找解決辦法。(Devin Edwards/Unsplash)

臨床上我們把,對「不會引起大多數人性慾的事物」產生性衝動,這類情況稱之為「性慾倒錯」,也稱為「性變態」、「性反常」,這些心理名詞可能會讓人產生負面的想法,會覺得這「不正常」。雖然這樣的行為是無害的,但一般大眾依舊無法理解。就性治療的觀點來看,只要這不影響婚姻和伴侶關係,就無需特別醫治。但如果危及雙方感情,那為了伴侶,應該積極尋找解決辦法。

在對這位丈夫進行充分的心理建設後,我提出,由我來告訴他的妻子實情,他同意了。在跟他老婆做了教育普及後,他老婆的反應讓我五味雜陳:「原來他是戀絲襪啊,這麼簡單的事情,他為什麼不告訴我?」離開的時候他們兩個手牽手出去,她還說:「老公,我們等一下就去買各式各樣的絲襪,各種顏色的。」

在一般人的認知裡,只有男人才有「性無能」,需要治療。其實,有些女性也備受無法性交的痛苦,這絕不是處女的矯情。(《非分熟女》電影劇照)

Stories 女性也有「性無能」

在一般人的認知裡,只有男人才有「性無能」,需要治療。其實,有些女性也備受無法性交的痛苦,這絕不是處女的矯情。

找到我的女性中,大多數是得了一種叫「陰道痙攣」的病。對於陰莖要進入陰道感到無比地疼痛及害怕。每次丈夫嘗試進入時,這類女性都會抬臀、夾腿,更嚴重的會推開自己的丈夫,她們無法控制自己。因為無法進行性交,陰道痙攣是導致不孕不育的原因之一。但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有這樣的病症,因此這類女性大多求治無門,並且認為自己是怪胎。

「我得了全天下女人都不會得的病」、「哪有女人天生不能張開腿啊?」她們整日活在對自己的質疑中。去婦產科檢查的時候,她們甚至不能上產床,看到那些婦科儀器就讓她們害怕。嚴重的,連用手指指向下體都不能接受。因為不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甚至連上網搜索都成了不可能,更不可能去問別人這樣的病能怎麼治。因此,當她們找到我時,都已經在崩潰的邊緣,忍受好幾年無性的婚姻了。

「老公求我讓他進來,但我就是不行」(《非分熟女》電影劇照)

「老公求我讓他進來,但我就是不行」

茹鳳就是非常典型的一個案例。她今年35歲,台灣嘉義人。每次治療,都是夫妻兩個一起來,他們倆一看就是高知人群。他們是初戀,交往4年,結婚5年。但9年裡,始終沒有順利性交。熱戀時期,茹鳳不敢發生婚前性行為,老公很尊重她。結婚後,他們多次嘗試性行為,總是無法成功進入。只要茹鳳覺得痛,丈夫就會停止這些可能會傷害妻子的動作。

茹鳳的壓力一直很大。她天天都要吞50粒中藥丸,是做中醫的媽媽開的藥方。左右鄰居暗暗奚落母親能治好別人的不孕症,卻治不好女兒的。婆婆雖然不說什麼,卻總是帶著她去送子觀音廟求神拜佛。

茹鳳每天每天都失眠。5年裡,她試了很多種治療方式,都以失敗告終。她說,如果這次失敗了,她就會和老公離婚。讓老公和別的女人傳宗接代,而自己很可能就孤老終生。茹鳳和每一個個案一樣,說著說著就會痛哭:「我老公有時候會求我,求我讓他進去,但是我真的沒有辦法。」在我這兒,消耗最快的就是哭濕的面紙了。

我與夫妻倆討論後,他們決定回酒店試。過了半個小時,我收到了茹鳳的短信:「我老公在旁邊睡得很安穩,9年了,我們終於成功了。」(一条)

整個訓練課程為期4週,讓她慢慢適應訓練器靠近她下體這件事。最後一堂課,確認她可以順利進入「跟老公一樣大的」訓練器後,她不讓我拿出來,擔心「拿出去以後,就再也進不來了」,直到她自己都能把訓練器放進去之後。她很大聲很大聲地哭了起來:「原來這麼簡單,我可以的,我真的可以的,我為什麼沒有早一點認識你?」她在治療室裡抱住了我。

