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大:客席副教授羅永生、許寶強合約已終結 私隱為由拒披露詳情

撰文:鄧穎琳
出版:更新:

嶺南大學證實,原任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的羅永生及許寶強,合約「已於今年9月完結」,但校方以「保障個人私隱」為由,拒透露原因。
二人是活躍於社會運動的香港學者,曾高調支持佔領運動,屢次評論時政,羅永生至上月初仍敢於發言,在報章撰文,形容港區國安法令香港民主選舉機制一夜「完善」,踏進「威權統治」年代。
羅永生回覆傳媒稱,原有合約2022年才完結,惟嶺大在無解釋原因下,於9月中「單方面終止合約」;而許寶強則在截至9月30日仍未接到嶺大正式信件通知。

嶺南大學證實,羅永生及許寶強的客席合約已於今年9月完結。(資料圖片)

羅永生及許寶強,連同陳允中有嶺大文研「三寶」之稱,三人在2014年9月28日警方發放催淚彈後發公開聲明譴責政府,並宣布罷教,三人曾高調支持佔領運動,並在2017年宣布離開嶺大。而羅永生及許寶強後來以客席身份回到嶺大任教。

許寶強(右)在嶺大任教二十多年,一直深受學生歡迎。他亦是612人道支援基金信託人。(資料圖片)

許寶強在嶺大任教二十多年,一直深受學生歡迎,前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曾是其學生,羅冠聰曾形容許寶強是其「啟蒙者」,指許寶強擅於啟發學生思考。

許寶強活躍於社會運動,近年屢次評論時政,曾出版《告別犬儒:香港自由主義的危機》、《資本主義不是什麼》、《告別懶人常識——尋找多元的文化生活》等書,亦是612人道支援基金信託人。許寶強昨日回覆《明報》稱仍未收到嶺大正式信件通知,未知校方會否提及合約完結的原因。

嶺大客席副教授羅永生表示,原定客席副教授合約在2022年才完結,對校方單方面終止合約感突然。(資料圖片)

至於羅永生,在嶺大任教28年,筆名安徒,亦是香港著名文化研究學者,曾出版《思想香港》、《逆權論我城》、《勾結共謀的殖民權力》、《在革命與運動之間讀書》等書籍。羅永生至上月初亦有在《明報》刊登文章,形容國安法令香港的民主選舉機制一夜「完善」,踏進「威權統治」年代。

自從一年前頒布了「港版國安法」,繼而民主「選舉」的機制也在一夜「完善」,「回歸」以來一直持續的民主化步伐爭議也畫上休止符。香港大步踏進「威權統治」的年代。
筆陣:虐慾無節制 花瓶乃自欺/文:羅永生

羅永生向《明報》表示,原定客席副教授合約在2022年才完結,但在9月初在《明報》撰文後,數天後即收到校方終止合約信件,對校方單方面終止合約感突然,估計與大環境有關,惟他強調不後悔撰文,「任何時間都會繼續寫」。

嶺南大學回覆指,羅永生及許寶強的客席合約(adjunct appointment)已於今年9月完結。為保障個人私隱,大學不會透露個別教職員的聘任資料。嶺大文化研究系網頁的教職員名單上已刪去二人名稱及相片,分頁內只留有二人基本文字資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