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01專訪】拍攝開槍鎮壓影片加拿大記者籲港人保持真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救護車!來人幫我提一下,我拉不動」——1989年6月4日凌晨,解放軍戒嚴部隊在北京長安街開槍鎮壓學運,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拍攝到有學生中槍,多人突然合力拉着他,呼喊救護車,這個畫面和聲音,發放到全球各大電視台播放。

30年後,拍攝這段畫面的加拿大記者Arthur Kent,將當年在6月3日夜晚至4日凌晨3時,在木樨地、長安街和天安門廣場拍攝到的片段重新剪接,製作成13分鐘的紀錄片《六月黑夜》,親述當夜看到、聽到、拍攝到徹夜槍聲、市民淌血、戒嚴部隊在天安門城樓向南推進、學生撤離前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周圍的一幕幕歷史畫面。

Arthur Kent接受《香港01》訪問,憶述當年生死一線間,距離戒嚴部隊僅20步之遙,為了保存影片不得不離開廣場。見證東歐共產政權倒台的他,認為謊言和恐懼不能維持統治,相信這個定律在21世紀仍然適用。他又寄語港人,面對強權時應保持真心。

拍攝密集槍聲 專注鏡頭對焦

「最危急一刻,我只顧着看我的鏡頭對焦準不準確,透過鏡頭觀察現場。當然我也很緊張自己的人身安全,但學生和示威者其實更大風險。」Arthur Kent接受《香港01》專訪時,回憶六四事件那夜凌晨,在密集槍聲的長安街採訪一刻。

Kent當年是NBC記者,時任總理李鵬宣布在5月20日戒嚴後,他到北京採訪,亦去過西安當地的示威。6月3日夜晚,解放軍入城,沿途不斷開槍,他聽到槍聲後,到木樨地、長安街採訪。在他的鏡頭下,有密集的槍聲,戒嚴部隊從長安街向天安門廣場推進,市民焚燒巴士架設路障,學生和市民呼喊救護車,並把中槍的市民從長安街抬到廣場內,廣場內的醫生和醫學院學生不斷搶救傷者,但是有市民動也不動渾身淌血。

影片亦收錄了現場廣播喇叭播放的戒嚴部隊指揮部通知,向市民表明「不能保證你的安全,一切後果自己負責。」

1989年6月4日凌晨,加拿大攝影師Arthur Kent拍攝到市民中槍淌血。(六月黑夜)

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他們(天安門廣場上的民眾),但應該很難才能找回他們。
Arthur Kent

為保存影片 凌晨3點離開廣場

最後幾個鏡頭,攝於凌晨約3時,解放軍在天安門城樓集結,從北往南向廣場和人民英雄紀念碑方向推進。當時學生在紀念碑的學生和平集結,Kent還拍攝到一對情侶神情凝重、互相依靠。Kent說到3時,因為軍隊已經從國家博物館向紀念碑方向推進,若不走,錄影帶一定會被沒收,為了把真相公諸於世,不得不離開,「我從廣場東南角逃走,最近軍人只有20步之遙,我覺得我有責任,去保存這段歷史。」

當年北京已經中斷衛星傳送,他當年拍攝到的新聞影帶,被帶到香港和東京,透過NBC播放並分發至通訊社和全球各間電視台。當中幾名市民拉着淌血的學生,呼喊「救護車!來人幫我提一下,我拉不動」的畫面和聲音,成為六四的經典畫面。

Kent的鏡頭攝下一個個臉孔,他說希望能再找到他們,「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他們,但應該很難才能找回他們。」

1989年六四鎮壓,學生呼喊「救護車,來人幫我提一下,我拉不動」經典一幕,由Arthur Kent拍攝,全球電視台均有播放。(六月黑夜)

壓垮一代人對自由的追求

六四事件30周年前夕,已經65歲的Kent,將當年拍攝到的片段,重新剪輯成13分鐘的紀錄片《六月黑夜》。他說一來是紀念30周年,希望世人不要忘記這段歷史,而當年的新聞影片較為零碎,現在重新翻譯和親自旁述,亦因為科技進步,可以還原高畫質。

Kent說,希望透過影片向大眾說明當晚學生經歷了什麼,他們為了生存而奔命,全副武裝的龐大鎮壓和懲罰機器,壓垮了一代人對自由的追求。

六四清場前,學生在人民英雄紀念碑的畫面。(六月黑夜)

強權無法透過謊言和恐懼統治

當年NBC憑Kent拍攝北京學運和六四鎮壓影片而製作的節目,獲得1989年度的艾美獎。Kent亦採訪1989年羅馬尼亞革命,見證獨裁者壽西斯古共產政權下台。Kent說東歐共產政權倒台,說明強權不能透過謊言誤導民眾、審查新聞和高壓恐懼生存,他堅信世人在20世紀上的那一課,在21世紀同樣適用。

30年來,香港每年都在維園舉行燭光晚會悼念六四死難者,Kent說香港人每年都向世界展現了民主自由的價值。今日香港言論空間收窄,商業機構和市民都自我審查,他寄語港人,面對強權時保持真心。

Arthur Kent紀錄片網站SkyRepoter.com

延伸閱讀:
香港01六四三十周年系列報道 尋記憶 思前路
【六四30年專頁】天安門的傳承 揮不去的回憶

+5
+5
+5

與西班牙攝製隊、中央電視台、亞視影片並無矛盾

當晚NBC拍攝到片段,是最常播放的六四事件鎮壓新聞片,Kent只拍攝到凌晨3時。亞視新聞部在人民英雄紀念碑西面的公廁頂拍攝到,軍隊從天安門廣場城樓集結和向南推進。當晚與學生留守廣場、與戒嚴部隊談判的「天安門四君子」之一周舵,早前接受《香港01》訪問時說,他大約在3至4時與戒嚴部隊談判,之後部隊答應讓最後約三、五千人撤離。

學生撤離的畫面,原本香港和外國電視台只播放中央電視台的影片,包括學生哭着步行離開,廣場閉路電視的影片,以及戒嚴部隊用坦克推倒民主女神像。與學生留守人民英雄紀念碑及一同撤離的西班牙攝製隊,拍攝到的影片直至1994年才曝光。當年亞視新聞部購入影片,但一度被公司管理層禁播,觸發新聞部「六君子」辭職,最後這段影片在1994年6月4日晚《時事追擊》特輯《歷史的空白》播出。

西班牙攝製隊凌晨2時多,穿過大小胡同,從廣場南面返回紀念碑,拍攝到劉曉波表明非暴力抗爭,而砸壞學生收藏的步槍。攝製隊拍攝學生在天剛剛亮時,從天安門廣場東南角撤出,經過前門向西返回各所大學,沿途受市民鼓勵,但在日間,撤退的學生隊伍在六部口遇到軍隊槍擊。西班牙攝製隊離開六部口後,就離開學生隊伍。

Kent拍攝到影片多年來在香港和外國電視台播放,與西班牙攝製隊拍攝到的地點並不相同,亦並無矛盾。

加拿大記者Arthur Kent,1989年為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拍下北京六四鎮壓的畫面,在全球各大電視台播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