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堂食令一個月|尖沙咀多小食店結業 腸粉店:有人扮外賣員騙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政府自7月15日規定食肆晚間「晚6早5」禁堂食後,亦曾一度於7月29日實施「全日禁堂食令」,僅維持兩日。小食店不設座位,僅提供外賣服務,措施理應影響並不大。

不過記者早前巡視尖沙咀的小食店,厚福街多間店舖都關閉,僅有三間營業,有店主指,禁令實施至今三文治的銷量減半,又指市民不願在街脫口罩進食,生意大受打搫;亦有外賣腸粉店於年初開業,指當時政府部門的員工在家工作,需時兩個多月才取得牌照,而防疫基金設有期限,因此未能及時申請資助,更試過有人假扮外賣員,騙腸粉食。

「禁堂食令一個月」系列:

禁堂食令一個月|尖沙咀多小食店結業 腸粉店:有人扮外賣員騙食

禁堂食令一個月|晚餐只准做外賣 荃灣茶餐廳月蝕3萬變5萬

尖沙咀厚福街一帶周五(14日)中午時段的人流不多,只有兩間食肆的門外有食客排隊等候,與以往大排長龍的情況大相逕庭。區內亦有多間食肆倒閉,當中小食店更是寥寥無幾,厚福街一帶僅得3間小食店,較著名的華記、龍津小食店均已結業。

腸粉店依賴人流 每月虧損數萬元

外賣腸粉店鄧小姐透露,其小食店於今年初開業,曾短暫品嘗過數日的蜜月期,當時每日約有5千元生意額,其後因疫情爆發,街上的人流一落千丈,計算租金、工資、材料等費用,每月虧損數萬元。然而一條腸粉售約20元,即使每日售50條僅得約1,000元的收入。

她指,雖然小食店不設堂食,但生意依賴人流,當初選址厚福街正因人流密集,沒想到社會運動完結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續指,早前疫情緩和期間,生意曾好轉回升五成,但第三波疫情爆發後再次打回原形。

曾遠赴內地學製腸粉 不願輕言放棄

雖然目前靠積蓄度日,但她堅決不願結束營業,指開業至今已累積一群熟客。她又稱自己喜愛吃腸粉,然而香港缺乏食店提供「石磨腸粉」,因而遠赴內地學習製作腸粉,並毅然辭去珠寶銷售員的工作創業,不願就此放棄。「我以前喺呢頭返工,成日都諗,如果有腸粉食就好喇。」

斥政府部門效率低 錯失申請資助時機

她又指,早前未能取得第二輪防疫基金,政府並無資助她一分一毫。她解釋,當時政府部門的員工在家工作,需時兩個多月才取得牌照,而防疫基金設有期限,因此未能及時申請資助,認為對年初開張的小食店不公平。

此外,她透露早前在接到某外賣平台的訂購後,有人假冒外賣員領取腸粉,直至另一名外賣員表明身份後,才得知受騙,幸好腸粉的數量不多,僅損失數十元。但她認為,此事反映港人的生活困難,因此不作追究。「冇計啦,可能人哋生活唔到先做到呢步,其實香港變到咁都幾可悲。」

▼第三波爆發 政府延長限聚令、晚市禁堂食等措施▼

+7
+7
+7

小食店:三文治銷量減半

「醉香亭小食」店員林女士強調,食肆無分堂食與外賣,生意同樣受經濟低迷影響。「做外賣好生意?邊個講㗎?梗係唔掂啦!」

她指,以往午飯時間小食店外有人龍出現,「今日到兩點人影都冇隻。」她亦指,最近尖沙咀一帶已有多間較著名的小食店,如華記、龍津等倒閉,而老闆為節省成本,有時候亦親自工作,要求她提早下班。

她指,附近上班的職員已自攜食物,或買三文治卻不買飲料,有熟客亦向她解釋最近在家工作,因此較少光顧,而近月三文治的銷量已減少一半。

顧客要求觸摸紙幣後除手套洗手

她亦認為,港人的飲食習慣產生改變,指他們不願在街脫口罩進食,但燒賣魚蛋的賣點為即食,取回室內則會變冷不好吃。「以前個個督住食魚蛋幾過癮,而家要冇得邊行邊食,除口罩好危險嘛。」

她又指,部分顧客已病態恐懼病毒,既擔心店舖的環境衞生,又擔心牙籤杯隻不乾淨,更要求她接到紙幣後脫下手套洗手,才可碰觸食物。「如果我每次收完錢去洗手,未到夜晚隻手都爛啦,唔通間間舖個收銀隔離整盆水?」

市民省開支不買飲品:返公司飲水咪得囉

不願露面,在尖沙咀工作的黃先生指,最近每周僅堂食1至2次,午飯以外賣為主。他認為沒必要到小食店購買早餐,又指香港經濟不景,擔心會被公司裁員,因此需節省開支。「有得慳就慳囉,食早餐?返公司飲水咪得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