我與夫妻倆討論後,他們決定回酒店試。過了半個小時,我收到了茹鳳的短信:「我老公在旁邊睡得很安穩,9年了,我們終於成功了。」

可能會有人好奇,既然我可以用訓練器進入,那為什麼夫妻自己無法嘗試?就真的9年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因為他們不懂造成這個情況的原因,就不知道什麼做法是正確的。其次丈夫看到妻子這樣抗拒,他會軟掉,沒有興致,不可能每次做愛都變成強暴。再來,兩個人是會互相埋怨和吵架的,就沒法像性治療師和個案這樣理智地處理問題。

「我不要過性生活,這太可怕了」(《非分熟女》劇照)

「我不要過性生活,這太可怕了」

對性有可怕想像的女性,我也遇到不少,不少是因為看了暴力的影片導致的。

我們最近有遇到一個女生,長得小小的,留著學生頭,戴著一副很大很大的眼鏡。你可以感覺她整個狀態就是很自卑、很恐懼。她就說她不敢接近男人,所以32歲還沒有結婚。中間有人給她介紹,可是只要男生想要牽她的手,她就覺得牽手完就是要上床,所以她很怕跟男生有進一步的行為。

她在超市工作,每天都重複一樣的工作,她覺得很幸福、很安全。這個常規一旦打破,她就害怕,而戀愛和做愛都是無法有明確步驟的,她無法接受。她的性啟蒙來源於韓劇,但韓劇裡面親親抱抱後,接著就沒有畫面了,所以她不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所以她就上網去看了成人的東西。她看完都嚇死了,她說這種生活我怎麼能過下去。所以每次跟那個男生出去,她就穿長袖、穿長褲,穿布鞋,所有能遮的地方都遮起來。她已經五個月沒有睡好覺了,每天都睡兩三個小時。

她和父母講,她父母親說心理的問題是很好調解的,你不用緊張。可是她還是很緊張,所以她又去看了心理科又去看了催眠科,然後也吃了好長一段時間抑鬱的藥,但依舊不行。

童嵩珍自己製作的性教具(一条)

那該怎麼治呢?就是慢慢讓她接受什麼叫正常,就是從生理器官開始介紹,講到陰莖進入身體的時候,到底會有什麼反應,然後中間會捅破什麼,會不會受傷。然後才開始接觸低層級的A片,有一些接吻、擁抱、愛撫。然後到最後有口交,有手交。最後才會到陰莖進入。

我們在教她整個過程的時候,她一直都是蒙眼不敢看,嘴裡一直念叨:「怎麼是這樣的,怎麼這樣。」我說這是有階段的,慢慢讓她接受這個過程。

她現在可以接受了,但是沒有達到愉悅,因為適應這個東西的確是需要花一段時間練習的。

Stories 愛是解決性障礙的終極因素

目前國內真正的性治療師很少,但需求很大。治療的個案越多,我就越發現愛的重要。我經常會遇到互相埋怨的夫妻,她怪他不能勃起,他怪她不會挑逗,各說各有理,治療的過程中不願意互相配合,幫著訓練。這就是愛出現了問題,如果都不愛了,那還如何做愛呢?

如果都不愛了,那還如何做愛呢?(一条)

「勃起是男人的責任,憑什麼要我幫你?」

就在最近有一個案子讓我印像很深刻。是一對老夫妻帶著兒子來的。來之前老父親已經寫好了3張A4紙,記錄了所有求治的經過。兒子是二婚。兒子的第一個老婆發現他沒法做愛,就告訴了公婆。於是父親帶著兒子去泌尿科做了包皮手術,他有包皮過長的問題。手術結束後,兒子推說沒有恢復,休息了一年,媳婦兒就等不住了,吵鬧著要離婚。

老父親覺得兒子處理完包皮就沒問題了,可能就需要心理調節,就開始為他找第二個老婆。老夫妻還特意找了醫生問兒子是否適合再結婚,醫生說多練習就沒事了。老夫妻還是不放心,希望可以讓兩個孩子婚前試婚。但女生的家長不同意,就這樣結婚了。

結婚以後還是不行,兒子不敢,很害怕。兩人又出現問題,又開始鬧矛盾。老父親很棒,去尋找很多有關於性治療的書籍,他覺得他兒子是焦慮引起的功能障礙。所以老父親就希望他的媳婦幫他的兒子。但是媳婦就對老公說:「憑什麼要我幫你?勃起就是男人的責任,哪有我脫衣服你還不勃起的?所以你一定陽痿。」老夫妻就開始怪媳婦,覺得是媳婦的問題。這件事就長期沒法解決。可是來到我這邊之後,他媳婦還是堅持勃起是男人的責任,她不需要幫忙配合。所以這件事情最後只能兒子來治療。我分析下來就是兩個人沒有感情基礎,當初結婚就是看在外在條件都差不多。

