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獨家】新西堆填區垃圾汁直倒下白泥 環保署:會考慮檢控

最後更新日期:

新界西堆填區承辦商昇達涉非法倒污水落河,污染下白泥海岸保護區。《香港01》發現新西堆填區旁的河流不斷湧出黑色、惡臭的「垃圾汁」。記者沿垃圾汁河澗向上爬約一小時後,最終發現堆填區建有一個垃圾汁池及設開關掣的排水口,並不斷流出垃圾汁,污染附近生態。

記者委託化驗所化驗垃圾汁,氨氮(即阿摩尼亞、NH3-N)達每升1,020毫克,與標準上限的0.021毫克相比,嚴重超標達4.8萬倍。昇達每年收取政府約3億元營運費,但近年多次被傳媒揭發非法排污。

昇達回應指,對於「疑似污水泄漏事件」,公司當時已採取預防改善措施並同時向環保署滙報,並對周邊環境進行監測。昇達指相關設施是雨水及地面水水道,而不是用於「垃圾汁」收集。惟昇達未有解為何流出的污水會嚴重超標,以及相關設施為何有設開關掣的排水口。

環保署表示,環保法規管理科的職員在本年8月7日到堆填區進行突擊巡查,發現堆填區內有污水流出。若有足夠證據,會檢控涉事承辦商。

記者輕印在垃圾汁河中的沙堆,留下的腳印滲出垃圾汁。(羅君豪攝)

下白泥一帶屬海岸保護區,沿岸有紅樹林、候鳥及馬蹄蟹的棲息地。不少市民亦喜歡到下白泥泥灘欣賞日落美景及摸蜆。然而,新界西堆填區正座落下白泥旁邊,而堆填區的垃圾汁竟未經處理直接流到下白泥,嚴重污染生態。

居民指堆填區旁的大水坑河早前懷疑受污染,出現大量藻類,養魚亦大量死亡,他們曾向環保署投訴,卻不了了之。

垃圾汁深至及腰 臭氣熏天

記者與村民視察河道,發現有支流從堆填區方向不斷湧出黑色的垃圾汁。之後,記者準備及胸的防水衣及行山杖,再爬入垃圾汁河。記者澗水而行,惟部份位置垃圾汁深至及腰,記者要先用行山杖探知水底深度才能前行,途中又有爬藤等迎面而來,十分驚險。垃圾汁滋生極大量蚊蟲,破藍球、舊衣物、廢膠樽等大量家居垃圾卡在河中。

 

垃圾汁河部份位置深至及腰,記者要先用行水杖探知水底深度才能前行,步步為營。(羅君豪攝)

排水口流垃圾汁 兩日內清空垃圾汁池

記者邊行邊爬約一小時後,到達上游,垃圾汁河亦愈來愈見酸臭,並開始聽到堆填區大型車輛的引擎聲。最後記者終於爬到源頭,原來垃圾汁自堆填區水池流出,水池設有排水口及開關掣。記者到頂時約黃昏六時,水池內已沒有污水,但排水口仍有黑色污水緩緩流出。

然而對比兩日前航拍所見,當時池水滿是垃圾汁。但到兩日後,池水已經清空,露出池底的泥地,並無防滲透墊,估計垃圾汁已經全部排走。而對比航拍及多張高空圖,堆填物內部的喉管導出污水,再經鋪設的膠帶引導至垃圾汁池儲存。而膠帶設施於去年約11至12月建好。

 

記者到頂時垃圾汁池內已沒有污水,但排水口仍有黑色污水緩緩流出。而垃圾汁池背後就是堆填區。(羅君豪攝)

垃圾汁樣本超標4.8萬倍

記者於7月31日,聯同香港教育大學科學與環境學系副教授曾耀輝派出的研究員,到「垃圾汁河」附近抽取水質樣本,初步測試顯示污水樣本超標,有機會令下游的有機物超標,惟曾指大水坑河其他樣本未有明確受污染迹象,估計受流量稀釋影響。曾耀輝觀看過記者提供相片,估計相關設施屬排走地面水(即降到堆填區的雨水)的永久設施,但未能判斷相關污水是否受「垃圾汁」污染。

記者8月7日再委託政府認可的化驗所「香港標準及檢定中心」,進一步化驗。結果發現阿摩尼亞(NH3-N)達每升1,020毫克,比當區水質標準的每升0.021毫克,嚴重超標達4.8萬倍。而五天生化需氧量(BOD5)及化學需氧量(CODcr),同樣超出當區標準最少63倍及37倍。五天生化需氧量是量度有機物污染物(如垃圾汁)的主要參數。

水質專家何建宗教授認為,水樣本超標數字驚人,很有可能源自堆填區。上述物質都屬於有機污染,水質非常惡劣,可以導致魚類大量死亡。

記者8月7日再委託政府認可的化驗所進一步化驗。圖中咖啡色樣版從垃圾汁河提取,最左一枝來自大水坑河上游,左二來自大水坑河下游。(羅君豪攝)

