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永業案】陳婉玉與馮交往後工作進取 筆記指謝天賜是計時炸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01》2016年獨家披露女高官馮程淑儀曾與賭王何鴻燊的姨仔陳婉玉換樓最後卻揭出馮程的丈夫馮永業才是與陳有緊密連繫的人。馮最後因未有申報曾收陳一筆51萬元利益,被裁定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今(12日)被判入獄9個月。

案件聆訊時,馮陳自爆二人長達13年的「地下情」,二人相遇,是經賭王外甥謝天賜介紹,那時謝與陳關係不錯,惟謝稱不久後即察覺陳與馮有私交,陳在工作上亦變得進取,更與他在航空事業上角力,陳更曾在其私人筆記本中寫道:「「AT(謝天賜)是公司一個計時炸彈。」

賭王外甥謝天賜(右)是介紹陳婉玉(中)與馮永業(右)認識的人。(資料圖片)

+14
+13
+12

指陳原本性格低調「鴕鳥」

謝天賜是案中證人,他透露與陳婉玉其實甚有淵源,除了二人均與賭王有關係外,陳的前夫是謝的同學,謝更是陳兒子的「契爺」,兩家人更會一同旅行。

陳婉玉約在1986年加入賭王何鴻燊名下的信德集團工作,主要負責會計,當時是謝天賜的下屬。謝稱陳在婚時的性格「鴕鳥」、低調,惟2003年陳與丈夫離婚後,開始寄情工作。

認識馮後工作變進取

謝作供時直認,是他在約2003年介紹陳及馮認識,馮永業的證供亦提到,該次飯局中,見謝與陳共用一份牛扒。後來反過來成了馮及陳有私會,包括一同午餐及打網球,二人打網球時,亦會見馮坐陳的車一齊來,謝直言見二人關係令他覺得不很舒服。

謝也指出,經歷婚姻失敗的陳,認識馮後性情大變,工作上變得進取,謝與陳的關係自2004年變差,他覺陳開始緊張對外的事務,想脫離他的管轄,二人開始在工作上出現拗撬。

謝天賜認見到馮偉業與陳婉玉二人關係時,覺得有啲唔舒服。(李彗娜攝)

指陳曾用政府信函向賭王學是非

謝續指,2005年12月31日中午收到賭王來電,賭王突然斥他「激嬲咗政府」,並覺得謝在定翼機上「做得好曳」,又說:「直升機畀阿玉(陳婉玉)做,唔好再掂直升機。」惟謝在數天後,即翌年1月3日上班時,才收到由經濟發展及勞工局發予港聯航空的「斥責信」。謝指陳向他直認信件是由她交予賭王,陳後來亦獲指派主理直升機業務。

馮永業在曾信函加兩句

經濟發展及勞工局時任助理秘書謝綺雯作供時,亦提到她在2005年12月31日,曾以局方名草擬發信給港聯航空(即香港快運前身)的信,她在信中提到港聯獲批深港航權,卻未有營運計劃,惟信末兩句:「We could formally remove the rights. Action please.(我們可以正式收回權利,請行動。)」則是出自馮永業手筆,謝綺雯承認,此等措辭是有別於一般政府信函。

被告馮永業的前下屬謝綺雯稱發給港聯的信函中出現「action please」乃馮執筆。(李慧娜攝)

筆記本曾記下角力情況

謝與陳的角力並未止於此,謝謂他後來被逼退出直升機業務後,賭王更要他交出其技術團隊,讓陳處理港澳碼頭直升機場擴建計劃的投標。

廉署調查時發現一本陳的筆記本,內容亦似提過二人的角力情況,包括「佢(謝天賜)要踢我走」、「可以坐入meeting,向你(賭王)匯報,他(謝)不高興」、「我(陳)當然不想被踢出局」。

筆記本亦記著:「AT(謝天賜)已去到一個沒理性的階段」、「我覺得AT是公司一個計時炸彈,因為他做事已不是為公司利益來出發,而是意氣用事、公私不分」等,不過陳被盤問時,卻否與謝的關係在2004年已變差,又解釋說,當時正與賭王會在電話或見面談到工作上的事,她便將何的說話記錄在筆記本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