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動LetZ Goal︱救護員每天跑上班 疫情下不停步為盡使命︱Keung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場肺炎疫情,打亂了社會上大多數人的日常,對任職救護員的《齊動 LetZ Goal》虛擬跑團「跑手接龍」成員Keung來說,從事這種「高危行業」,更令日常訓練「舉步維艱」。工作上既要顧及家庭與個人健康的風險,卻又希望盡可能維持每天10K的練習,背後全憑一份使命感。

《齊動LetZ Goal》「11月MinPlay」虛擬跑活動,定下42公里和100公里的里數目標,作為每位齊動跑手的每月最低里數;今個月我們找來「跑手接龍」虛擬團隊的成員作為「領跑手」,藉分享他們對跑步的態度,一起燃喚初心,迎難而上,共同穿越跑季的征途!

全新運動App「齊動 LetZ Goal」登場!按此下載,將汗水換獎賞!

3年前開始,救護員Keung每天都跑步上下班。(盧翊銘攝)

故事開始前,先分享一點這次訪問的插曲。其實這次訪問,正是因為今場世紀疫情,幾乎無法如期進行,原因是我跟任職救護員的Keung約好了拍攝時間、地點後不久,突然一日,他在Whatsapp中通知我說:「今天我在有保護衣的情況下,曾經接觸到確診新冠病毒的患者。為免給你帶來不必要的風險,這次訪問方面不如之後再約好嗎?」

因為今場世紀疫情,這次訪問幾乎無法進行。(盧翊銘攝)

衡量過後,我總是對香港醫護人員的專業充滿信心,深信他們有足夠衛生知識,避免增加感染自己與他人的風險,所以我們稍經商議,達成共識,保持兩米以上社交距離之下拍攝。訪問從面對面的會談,改成電話通話,在大家都感覺安心、舒服的狀態下完成訪問。疫情下採訪尚且不易,對於Keung,工作與運動,同樣要步步為營。

一般大眾跑手對待日常訓練,尚可採取避開人群的時間、地點等策略。但Keung的工作避無可避,隨時毫無預兆地接觸到肺炎患者,只要稍稍處理不善,代價很可能就是完全禁足的單獨隔離,甚至被感染。長跑內外,每一步都不能輕率,可見過去近一年以來,疫情對服務我們社會上下的醫護員,或多或少造成心理壓力。作為外人未曾體會,難以設身處地地想像。

我對香港醫護人員的專業充滿信心,因此稍經議過後,我們共識保持兩米以上社交距離地拍攝訪問。(盧翊銘攝)

為食,跑

身為消防處救護員,體能是不可或缺的條件。Keung自小從跑步培養出來的體能和習慣,卻是源於「為食」而激發出來的小宇宙。他說:「小時候因為牛奶公司舉行一個青少年長跑比賽,地點由城門水塘或灣仔峽出發,從起點跑約兩公里後折返,全程大約4公里。得獎者除可走上頒獎台捧杯,更重要!是有一張香蕉船贈券,可以到雪糕站兌換。那時我代表學校跑了幾屆,為香蕉船奮鬥!同時開始卻漸漸愛上跑步,亦養成了跑步習慣。」

小時候,Keung開始跑步目標,是為了香蕉船而奮鬥。(受訪者提供)

這種對跑步的熱情,一直延續到成長之後,Keung不但加入了救護員的工作,亦參加過一些部門的長跑賽事,在位位體能強勁的同事間,總算拿過些獎項。後來由於隸屬消防處,身為救護員每年需要參加4.8公里的年度體能測試,Keung卻發現自己一年跑得比一年慢,其中一年更跑足23分鐘才能完成。身為一個自小熱愛長跑的人,這個成績已經不止是工作能力的問題。他不甘讓自己一直退步,決心更認真地重整跑步的訓練,以更有規律的生活模式對待長跑。

揹起背囊跑步上班,也不過40分鐘左右。(盧翊銘攝)

不甘退步 日跑10公里上班

「太太經常開玩笑說,如果有一天,世界上的交通工具都消失了,對我都不會有影響」,Keung笑言。

打從他決心重整跑步訓練以後,「雙腳」就成為他上下班的「交通工具」。他發現從家步行到車站,然後等車、乘車,到站下車再去上班,如無意外大約需要30多分鐘。揹起背囊跑步,途經約20個燈位,也不過40分鐘左右。雖然比乘車慢一點,但衡量過救護員12小時的輪班工作,以及家庭親子時間等因素之後,可以用來練跑的時間本來就十分緊促,上下班的時段,絕對是難得的珍貴時間。