垃圾汁河及附近水域化驗結果

化驗項目 /抽樣地點

法例指標

(mg/L)

垃圾汁河(源頭)(mg/L)

大水坑河

上游(mg/L)

大水坑河

下游(mg/L)

阿摩尼亞(NH3-N)

<=0.021mg/L

1,020

1.63

5.79

5天生化需氧量(BOD5)

<=5mg/L

315

5

5.6

化學需氧量(CODcr)

<=30mg/L

1,120

23

27

昇逹:疑似泄漏已通知環保署 設施不收集垃圾汁 

新界西堆填區的承辦商為「昇達廢料處理有限公司」。昇逹廢料回應上述情況,對於8月7日的疑似污水泄漏事件,公司當時已立即採取預防改善措施亦同時向環保署滙報,並對周邊環境進行監測,確保周邊水質不受影響。

公司又稱相片中黑色膠帶是建造的地面水水道,而不是用於收集俗稱「垃圾汁」的滲濾液。昇達建造了地面水收集系統來處理雨水及地面水,而滲濾液收集系統與地面水系統是兩個獨立系統。垃圾汁經管道網路收集,輸送至堆填區內的滲濾污水處理廠處理,然後排入公共污水系統處理。

然而,昇達未有解釋為何流出的污水會嚴重超標,以及相關設施為何有設開關掣的排水口。「有時下大雨,太多(水)了,地面水就會走下堆填區的垃圾裏。但一旦走入垃圾堆中之後,就要好好處理才准排出堆填區外。除非垃圾太多,高出地平線,否則地表水不可能,亦不准排出堆填區外。」何建宗補充。

昇達每年獲政府2.98億元作營運費

俗稱「垃圾汁」的滲濾液是經堆填區固體廢物滲濾出來的液體,主要源自廢物本身的水分,亦有來自雨水及地下水等外界的水分。而「地面水」即主要是降到堆填區的雨水,例如暴雨可引致堆填區增加地面水。

根據政府文件,堆填區會建造有防滲透層的土堤,阻止地面水進入廢物。任何從堆填區排出的地面水,亦須符合合約中根據《排入去水渠及污水渠系統、內陸及海岸水域的污水標準技術備忘錄》所訂立的標準。上述標準較一般水質標準寬鬆,惟記者提取的樣本仍超出上述標準,當中在化學需氧量就最少超出12.75倍。

昇達現時每年獲政府2.98億元作營運費。根據昇達最新的污水排放牌照,新西堆填區每日排出3,000立方米垃圾汁,污水會透過污水管排放到抽水泵,才離開堆填區。排出前,會經過過濾、生物處物及氣提法處理。

「昇達廢料」屢捲非法排污醜聞

昇達非法排污早有前科。2013年,昇達管理的新界東北堆填區滲濾污水儲存池滲漏,導致滲濾污水溢滿至缸窰河。2016年,昇達前員工向《蘋果日報》舉報,昇達因節省成本,把每日最多逾800噸未有效去除污染物的有毒「垃圾汁」排出廠外。

陳淑莊翻查審計報告,指昇達去年已因違反《水污染管制條例》21項罪行而被定罪,現時卻有傳出醜聞。(羅君豪攝)

田北辰促環保署交待 陳淑莊斥污染「相當驚人」

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主席陳淑莊認為污染「相當驚人」,政府須立即行動及交待。陳翻查紀錄指昇達去年因違反《水污染管制條例》21項罪行而被定罪,被罰款合共20多萬元;並因沒有遵從合約要求,被扣減大約770萬元合約款項。她表示,《水污染管制條例》除罰款外,公司董事亦有法律責任,可監禁六個月,刑罰不輕。

而記者發現排污情況後,有村民通知立法會議員田北辰並由田安排驗水,結果同樣嚴重超標。田北辰表示村民早已向環保署投訴,他質疑究竟署方有否調查,還是馬虎處理,署方一定要清晰交待調查紀錄及報告,並直斥無論如何,堆填區都不應排出劣質污水。他指污染問題涉及政府如何監管外判商,他將作出跟進。

田北辰形容垃圾汁水版,氣味猶如很多人排便後的濃縮物。(羅君豪攝)

環保署:會考慮檢控涉事承辦商

環保署表示,報道提及的水池及排水口,是雨水/地下水管理系統的一部分。署方駐堆填區職員於8月初巡查時,發現開關掣有輕微滲漏情況。 而黑色膠帶屬主要用作收集地面的雨水。由於雨水未受污染,所以無需特別處理,可直接排入大海,屬堆填區的正常運作。 

而署方環保法規管理科的職員在本年8月7日到新界西堆填區進行突擊巡查,發現堆填區內有污水流出。職員已隨即蒐集證據,若有足夠證據,會檢控涉事承辦商。同時,署方亦已嚴厲警告有關承辦商,並責成承辦商立即徹查事件及修正。承辦商亦即日修正了有關問題。本署隨後召開會議跟進,承辦商承諾全面檢查類似的設施,確保有關設施運作正常。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