在檢查之後發現兒子的生理上確實有勃起問題。於是我們分階段,把生理的功能鍛煉好,然後把心理的焦慮解決好。但最大的問題是,他還是不敢跟妻子交流,見到妻子就壓力山大,擔心自己表現不好,越焦慮就越糟糕。而他老婆也不願意一起訓練,所以這個個案是不會好的。

一般來講,如果夫妻雙方配合,能按照我的要求來訓練,成功率是可以到85%的。

童嵩珍與一對80歲的老夫妻(一条)

「最後做一次愛,是我人生最後一個任務」

我接觸過最老的個案是一對80歲的老夫妻,他們是武漢人,非常恩愛。結婚60年了,兩個人從年輕到老,沒有分床睡過。即使吵架,背對背睡,也不會離開那一張床。

在60歲的時候,爺爺中風了,醫生說以後不能再有性行為。這20年來都只是邊緣性行為而已。可是爺爺告訴我說:「我還想完成人生最後一個任務,就是我還能進入老伴的身體一次。」這句話真的很感動我。

爺爺中風了,身體協調度很差,來找我的時候是撐著拐杖的,他有一側是沒有力氣的。然後奶奶也有80歲,有脊椎炎,她自己走路都要敲一敲背。兩個人都有疾病,但是他們兩個還願意為這件事情付出。

我們會把硬度分為四個階段,豆腐皮、去皮香蕉、帶皮香蕉、小黃瓜。剛開始做檢測的時候,因為20年來都沒有硬起來過,爺爺簡直就是豆腐皮。(Getty Images)

我們就開始做訓練。訓練過程中需要藉用手來進行刺激,但過程中為了保護彼此,是需要戴手套的。我本以為,我比較年輕,由我來執行按摩行為會讓爺爺反應比較大,但我錯了,不管我按摩多久,爺爺依舊沒有任何反應,反而是奶奶的手,一上去,爺爺就明顯有了反應。所以我一直說,感情在性愛里是非常重要的。

回家後,我會給爺爺奶奶佈置家庭作業,比如一些按摩手法。爺爺真的很認真在練習,最後他也真的能硬能射了。這下可好,奶奶說她有萎縮性陰道炎,希望我也能幫幫她。直到兩個人都準備就緒之後,才真正地要去克服他們在肢體上的協調問題,這個床要怎麼擺,姿勢要怎麼擺,最後才能真正地完成。最後他們真的完成了,兩個人就非常高興。

再過來複診的時候,我發現奶奶整個人都變年輕了,我就問她怎麼回事?她說:「既然連做愛這麼開心的事都能完成,我乾脆就去把頭髮給染了,全黑的。」奶奶真的特別可愛,這一下就看起來像60幾歲的人了。

真的,性會使一個人的心理狀態發生改變。

(一条)

Q&A 關於性治療的快問快答

Q:一條

A:童嵩珍

Q:來找您的是怎樣一群人呢?

A:人群是非常多樣的。總的來說,他們都有一定經濟實力,有性生活問題迫切要解決。男女比例大概是10:1。男性從18歲到70歲都有,女性則集中在35到40歲之間。男性最常見的是早洩、陽痿和性慾低下的,而女性最多的是陰道痙攣(性交疼痛)。

Q:在你看來,性和婚姻的關係是什麼樣的?

A:性是壓死不美滿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在美滿的婚姻裡,「性」的問題不會那樣突顯,不會去計算一周做了幾次。但在不美滿的婚姻裡,很多東西是算不清楚的,只有性生活是可以計算出來的:「我們沒有做愛,我們不算夫妻,所以我們可以離異了。」

你的房事如何,別人是不知道的。但你生不出孩子,這是人盡皆知的。(Getty Images)

Q:性在很多人看來是一個很難啟齒的話題,迫使他們來找您的原因是什麼?

A:最大的原因就是無法生育。你的房事如何,別人是不知道的。但你生不出孩子,這是人盡皆知的。另外也有傳宗接代的觀念在,所以國人在這方面的壓力是非常大的。我們不是治療不孕不育的,而是處理無法正常性交的問題。而大部分人期待用一個正常性交的方式,來完成生育。

另外一部分就是為了性生活的滿意。男性如果沒有辦法達到一個標準,他自己會自卑,會連帶出現跟別人交往或者社交的問題。反過來女性也一樣。

Q:上文分享的案例中,有夫妻在一起9年都沒有性生活,為何拖這麼久才來找您呢?

