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創大時代|美國卡車東南亞司機來開?吳甘沙:汽車業將重新洗牌

撰文:外部來稿
出版:更新:

北大匯豐創講堂首本演講集《科創大時代》,由北大匯豐商學院、湛廬文化獨家授權香港01在中國香港地區發出,深圳市前海香港商會聯合呈現。《科創大時代》是由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舉辦的「北大匯豐創講堂」的首本演講集,書中收錄了18位商界、學界大咖的精彩分享。

此章為馭勢科技聯合創始人、英特爾中國研究院前院長、首席工程師吳甘沙分享的《無人駕駛,犯其至難而圖其至遠》。可通過HK01 APP訪問文章,點擊右上角「耳機圖標」,即刻收聽音頻節目。

吳甘沙是馭勢科技聯合創始人、董事長兼CEO,他致力於研發最先進的自動駕駛技術,以改變這個世界的出行方式。創業前,他曾任英特爾中國研究院院長、首席工程師,領導了英特爾的大數據技術戰略長期規劃,並為英特爾中國研究院確立5G通訊、智能計算和機器人三大方向。他將自己定位為:「略通商業智慧的資深工程師、嘗試破壞式組織變革的技術管理者,以及用技術推動社會創新的趕潮人。」

自動駕駛公司如Tesla和Waymo認為,深度學習可改善汽車自動駕駛能力。(Waymo Medium圖片)

吳甘沙在本章中主要分享了英特爾的變局、汽車行業的變局、無人駕駛的終局願景、無人駕駛的設計想象、格局、路徑、「犯其至難而圖其至遠」等內容。以下是書中節選內容。

我想跟大家說明,汽車行業的變化是非常微小的。大家猜一下,20世紀美國最後上市的汽車公司是哪家?是哪年上市的?答案是福特,它是在1956年上市的。到目前為止,在美國最後創建並且活到了 2000 年的汽車公司是哪家?答案是克萊斯勒(香港譯為:佳士拿)。

也就是說,美國1925年以後創建的汽車公司都「死掉」了,或者是被別人並購了,應該說這個行業不歡迎新進來的人。整個20世紀,汽車行業殿堂性的、大師級的創新,未必是在技術上,而是在流水線、精益製造等生產方式上。坦白來講,汽車行業的創業非常困難。

馭勢科技聯合創始人吳甘沙、董事長兼CEO,他致力於研發最先進的自動駕駛技術,以改變這個世界的出行方式。

但是最近5到10年出現了一系列新的變化,即汽車的四化:「電動化、共享化、智能化、網聯化。」

電動化帶來的一個非常戲劇性的效應,就是汽車上有一部分零部件的成本竟然將近佔到了整車成本的一半,在傳統上很難想象汽車廠居然基本上都在為電池公司買單。所以現在有很多陰謀論說,雖然中國在差不多10年前就努力去推電動化,但一旦補貼力度下降了,有些新的造車勢力不一定能活下去。

中國推動汽車電動化至少產生了兩個效果,一個是油價長期低迷,另一個是在中國的影響之下,像德國這樣的汽車大國也開始做電動化了。這是把一個預期變成了真正發生的趨勢,所以說電動化其實給汽車行業帶來了巨大的變化。全世界有很大一部分產能來源於發動機、變速箱產業,電動化也為這些相關產業帶來了巨大的變化。

關於共享化,我舉例說明一下,2014年中國的自行車銷量是7900萬輛,2016年降到了5000萬輛出頭。就兩年的時間自行車銷量為什麼會降這麼多?因為共享單車出現了。共享單車給傳統製造業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最直觀的影響使是傳統品牌受到了衝擊。

本港最高峰時期有逾2.6萬輛共享單車,至今年3月車輛數目大跌八成僅剩約5,200輛。(資料圖片)

以前我們買自行車會想著買飛鴿、永久、鳳凰、捷安特,現在消費者印象中的自行車都是共享單車。傳統製造業逐漸失去了定價權, 同時它們辛辛苦苦在一線到八線城市鋪設的渠道也沒有用了,共享單車對它們的衝擊是非常大的。現在,汽車領域也有了共享雛形,這會不會給傳統汽車製造業帶來影響?