於是由3年前起,Keung便每天都跑步作為上下班的方法,來回穿梭東、西九龍,路線全長約10.5公里。休班時,更可以額外加操,有時到運動場練變速、有時會跑向西貢碼頭來回一圈、又有時會經過大斜路,扎山道、慈雲山跑到斧山道等等,不消半個月,跑完4.8公里的時間便從23分鐘,再次推回16分左右,這亦成為Keung的生活習慣。

救護員也是一種需要體力勞動的工作。(盧翊銘攝)

長跑維持救護員的體能

即使疫症肆虐,Keung不想放棄這個貫徹多年的習慣,背後除了關乎個人對長跑的熱情外,亦關乎對服務社會的關懷。

他說:「很多人都覺得,救護員的工作主要是治理傷病者,及將他們送院治理。但其實它也是一種需要體力勞動的工作,尤其是穿梭唐樓比較多的舊區,沒有升降機,樓梯又窄、又多雜物。甚至到鄉村、山野運送體型較重的病人,還要運送大量急救的器材。如果自己的狀態欠佳,工作時很容易受傷,亦很難一面處理傷病者的狀況,同時兼顧安撫他們及同行親友的情緒、需求等等。面對民眾,人性永遠是最難捉摸,沒有足夠的體能,很難長時間維持繃緊的工作狀態。」

沒有足夠的體能,很難長時間維持繃緊的工作狀態。(盧翊銘攝)

自我要求和責任感令等等信念,使Keung再疲倦也堅持下去,今回疫情卻令他不得不一度停下來。數月前的一個晚上,他收到衛生防護中心來電,說他因為工作時接觸到肺炎患者,被列為「密切接觸者」,隨即派車接他到檢疫中心隔離。入住了單獨房間,不能離開外出,最不習慣的,就是不能跑步。他近乎與世隔絕,只可在房內維持簡單的體能訓練。幸得身邊親人、朋友、同事的支援和關心,感受到滿滿的愛,渡過這般難熬的時間。

疫情之下,一切「所謂日常」都沒有必然,Keung更加珍惜獨自跑步的時光。(盧翊銘攝)

擁有健康的身體 才能繼續抗疫

雖然在正常情況下,處理懷疑或確診新冠肺炎的病人前,救護員都需要穿上全套保護裝備。然而,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他們每天都要接觸大量意外和傷病者,沒有任何百份百的保證。同時,在救急扶危的專業態度下,遇上受傷、患病需要緊急救援的人,還是必須要出動,沒有逃避的選項。若然再次意外接觸事前未知感染病毒的傷病者,便有可能再次隔離。

疫情之下,一切「所謂日常」都沒有必然,令Keung更加珍惜和享受獨自跑步的時光。平日在下班之後,亦會額外先洗個澡,清潔乾淨後,才換上運動衣物起跑。出了一身汗,回家再洗一次澡。流程上雖然更麻煩,但Keung認為保持健康的身體狀態,才能繼續為抗疫出一分力。

近日疫情再次爆發,各位維持跑步生活同時,亦一定要留意衛生狀況,只有保持健康的身體,才能一直跑下去。

只有保持健康的身體,才能一直跑下去。(盧翊銘攝)

任何下載《齊動LetZ Goal》的齊動跑手都能參加「跑手接龍」虛擬跑團,並參加團隊活動一起努力。各位團員不妨以「42公里/100公里MinPlay」作最低目標,為不同的跑步目標繼續努力。如欲加入任何實體跑團或有疑問,歡迎登入「齊動 LetZ Goal」Facebook專頁,inbox我們查詢。

什麼是每月MinPlay?

齊動LetZ Goal「每月MinPlay」,每月邀請不同跑步人作領跑手,一起跑完「Level 2-42公里」和「Level 1-100公里」的「每月最低里數」,嬴取「MinPlay虛擬章」。

今個跑季「每月MinPlay」換上「跑向港馬」新主題,用虛擬章紀錄香港馬拉松路上的12道風景;儲齊指定數量「每月MinPlay.跑向港馬」虛擬章的跑手(詳情容後公布),明年更有機會贏取實體的「齊動港馬完賽章」;

立即按此下載/登入「齊動 LetZ Goal」,一起跑、一起進步!

大迫傑跑步語錄,按圖放大:

+5
+5
+5

松浦彌太郎的跑步語錄

+4
+4
+4

村上春樹跑步語錄,按圖放大:

+7
+7
+7

訓犬師Derek Wong教你跑步遇惡犬如何應對:

跑步媒體《Runner’s World》曾就犬隻問題訪問了犬隻訓練專家Karen Peak,並總結了幾個「不」供大家參考。

「儲備心率」計算方法(按圖放大):

+3
+3
+3

「01測試」跑鞋評測評分(按圖放大):

+10
+10
+10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