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大事回顧|界石承載逾百年歷史 民間團體為查證寶藏攀山涉水

撰文:曾鳳婷 呂諾君
出版:更新:

自去年發生歷史悠久的主教山配水庫險被拆的事件後,大眾重新反思社區保育的重要性。現時的文物保育政策以適切及可持續的方式,因應實際情況對歷史和文物建築及地點加以保護、保存和活化更新,政策看似以歷史建築為重,但值得保育的豈止歷史建築物?本港的界石承載逾百年歷史,散落在各區角落,但過去鮮被提及。有民間保育團體認為界石有保育的必要,縱使探索界石路途崎嶇,準備工夫繁瑣,卻未有令他們停下腳步,放棄掘出這些社區寶藏。

今年有民間團體陸續發現多塊被發展局局長形容為「極具歷史意義」的界石,同時間有灣仔海軍界石、加士居道地段界石被人移除,令界石被關注起來。疫情下,港人到訪郊外的頻率激增,這也是不同界石逐漸被發現的原因之一。民間保育團體「香港行跡」的James和Ebee是行山愛好者,為了保存香港的界石資料可謂不遺餘力,他們透露,今年2月在山頂發現舊總督山頂別墅遺址的界石後,便決定成立香港行跡,希望為記錄本土歷史盡一分力。

Ebee憶述,當時並非第一次行經界石發現地,「有行過,但之前唔知舊石係咩嚟」。好奇心驅使下,她自行上網找資料,嘗試找到石頭的故事。但事與願違,網上的資料有限,僅從古蹟辦的報告中,發現涉事位置是舊總督山頂別墅遺址,並在2007年全面勘查時發現8塊於1910年豎立的界石和兩塊軍部的界石。山頂界石從此打開Ebee尋界石之旅,「當時我喺度諗,既然啲資料搵得咁辛苦,不如我哋整理完,放上網公開畀人睇,做一個記錄都好」。

我哋希望起碼要知道邊度有先,做返一個記錄,唔會話日後唔見咗都唔知。
香港行跡成員Ebee
+1

查找界石資料耗時艱辛卻不言棄

香港行跡的網頁和專頁應運而生。但要掘出這些藏在各區的寶藏並不容易,James和Ebee會先從網上收集、整理及分類有關香港歷史及⽂化的遺跡及相關記錄,再實地進行考察和勘探,使⽤RTK GPS記錄遺跡位置和拍攝照⽚,其間更需要攀山涉水,穿越密林,步過一條又一條隱蔽的古道。

由於各個遺跡均年代久遠,他們需要花上很多時間去尋找及核對史料,例如以不同年份的地圖對應現時的所在地,逐步收窄界石可能存在的範圍,他們亦因此成為了政府檔案處的常客。完成所有整理後,他們會把遺跡地理位置輸入其網站系統,並分類存放記錄,供有興趣的人士自由查閱。他們現時頻繁地收到山友報料,但強調會小心查證,一旦有所發現便會記錄下來。

訪問當日,James和Ebee帶同記者到訪剛剛發現軍部界石的文輝道(即馬己仙峽前陸軍療養院的遺址),娓娓道出附近一帶的歷史。他們形容,這裏是香港最古老的軍事地段,亦有完整的軍事用地分佈,包括刻有「MR」的備用地段。值得留意的是,在內雙面刻有「BO」及「WD」的軍事界石,目前在香港只發現三塊,全部均在文輝道一帶。

以前嗰度有啲咩,有咩用途,都可以從個界石度搵得返啲資料對應。
香港行跡成員Ebee

界石標示揭示地段神秘歷史

離開文輝道後,下一站便是山頂賓吉道。James和Ebee指,過往山頂賓吉道一帶為海軍軍事設施其中一個集中地,包括海軍准將別墅、男士療養院、軍官療養院及轎夫宿舍。除海軍准將別墅因二戰後受到嚴重損壞,於1950年拆卸外,其他軍部設施經修補後成為山頂醫院員工宿舍,直至70年代改建為Cloudridge。

能找出前海軍准將別墅遺址一帶的歷史,座落附近多年的三塊「AL」海軍界石,以及1897年駐港海軍准將Swinton Holland的夫人所奠的基石功不可沒。雖然現時建築物已被拆卸,只殘留部分地磚及上述界石,但透過對應相關舊照片及資料後,仍然成功辨別出該處為海軍准將別墅舊址。

Ebee認為,這正正顯示到界石的用途,就算當年的建築物早已不存在,但仍能依靠界石上的標示,找到背後歷史,「以前嗰度有啲咩,有咩用途,都可以從個界石度搵得返啲資料對應」。界石亦會因該處改建或進行各種工程而消失,這亦是香港行跡致力尋找界石的原因,「我哋希望起碼要知道邊度有先,做返一個記錄,唔會話日後唔見咗都唔知」。

依家(界石)都留咗百幾年,如果可以好好保存,可以留多幾百年,記錄畀下一代知。
香港行跡成員Ebee

工程破壞力遠比人為損毀大

成立香港行跡短短八個月,Ebee指,專頁的成果比想像中好。除了引起市民對界石的關注外,亦吸引不少行山及歷史愛好者合力尋石考古,加快發現界石的速度,「如果唔做、唔講(保育工作),(文物)係身邊消失都唔知」。被問及公開所有界石位置,會否擔心界石容易被破壞,Ebee則相信,工程的破壞力遠比人為損毀大,「一做工程基本上就會永遠消失」。

成立香港行跡短短八個月,Ebee指,專頁的成果比想像中好。除了引起市民對界石的關注外,亦吸引不少行山及歷史愛好者合力尋石考古,加快發現界石的速度。(曾鳳婷攝)
如果唔做、唔講(保育工作),(文物)係身邊消失都唔知。
香港行跡成員Ebee

現時古蹟辦已陸續把具有歷史價值的界石例入「由古物古蹟辦事處界定的政府文物地點」名單以作保護,亦會在工程進行時,對名單內的界石作出緩解措施。至截稿前,名單已有20個和界石有關的保護地點,但Ebee仍然擔心界石的保育或會不理想,「依家都留咗百幾年,如果可以好好保存,可以留多幾百年,記錄畀下一代知」。

James認為香港的文物評級制度有待改善,僅有的歷史建築物評估表格最新變動已在16年前已不合時宜。在外國如加拿大會把界石和附近歷史建築物會一併進行評級,視為建築物的一部分。反觀,香港只把界石例入政府文物地點,亦無一套針對文物評級的制度。(呂諾君攝)

James則補充指,加拿大會把界石和附近歷史建築物會一併進行評級,將其視為建築物的一部分,反觀香港只把界石例入政府文物地點,亦無一套針對文物評級的制度。James認為香港的文物評級制度有待改善,僅有的歷史建築物評估表格,最新變動已在16年前,明顯不合時宜。加上部分界石位於私人地方,如何找到一個適合的保育方法十分重要。他建議當局能協助在附近的政府土地重置界石,避免因界石消失、被遺忘或失去原有幫助辨別地段歷史的作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