共享是未來趨勢,我給大家分析一下汽車的一生:它們95%的時間停在那裡,2.5%的時間在正常行駛,1.2%的時間在低速行駛,剩下1.3%的時間中有0.5%堵在路上,還有0.8%是在找停車位。可見,如果我們將汽車作為一種投資的話,它的投資回報率確實不高。

根據賽迪集團的數據,2017年滴滴完成了74.3億次訂單,平均一天2000多萬單,每單 23元錢。駕駛員獲得80%的分成, 還有8%的激勵也通過各種方式給到駕駛員。如果滴滴的用車變成無人駕駛汽車,那麼在極限狀態下,每次訂單的成本可以降到現在的1/3,每天的訂單數可達到1億單,一年的收入可達到3000億元。並且公司不用和駕駛員分成,只需要付硬件的折舊費。根據史丹福大學智庫RethinkX的預測, 2030 年是私家車的終結之年,95%的出行里程會由無人駕駛出租車完成,這將是汽車行業百年未有的大變局。

Uber已經率先在美國匹玆堡推行無人駕駛運送服務。(Uber)

智能化帶來了破壞性的創新。由於無人駕駛出租車的費用便宜,其使用率就會很高,從而導致大家不願意買車。史丹福大學智庫 RethinkX 還預測美國汽車保有量將從2020年的 2.47億輛,降到2030年的4400萬輛,而每年新車的銷售量將減少70%,由此可見,汽車行業一定會重新洗牌。

但同時汽車行業也在漸進式地改變,汽車越來越智能化。比如,對賣汽車開關旋鈕的企業來說,過去一輛寶馬X5就有60到70個開關旋鈕,而使用觸摸屏的特斯拉,全車開關旋鈕只有6到7個,汽車行業的從業者必須要思考如何轉型以應對這種「破壞性」創新帶來的衝擊。

馭勢科技打造的、獲得紅點設計獎的一款無人駕駛概念車,駕駛位放著一個環形的沙發,前面沒有方向盤、油門、剎車,這意味著未來做方向盤的公司也可能會受到影響。大家知道,座椅在汽車上算是比較重要的一部分,普通汽車公司的座椅成本差不多是6000元一套,但是高端車的座椅成本可以達到6萬元一套,大約是普通汽車的10倍。未來我們在車上的角色將從駕駛員變成乘客,我們要享受的是公務艙的感覺,那座椅就可以做得非常貴了。

馭勢科技致力於研發無人駕駛技術。(資料圖片)

深圳全城的4G基站數量和美國第二大運營商的全美國基站數量相當,比法國全國的基站還要多。到2019年年底,深圳按照計劃佈局了1.5萬個5G基站,從而產生了很多新的應用場景。

我想到一些很離譜的應用場景,比如,未來美國會從東南亞找一些卡車駕駛員「遠程開車」,因為美國卡車駕駛員工資很高,人們會找東南亞的駕駛員作為替代,這些駕駛員雖然人在東南亞,但駕駛時實時看到的卻是美國的街道場景,這是網聯化帶來的一種新的應用場景。這能實現嗎?目前技術還差一些,在5G時代希望可以將端到端的延遲時間降至幾十毫秒,但前提是網絡要非常穩定、可靠,其實5G本身就有延遲低、可靠、容量大等優點。

我們創業也好,投資也罷,夢寐以求的就是一個大變局,最好是百年未有的大變局。

在5G網絡下的無人駕駛系統。(微博)

無人駕駛帶來的變化很有意思。比如,3M 公司是做材料的,它計劃無人駕駛實現後發明一種新的塗料,以保證攝像頭在晚上和雨天都能夠將外部環境錄制得清清楚楚,這就是在無人駕駛場景下產生的一種新需求。

大家可能不知道,目前無人駕駛汽車的一種重要傳感器——激光雷達無法識別黑顏色的車。目前使用的黑色塗料會吸收激光,等於使激光雷達致盲,因此需要發明一種能被激光識別的黑色塗料。

再比如,未來無人駕駛車變成出租車會有一個痛點,就是如果前一個乘客在車內留下髒東西,會給後一個乘客帶來糟糕體驗。這需要人發明一種快速自動清理的技術:在前一個乘客下車之後自動清理,便於下一個乘客使用。現在有一家很大的公司巴斯夫就在籌劃思考做這件事。

吳甘沙認為汽車業正面臨百年未有的大變局。(北大匯豐創業創新中心)

有趣的是,谷歌也動了研究材料的念頭,並且已經申請了一項專利,即在一輛車撞上人的瞬間,引擎蓋上會分泌很多黏液,把這個人粘在車上。因為汽車撞人後經常發生次生災害,比如汽車把人撞飛後又從人身上碾過去,但是如果能把人黏在車上就可以避免次生災害。這種新需求的出現,帶來的是新的變局。

以上就是《科創大時代》第九章《無人駕駛,犯其至難而圖其至遠》的節選內容,如果你希望瞭解更多嘉賓的精彩分享,歡迎購買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