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販賣】南非女子被誘拐、強暴、轉賣 吞下67顆膠囊運毒來港

最後更新日期:

毒販招募手法各異,今年52歲的南非女子W,2015年以體內藏毒方式運毒來港,被判監21年。她是記者採訪中,唯一經歷被誘拐、操控、強暴和轉賣的人口販賣受害者。

人口販賣的第一階段就是誘拐——販賣者先瞄準脆弱的受害者,培養與受害者的關係,待受害者最軟弱的時候才動手。多國政府列舉出人口販賣受害者的弱點,W幾乎全中:有精神病、酗酒、貧困、面對性別不平等、與黑幫有牽連……

W認罪,判決書只有簡單兩頁,指她由巴西出發,經阿聯酋運毒來港,體內藏有67顆毒膠囊。然而,她數年前開始就在南非遭誘拐,繼而被販賣到巴西,來港前經歷了三個月被操控、強暴和轉賣的黑暗日子,這些通通沒有在法庭上記錄下來。

系列之七 全文請參閱《香港01周報》

記者:鄭祉愉

離婚後與同性伴侶再婚,育有子女,賣衣服,兼職理財顧問,陷入財困。認識多年的男人介紹工作,她為錢答應,結果被送到巴西,受毒販威脅,翌年再往巴西,三個月間遭囚禁、強暴、轉賣。

【人口販賣跨國調查・專頁】毒騾——隱蔽的受害者

先從關心入手 再利用關係控制

2018年5月,記者寄信給幾位南非籍在港囚犯,詢問能否探訪,第一個回覆的是W。她被判囚21年,現時在監獄唸書。見面三四次後她才願意透過書信,一點點說出她的故事。

住在南非約翰內斯堡郊區的W,原本生活富足,開設建築裝修工程公司,有丈夫和孩子,生活美滿。2007年投資失敗,令她人生跌至谷底。她其後與丈夫離婚,轉行任職理財規劃師,與同性伴侶再婚。2009年,伴侶出軌,婚姻不快樂,W患上憂鬱症。

她在一次聚會中認識了尼日利亞男子P。W形容P很貼心,常常送禮,更會探望她的母親。時日久了,關係愈深,W愈依賴P,變得唯命是從。二人之間的權力關係,漸漸失衡,W的生活以P為中心。2014年末,P說只要W願意替他打工,生活可回復以前的富裕水平,基於信任,她甚至沒有問做什麼就答應了。

南非女子W,本住在約翰內斯堡郊區,生活富足,但經歷兩次婚姻失敗後,患上抑鬱症,此時她遇上尼日利亞男子P。(資料圖片 / SWNS / 視覺中國)

測試體內藏毒 「要吞大量東西」

P要求她在七天之內來回巴西和南非,承諾有1,300美元(約10,140港元)報酬。但在離開南非前,「P要我去做一個測試,看看我喉嚨能不能打開,要我混着豆醬,吞下一顆顆大堅果。」她通過了測試後就準備出發,P告訴她,到時要吞下大量「東西」,但沒有提及要吞什麼。

抵達巴西聖保羅機場,碰到接頭人,她才知道是運毒生意。她嘗試飲酒後吞下毒品膠囊,吞不下去,毒販便把膠囊用力塞入她的肛門,直至她流血也不成功。最後,她將30多顆膠囊藏在胸和腰間,純粹以圓潤的身材和緊身內衣掩蓋。

帶着毒品在身的W,獨自搭的士到聖保羅機場,準備回南非,但抵達機場前她改變念頭躲起來,一晚後才聯絡毒販。W說自己害怕帶毒品,決意歸還,毒販派了超過六個人來收取,並指這次會暫時放過她,條件是新年後再來巴西帶毒品,並以她孩子的性命要脅。回南非後,她繼續受操控和監視。

南非女子W,在巴西聖保羅一個地鐵站內被轉賣。(資料圖片 / Nelson Almedia / 法新社 / 視覺中國)

「一頭野獸強暴了我」

2015年4月15日,擔心兒子性命安危的W,再次飛往聖保羅,她並不知道何時才能正式運毒。這次接頭人是毒販AK。AK不斷轉換酒店,令W徹底迷失方向,W更被同住的男人強暴。她形容「一頭野獸強暴了我」,W活得似行屍走肉,「每一晚我都夢見家人死去,我沉入一池髒水中,與女兒一起溺斃。」

隆隆聲地鐵列車聲中被轉賣

兩個多月後的6月30日,AK告訴W要運毒去歐洲,之後能返回南非,報酬是5,000美元(約39,000港元)。W以為歸期在望,從未想過自己會如貨物被「轉賣」給另一名毒販,轉賣地方是聖保羅一個地鐵站。W和AK坐在不同的月台,中間隔着路軌,之後四五個「買家」出現,與AK交談幾句後,AK從此消失。W如墮五里霧中,就在隆隆列車聲中被轉賣。

新的「買家」是尼日利亞裔毒販,一名身材矮小、聲音低沉的男人命令W上火車、轉的士、再坐車,目的就是讓她再次迷失方向。

巴西聖保羅的毒品氾濫問題嚴重,南非女子W,在聖保羅被毒梟操控三個月,經歷強姦、轉賣。(資料圖片 / Miguel Schincariol / 法新社 / 視覺中國)

帶67顆膠囊 換21年監禁

W被轉賣當晚,無法接受現實,喝到爛醉,毒販亦不斷迫她吞下藏毒的膠囊,直至她失去意識。

翌日醒來,她才發現自己與一名男子同床,「我暈了,不知道他有沒有強暴我」,之後兩名男毒販替她沖涼,逼她吞下不知名的藍色藥丸,目的是讓她看起來更精神和有力量,因為她的下一站是機場。

在機場,W才知道這趟旅程的目的地不是歐洲,而是要飛到香港,再去澳門。登機後W覺得自己被多人監視,就連在杜拜機場轉機時,亦被不同人尾隨,讓她不敢買瀉藥排出毒品,因為一旦被發現,家人隨時被殺害。

最終W在7月2日抵達香港,一過關就被海關截查及拘捕,並送進醫院的羈留病房。她最終因為販運危險藥物罪罪成,判監21年。判詞描述,W總共排出67顆藏有可卡因的膠囊,其中13顆藏在陰道,內褲亦藏有毒品,W身上毒品的總價值,約160萬元。「被捕時,我以為自己會被判死刑。」

香港海關曾多次在機場查獲,體內藏毒販運毒品來港的案件。圖為2018年10月,查獲兩名經埃塞俄比亞抵港的巴西女子,體內液態可卡因案。(資料圖片 / 陳蕾蕾攝)

在巴西遭受操控、強暴、轉賣,令W至今受創傷困擾。「我被囚禁,被強暴,我連對方有沒有戴安全套都不知道。我害怕到對着海關說,我有愛滋。」後來驗血,W在愛滋病病毒測試中呈陰性。

W在監獄探訪室中,對記者訴說自己故事的時候,眼眶發紅,激動得流淚,懲教所職員遞上紙巾。W着記者透過報道,警戒所有人:遠離毒品。探訪後,W寄給記者長達20頁的信件,故事愈往後,筆痕就愈深,她用力地寫:「我不是毒販。」

正在香港服刑的南非女子W,寫信給記者,提及自己被強暴(raped)的經歷。(龔嘉盛攝)

▼▼記者訪問18名毒騾 背後18個不同故事▼▼

+13
+12
+11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