A:一是逃避,二是治療無門。

關於治療無門,男性還好,至少你可以在網上搜索那些關鍵詞。但對於陰道痙攣的女性,她都不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然後還不敢光明正大去問人家哪裡有的治療,只能每天上網搜。因為大陸的醫療法沒有明確規定這個項目,所以我們是不能夠打廣告的,只能做科普,告訴別人有這種病症。但不知道關鍵詞,根本搜不到我們。她就只能一輩子做老處女,或者是一輩子一個人過,很可憐。

Q:性教育的缺失是導致性障礙的原因之一嗎?

A:有可能,但很難說。很多人都缺失性教育,但大部分人都順利自學了。但我確實遇到過不少,因為缺乏性教育,然後看到了一些暴力的影片後對性產生陰影的女性。

另外對「戀物癖」的錯誤理解,導致對自己的厭惡。以及「時間越長越好」、「叫聲越大越好」這樣的偏見,導致還沒做愛,就壓力山大。這些可能都和性教育缺失有關。

我是讚成婚前性行為的。但我並不是想說:婚前發現對方有缺陷後,你就可以儘早離開。而是說,婚前很多東西都應該磨合,看三觀是否相符,性當然也需要磨合。(一条)

Q:有不少婚後才發現對方有問題的案例,作為性治療師,你提倡婚前性行為嗎?

A:以往的家庭教育,通常都會教育女生婚前不要發生性行為。我在治療的過程中,也確實遇到很多有處女情結的男生。有些人第一次放進女人的陰道裡面的時候,還特別要拿衛生紙去抿一下,看有沒有血。但另一方面,我也見過妻子是處女,婚後發現患有陰道痙攣,結婚多年都沒有圓房的例子;也有保持處女之身,男方表示尊重,但婚後才發現男方早洩或陽痿的例子。

我是讚成婚前性行為的。但我並不是想說:婚前發現對方有缺陷後,你就可以儘早離開。而是說,婚前很多東西都應該磨合,看三觀是否相符,性當然也需要磨合。如果在婚前,你發現對方有性功能障礙,但你依舊願意陪他/她走下去,接受彼此的不完美,這是很好的狀態。而不是婚後才發現「自己被騙了」。

Q:您的團隊是如何運轉呢?

A: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個地方有工作室,我們團隊一共7個專業的性治療師,都是台灣人,有各自不同的專長。每個月,我會帶一名治療師來大陸,在每個城市待上一個星期,最後一個星期我就回台灣休息。

如果你聽過哪怕一次那些無法圓房的夫妻是怎樣倒苦水的,成功後他們是怎樣哭泣的,你就會懂我為什麼要這麼做。生不出孩子、抬不起頭做人、很可能面臨孤老終生的結局,這些都是火燒屁股的事情,所以我真的很願意幫他們解決這些問題。(一条)

Q:為什麼會有人誤解你為性工作者呢?您受到過哪些壓力?

A:如果你在網上搜索「性治療師」,你會發現結果很可怕,會有一些穿著很暴露的女性說自己是性治療師。有時我在參加一些論壇的時候,會有人偷偷摸摸跑過來和我合照,回去就冠上「童嵩珍弟子」的頭銜開始做生意。這些都可能給這個行業抹黑吧。

另外,我會根據個案的具體情況進行一些按摩和行為練習指導。我想可能會給許多人有更多想像的空間吧!但其實為了保護對方和我自己,我會全程佩戴手套,身體其他任何部位都不會和個案接觸。

這一行和「性」有關,國內的法律也沒有明確說這一行可以做,所以是灰色的地帶,很容易就會受到壓力和不理解。我父親最開始知道我做這一行時,說我:「花這麼多錢,去學人家房間裡的事。」我前夫也因為無法接受我這個身份與我離婚了。

Q:驅使你繼續這份工作的動力是什麼?

A:如果你聽過哪怕一次那些無法圓房的夫妻是怎樣倒苦水的,成功後他們是怎樣哭泣的,你就會懂我為什麼要這麼做。生不出孩子、抬不起頭做人、很可能面臨孤老終生的結局,這些都是火燒屁股的事情,所以我真的很願意幫他們解決這些問題。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