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閱讀日】專題導言|閱讀是拒絕假象追求真相的行動

撰文:可夫
出版:更新:

【世界閱讀日】專題:廣泛閱讀計劃起點 從藝文社科讀物開始

「世界閱讀日」原稱World Book & Copyright Day,原是宣揚透過鼓勵青少年閱讀、從而關注版權意識的日子。早於197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提倡「走向閱讀社會」,呼籲全球關注閱讀的重要,希望閱讀成為生活一部份。

1995年,UNESCO正式訂立「世界閱讀日」,既為了向大眾推廣青少年閱讀和寫作,更重要的其實是希望提高大眾關注版權:「希望散居在全球各地的人們,無論你是年老還是年輕,無論你是貧窮還是富有,無論你是患病還是健康,都能享受閱讀帶來的樂趣,都能尊重和感謝為人類文明做出巨大貢獻的文學、文化、科學思想大師們,都能保護知識產權。」

【世界閱讀日】專題:廣泛閱讀計劃起點 從藝文社科讀物開始

一如許多仍在流傳的傳統節日,它的起源都經許多人改編,約定俗成;世界閱讀日只有不足三十年的歷史,卻已受多國多區改編為純粹推廣閱讀的節日,甚至已簡化為World Book Day,為要大眾關注版權意識的目的,在大眾早就關注版權的當下,則已淡出。

如果將莎士比亞與世界閱讀日連上關係,在本質上,有關版權意識方面,未免產生荒誕感——眾所周知,莎士比亞許多劇作都是「編寫」出來的,原來的故事大都有人寫過有人說過;經莎士比亞用文學藝術手法鋪陳一套可供演員演出的劇本(有人認為他的劇本是不能演的),是否足以抵銷「改編」自其他原創故事的版權疑團(當時也真的沒有版權概念),尚待學者深究。幾可肯定的是,莎士比亞文學藝術成就並非在故事原創方面,而是「說故事」的語言藝術方面。

圖中人物由 Jessie Or 繪畫,疑曾受專業訓練,讀者切勿模仿

坊間有個說法:「世界閱讀日」由西班牙建議,說這個日子是關於一則屠龍故事,這又未免太轉折:勇士屠龍、龍血化玫瑰送公主;公主回贈書籍,說是代表知識與勇氣……如果屬實,西班牙挪用加泰隆尼亞傳說,在UNESCO提倡閱讀,撇除西班牙與加泰隆尼亞之間的爭議,在概念上也難以傳達「關注版權」的信息。當然,加泰隆尼亞因這個傳說而保存「以書換玫瑰」的傳說,不過這與版權議題完全無關。

美麗的誤會:世界閱讀日不是一天的事

無疑,世界閱讀日的確為我們帶來許多官方認可的閱讀推廣活動,而UNESCO每年都在官網大搞新意思,設計不同活動推廣閱讀。更值得留意的是,世界閱讀日其實不是一天的事,而是從4月1日開始至23日,在這個日子之前,就有相關的推廣活動,可以說是用每年一場閱讀運動,提示大家閱讀與版權有多重要;在人類文明持續不斷的荒誕現象,透過閱讀求知求真相,更是人類義務。

以上僅是一些提醒:我們隨波逐流,也需知道隨的波逐的流它水源如何,在文化長河上,容許我們尋找一個適合自己的閱讀姿勢,保持態度。希望每人都在這個日子,細想它的起源,毋忘初衷,在文化層面上追尋真相。

【世界閱讀日】專題:廣泛閱讀計劃起點 從藝文社科讀物開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