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販賣.廣州直擊】被尼日利亞男友設局運毒 慶幸在香港脫罪

最後更新日期:

廣州女子Dani,是一個「幸運」的人口販賣故事。她的不幸,是認識了常到廣州批發服飾、居住在馬來西亞的尼日利亞男子IK。與IK成為情侶後,她幫IK帶貨辦經香港去馬來西亞時,在香港機場被發現有近兩公斤冰毒而被捕;而她的幸運,用她自己的話說是因為在香港能面對公平的審訊,經歷兩年鐵窗生涯,終於回到廣州,與家人團聚。

Dani說,在獄中認識不少廣州女孩,同樣被馬來西亞的尼日利亞裔人欺騙帶毒品,成為「毒騾」,而香港不少人都認得IK的照片,可惜IK至今依然逍遙法外。Dani至今還會回來香港探監,並幫助同樣受騙的女孩回廣州搜證。

系列之三 全文請參閱《香港01周報》

記者:鄭祉愉、勞顯亮 攝影:梁鵬威 廣州直擊

廣州女子Dani,2015年準備幫尼日利亞裔男友IK,帶學生背囊的樣辦到馬來西亞,想不到夾層藏有冰毒,她在香港機場被捕。這日她重回提取背囊的批發市場。(梁鵬威攝)

【人口販賣跨國調查・專頁】毒騾——隱藏的受害者

據官方數據,高峰時有12萬非洲人聚居廣州,廣園西路一帶,被稱為非洲人的「新金山」。當中的柏樂商貿城,主要經營非洲服飾的批發生意,廣告板上寫着醒目字樣:「珍愛生命,遠離毒品」。Dani指着入口旁的快餐店,她就在外面的空地,接到令自己身陷囹圄的行李箱。

事發時Dani才30歲,她是普通不過的廣州女子,學歷不高,離婚後獨力撫養年幼的兒子。

2014 年,Dani經朋友介紹,認識了30多歲、尼日利亞籍男子IK。「他從事服飾貿易生,當時正找一個中國生意夥伴幫他拿貨和發貨。一段時間後,他熱烈追求我。」2015年,Dani和IK成為情侶。能打動她,只因IK沒有太多花言巧語,「他說話很實在,說幫我在廣州開舖,他在吉隆坡接單。」

這是廣州廣園西路的非洲服飾批發市場。2014年,Dani就在這間快餐店門口,接過令她身陷囹圄的行李箱,裏面的學生背囊樣辦,藏有近兩公斤冰毒。(梁鵬威攝)

匆忙拿貨辦 「這是一個局」​

2015年11月,Dani準備到馬來西亞探IK,臨出發前,IK着她帶學生背包的貨辦到吉隆坡,「當時很匆忙,他朋友將貨辦交給我,是四個背包和小朋友衣物,放在行李箱中。我檢查過,沒有異常。」Dani拖着行李,中午搭過境巴士到香港機場,準備乘搭晚上到吉隆坡的飛機,就在香港機場被海關攔截,「照X光發現行李箱四個背包中有異物,簡單測試有冰毒反應。當時我很愕然,從未想過這些事會發生。」

四個背包的夾層各縫入約500克冰毒,一共1,980 多克。剛出事時,Dani讓海關和廣州的家人找IK,「只有他才能證明我清白,但大家都聯絡不到,這個人已經消失了,很明顯他就是主謀。」日日夜夜,回想細節,她終於肯定世事無巧合:「這是一個局。」

廣州的廣園西路一帶,被稱為非洲人的「新金山」,當中的柏樂商貿城,主要經營非洲服飾的批發生意。(梁鵬威攝)

從無想過認罪換扣減三分一刑期 「要為自己尋公義​」

Dani被控販運危險藥物罪,還柙在大欖女懲教所。她說當時腦中一片空白,沒有眼淚,也沒有情緒。回過神來,已經是數日後,港府安排了法援律師,「律師很好,提醒我要趁記得的時候記清楚每個細節,因為我要經歷的,不是一兩個月的等待。」最讓她掙扎的,是決定認罪與否。

不認罪,一旦輸掉官司,面臨的是28年監禁;若認罪,就可扣減三分一刑期。「我從來沒有想過認罪,我對自己說,無論多掙扎,要用多少時間,都要為自己尋求公義,因為我真的無做過。」

沒有家人支持,她撐不下去。一出事,她就請家人翻出外貿生意發貨的單據,以及手機拍攝貨物的相片,成為呈堂證供;同時去信中聯辦,讓家人在廣州報警,請公安協助取得事發時交貨的閉路電視片段,可是中聯辦和廣州公安,均從無回應。

2018年7月26日,Dani無罪釋放時,第一時間緊緊抱着媽媽痛哭,相隔兩年多後,母女的第一個擁抱。(鄭祉愉攝)

