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看論政KOL大不同 黃營多無心插柳吸Fans 藍營靠反修例搶陣

最後更新日期:

泛民一直擅長線上傳播及動員,去年反修例風波期間更是如此。建制在網上部署一度落後,其後急起直追,藍營KOL湧現,並以YouTube為主要戰場,頻推網上影片攻勢。而面對藍營的挑戰,泛民及黃營亦加入拍攝影片。

《香港01》以詳細YouTube數據,透視黃藍YouTuber的崛起與內容策略,包括有黃營YouTuber是原本擁有相當知名度的KOL,因表明立場而被網民評為「黃營KOL」,而藍營YouTuber多在去年7月後湧現,不少人都會表明自己屬「KOL100」行列。

黃營:多知名YouTuber 不諱言談時事 獲網民視為黃營頻道

記者初步整理泛民及黃營的政治人物及時評頻道,加入被網民視為黃營的頻道,並作出不完全統計。以下整理21個黃營YouTube頻道(見下表),與藍營YouTuber不同的是,明顯看到訂閱量及觀看次數較多的YouTube頻道大多是有一定知名度的YouTuber。

詳細報導:黃營YouTuber普遍無心插柳 內容不止論政 「黃標」大大影響收入

當中訂閱量最高的頻道是「JASON」,頻道於2013年開設,有逾97萬名訂閱者,最近一年因其言行而被網民視為黃營KOL。根據YouTube影響力統計平台NoxInfluencer統計,「大J」的訂閱者排名更為香港地區第30名。排行第二的是「杜汶澤喱騷」,由2018年開設至今有62萬名訂閱者,平均觀看量有約22萬次。

周庭2月開台 有影片達百萬次觀看

大部分黃營政治人物的頻道風格偏嚴肅,但亦有例外。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於今年2月開設其頻道,約半年間累積有30.5萬訂閱者,訂閱量為香港地區排名140名。她的影片風格較輕鬆,畫面設計,內容除政治評論外,亦有分享生活、日語教學等影片,以較輕鬆的手法吸引觀眾,最高影片更逾百萬觀看次數。

藍營YouTuber:去年7月後湧現

藍營方面,同樣根據網上資料,記者整理出23個藍營YouTube頻道(見下表),發現當中有10個頻道均為去年7月後才設立,包括早前與何君堯合組名單出選立法會的「華記」楊官華及「黑超哥」許民楓的頻道。

縱觀藍營頻道內容,各有分工,政治人物如李梓敬、陳穎欣等,多在頻道中論政,有時以誇張標題回應當期新聞事件,如李梓敬2月有關醫護罷工的影片「逃兵醫護罷工,導致病人慘死?點解主流媒體無報道?」而如華記、黑超哥、大衛Sir般,則着重請願及街站活動的片段,並不時請來藍營支持者,以及自稱是被示威者襲擊、受示威影響的市民一同拍攝節目。藍營頻道在評論示威事件及黃營行動以外,亦會拍攝不少生活點滴。

詳細報導:數據看藍營KOL崛起之路 三人擠身港區YouTube百大 月入平均5萬

當中,李梓敬、陳穎欣、莫嘉傑等人的影片平均觀看次數超過25萬,黑超哥、華記等其他KOL的影片平均觀看次數也能達到3萬以上。而根據YouTube影響力統計平台NoxInfluencer的統計,前者三位均排在香港區YouTuber影片平均收看量的前100名內。

黃藍YouTuber收入估計

符合資格的YouTuber可申請加入YouTube合作夥伴計劃,根據影片上點閱量獲得廣告收入。黃營方面,以NoxInfluencer估算,支持度高的YouTuber如「大J」可得到每月3萬至5萬多元的廣告收入,啤梨頻道則可得到每月6萬至12萬元,而黃世澤的martin oei有機會獲最高收入,每月逾20萬元。

至於藍營方面,據NoxInfluencer估算,李梓敬、陳穎欣、莫嘉傑三人的影片每月可獲約3萬至7萬元收入不等,平均月入5萬元;,而黑超哥、大衛Sir等KOL亦有約1萬至2萬多元收入。影片的觀看人數及訂閱人數越多,廣告收入越高。

然而,由於YouTube有其影片審核機制,以判定影片是否適合多數廣告客戶,如果內容被判定為不適合,亦即被「黃標」,被「黃標」的影片廣告收入會相應減少,甚至無法獲取廣告收入。由於黃標沒有清晰定義,不少YouTuber如周庭等都曾表示,影片內容被指含「爭議性話題和敏感事件」而被「黃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