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疑遭虐殺 辯方指繼母常被看成邪惡化身 被告實只用錯方法

撰文:朱棨新
出版:更新:

5歲女童Z疑遭親父繼母虐待致死,並揭其8歲兄X也疑同遭虐待,辯方律師在下午開始結案陳詞。其中親父和繼母的律師均強調,兩名被告都無意對Z造成嚴重的身體傷害,證據亦只足以證明屬誤殺。繼母的律師更指,「繼母」一詞往往被塑造為邪惡的化身,但沒有人起初便是邪惡,本案的繼母也想教好小兄妹,但用錯了方法。女童Z的死已無可拯回,但整個家庭已因此而破裂。

女童Z和男童X的親父,即本案男被告的代表律師指,本案是一宗易挑動他人情緒的案件,但著陪審團理性考慮本案的證據作裁決。

親父有嘗試安撫各方

辯方指,親父原意是想教好小兄妹,施以處罰而非虐待。根據證供,Z的性格有主見,亦因此和繼母有衝突。繼母曾投訴Z不理瞅她。訊息顯示,親父有安撫繼母,或出言阻止,或待他回家處理。當小兄妹有行為問題時,親父會帶他們到樓下傾談,顯示他並非沒有留意到,兩童或不適應新的家庭、新媽媽和其教導方法。

未知曉Z胸腺萎縮

對於Z胸腺萎縮,影響其免疫力,辯方指親父只是普通人,不會有相關認知。親父沒有帶Z求診,屬重大疏忽,但他當時相信繼母可處理Z的傷勢。

辯方指,親父使用過分的懲罰,但無意對Z構成嚴重的身體傷害,認為案中證據只支持裁定親父誤殺罪成。

證人供述事發經過。(詳看下圖)

+21

繼母未能教好孩子感沮喪

代表繼母的律師則指,案中有一名女童喪命,難免對她有所同情,但他提陪審團應從繼母的角度考慮,在涉案5個月所發生的事情。律師指繼母只想教好小兄妹,但達不到其目標,感到無助和沮喪。她需留在家中,照顧子女的傷口,又擔心兩童傷勢被人發現,故不可以帶他們外出。

有為男童X買生日蛋糕

對於控方指繼母憎恨小兄妹,因此有意圖對Z造成嚴重的身體傷害,辯方質疑此說法,並舉出多個例子。如繼母因Z有言語問題,主動帶她到醫院求助。此外,繼母亦著緊地替X買生日蛋糕。

律師又指,繼母在Z被送院前,曾在家中替她急救。若她有意令Z身體受嚴重傷害,大可坐在一旁,等待救護員到達。律師續指,Z的離世是無可拯救,整個家庭亦因此事破裂。

錯在不懂如何成為好繼母

律師最後指,繼母往往被塑造為邪惡的化身,但沒有人起初便是邪惡。繼母想教好小兄妹,作為繼母的她,樹立了壞榜樣,但她只是不懂如何成為一個好繼母。

三名被告:男被告(30歲,運輪工人),為涉案男童X和女童Z的親父;女被告(30歲,家庭主婦),為男被告的第二任妻子,亦即X和Z的繼母;第三被告(56歲,會計文員),是女被告的母親。男及女被告被控1項謀殺罪,指他們於2018年1月6日謀殺Z。此外,第三被告則否認4項殘酷對待兒童罪,控罪指她於2017年8月10日至2018年1月6日,故意虐待和忽略X和Z。X和Z在案發時分別8和5歲。

案件明續。

案件編號:HCCC28/202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