達不到有效裁決 重選陪審團終獲一致裁定無罪

律師沒有讓Dani演練如何面對官司,只讓她記清楚每個細節,對陪審團說出自己的故事。

2017年11月,第一次審訊,陪審團的審判結果為4:3,無法達成大比數的有效裁決,法官決定解散陪審團,發還重審。她說,「那一刻很洩氣,為何不信我呢?」

2018年7月26日,第二次審訊,陪審團以7:0一致裁定她罪名不成立,即時釋放。「那一刻一輩子都很難忘,陪審員一走出來,對我點頭微笑。」家人和一班常探望她的義工聚在高等法院金鐘道出口,由早上等到接近下午4時。終於閘門姍姍打開,Dani 第一時間緊緊抱着媽媽痛哭,相隔兩年多後,母女的第一個擁抱。當時她對記者說:「能夠出來心情很激動,好多人幫我。」

Dani無罪獲釋後,已回到廣州過新生活。(梁鵬威攝)

兒子:不是很記得媽媽

回到廣州家中,Dani的兒子馬上抱着她說,「媽咪我好掛住你」,「我問:『你還記得誰是媽咪嗎?』他說不是很記得,好似很久不見了。」或許因為曾經分離,兒子常對朋友說媽媽的事。

Dani出事時,兒子才三歲。兩年來,她決意不見兒子,亦不告訴兒子自己發生的事。「萬一有事,不想他的世界有陰影。我父母說,永遠支持我,即使不能回家,也會幫我照顧孩子,告訴他有一個媽媽,到我老了之後出來,會認我這個媽媽。」

Dani在不知情下成為毒騾,從廣州帶冰毒經香港去馬來西亞。她慶幸自己在香港被捕,因為販運毒品在中國和馬來西亞都是死刑。(梁鵬威攝)

慶幸香港有司法獨立

事後回想,她慶幸自己在香港被捕,如果在深圳或馬來西亞被發現帶有毒品,將面對死刑。「我很大命,到香港機場才出事,香港的法律與中國內地相差很遠。香港是一個有權選擇律師、可以選擇認罪與否、有知情權知道刑期指引的地方。」

幸運在於,「香港這個地方有公義,很多人願意伸手幫我,支持和鼓舞我。」

Dani說,IK每星期都會到廣州的石室教堂禮拜。在她出事後,再也找不到IK,若再次在廣州街頭遇見他,一定會報警把他繩於於法。(梁鵬威攝)

協助「姊妹」廣州搜證

Dani現已展開新生活,但她還會與香港獄中的「姊妹」通信,回香港探監,在廣州搜證,因為她們與她,都有相似經歷。「這些人真的很需要幫助,給她們專業的意見、接觸法律知識,而且更要讓媒體知道。陪審員都是香港市民,他們的知識愈豐富,相信我們的機會愈大。」

不願具名、探望中國籍囚犯的教會義工李先生過去八年曾幫助20位涉嫌運毒、他相信為不知情下運毒的囚犯,他們多數是廣州女子,遭黑人欺騙感情,或墮入假工作陷阱。騙徒的手法相似,但只有約一半在囚人士無罪釋放,其中有一位上訴多達五次,甚至有女子在獄中誕下嬰兒,生父卻早已失去聯絡。

Dani在香港機場被捕後,經歷漫長的司法程序,在大欖女懲教所,過了兩年鐵窗生涯。(資料圖片 / 吳鍾坤攝)

多人指認被同一人欺騙運毒

Dani漸漸了解到販毒團夥規模之大,牽連之廣,馬來西亞也有二三十個內地女子面臨絞刑。尼日利亞報章《太陽報》引述該國駐廣州總領事館人員指,截至2017年共有535名尼日利亞人因毒品罪行於中國服刑。

胡頌恆(John Wotherspoon)神父一直協助懷疑被人口販賣的毒騾受害者,Dani透過神父,把IK的相片發放給香港不同監獄的囚犯,不少人認得他,獄中至少有兩個廣州女子都是被IK欺騙。今年1月,神父到IK的馬來西亞住址尋訪,保安指IK早已搬走。

為何幕後團夥逍遙法外

IK和幕後團夥依然逍遙法外。Dani說,不少人早已把證據交給香港警方,但無從知悉中國和馬來西亞警方有否繼續追查。「IK根本無當過我們是人,只當我們是工具,犧牲我們的性命,達到目的。」

她更希望香港能加強識別人口販賣的受害人,讓他們免受起訴,或者有相對較低的刑期。被問到若有一日重遇IK會怎樣,她顯得很激動:「一定會跟着他,一邊跟一邊找警察,無理由我看到一個犯法的人,在我面前走過,都當看不到。」

(為保護當事人,Dani和IK均為化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