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販賣.大馬直擊】遇上尼日利亞毒販 肯尼亞女子死刑之路

最後更新日期:

馬來西亞既是人口販賣和毒騾的出發點,也是終點。馬來西亞警方指出,在境內被捕的外籍毒騾多經尼日利亞跨國販毒集團招募,毒品源自印度,轉至印尼販售,暴利高達四倍,大馬成為轉運站。翻查各地報道,不論非洲、巴西、泰國、印尼及香港等地,均有尼日利亞毒販身影,他們是毒品網絡運轉的中間人,其招募模式發展成熟,當中包括非自願方式。

《香港01》記者到訪馬來西亞吉隆坡加影女子監獄(Penjara Wanita Kajang),探望因運毒被羈留的Faith,她極大可能會被判死刑。Faith是肯尼亞人,於2015年被捕,她堅稱遭尼日利亞人設局詐騙。

系列之六 全文請參閱《香港01周報》

記者:鄭祉愉、慈美琳 馬來西亞直擊

【人口販賣跨國調查・專頁】毒騾——隱藏的受害者

死亡路線:肯尼亞、尼日利亞、馬來西亞

Faith原是時裝商人,2015年11月久未聯絡的中學同學Sharon突然找她,推薦她到馬來西亞超市工作,做銷售和市場推廣,並稱月薪有5,000令吉(約9,600港元),「因為高薪,我開心得不斷禱告,又感激她。」Faith的丈夫不贊同,Sharon則每天致電催促,更說要替她買機票。Faith擬向親友籌錢,卻在收到Sharon安排的機票時,始發現機票是由肯尼亞往尼日利亞。

Sharon嫁了給尼日利亞人,「Sharon說想我來她家,好好解釋一番。」出於對昔日同窗的信任,Faith還是去了尼日利亞。四天內,Sharon夫妻每天招待她,商討在馬來西亞工作的細則,還載她去機場。臨走前,Sharon丈夫忽然提起:「Sharon,你忙着聊天,從沒向Faith提起郵包。」郵包原來是行李箱,要Faith順便送到馬來西亞,Faith說沒問題。

被捕時,行李箱被海關人員搜出900克海洛英,Faith當場致電求救,Sharon佯裝不知,並更換所有聯絡方式,自此消失得無影無蹤。

人口販賣式毒騾遍布各地

按大馬刑法只要擁有超過15克海洛英、200克大麻、40克可卡因,就會被判死刑。毒騾故事大同小異,無罪獲釋終歸是少數。

國際間最轟動的案件要數Mary Jane Veloso一案,逾25萬菲律賓人聯署要求印尼釋放這位人口販賣受害者。2010年Mary在杜拜失去外傭工作,跟隨熟人前往印尼求職,對方更送贈行李箱。印尼海關發現行李箱夾層藏有2.6公斤海洛英,Mary被判死刑。2015年Mary被槍決前,人口販子於菲律賓被捕,時任菲律賓總理阿基諾三世於行刑前夕緊急向印尼當局要求緩刑,讓Mary作為人口販賣受害者上庭作證,事件在菲律賓引起轟動,但Mary至今仍被囚。

截至去年12月,於大馬1,279名死刑犯中,932名與毒品罪行有關,44%為外籍人士。2017年尼日利亞報章《This Day》報道,123名尼日利亞人利用學生簽證來大馬後因運毒被捕,81人被判死刑。在泰國,更有超過350名尼日利亞人因運毒坐牢。

(香港01製圖)

每五名毒騾中僅一人被捕

根據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2013年一份特別報告指,尼日利亞毒販雖多為運毒專家和分銷中介,但近年亦大規模生產冰毒,再運至東南亞,成為新收入來源。報告根據終點國家被捕毒騾數字,估計每五名毒騾只有一人被捕,每年相關收入高達約2.225億美元。

國際間沒有確實毒騾數字。聯合國2018年的《世界毒品問題報告》指出,只有98個國家提供毒品相關罪行的數字,但全球缺乏一致的數據,不足以深入分析毒騾問題。根據現存數字,約一成被捕者為女性。女性因脆弱和壓迫成為毒騾,有些更涉及性販賣,成為人口販賣受害者;至於年輕人因貧窮及缺乏提升社會經濟地位的機會,更易遭大型犯罪集團招募。報告亦分析,為減低緝毒行動帶來的損失,運毒組織近來改變策略,比起郵寄、包裹,更傾向利用海運,分成更小批運送,毒騾每次攜帶的毒品數量下降,純度卻更高。

《香港01》記者到訪馬來西亞吉隆坡加影女子監獄(Penjara Wanita Kajang),探望因運毒被羈留的Faith,她極大可能會被判死刑。(慈美琳攝)

報道我的故事吧

Faith的故事,也是世界各地毒騾的故事。若被判死刑,她有一個最後的願望:「請報道我的故事吧,我希望世界知道,我想Sharon被捕,我想幫到其他人,我不想任何人像我一樣受害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