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販賣.大馬直擊】唯一獲判無罪毒騾 仍活在黑社會陰霾中

最後更新日期:

單單2018年,就有23名馬來西亞毒騾在香港被捕。毒騾被招募運毒來港的鏈條從未中斷。三年間,在港被捕的30餘名馬來西亞毒騾,僅一名獲判無罪釋放,重獲自由,他叫Harish。

Harish是印度裔馬來西亞人,答應朋友的兼職,從卡塔爾帶「黃金」到香港,但原來毒販交給他的購物袋並非藏着黃金,而是可卡因。《香港01》記者在馬來西亞找到Harish,聽他訴說於香港司法制度掙扎的兩年零七個月。Harish因密封購物袋中沒有他的指紋而脫罪,但至今為止,當初招攬他的黑幫仍活躍於他居住的社區,繼續延攬其他人。活在陰影下的他只能說:「如果我出聲,他們會殺了我。」

系列之四 全文請參閱《香港01周報》

記者:鄭祉愉、慈美琳 攝影:梁鵬威 馬來西亞直擊

脫罪的Harish仍活在黑幫陰影中,在家鄉只願背向鏡頭受訪。(梁鵬威攝)

27歲的Harish從香港回到馬來西亞,已經九個月了。「我從沒聽說過(帶毒入境香港後)被判無罪的案例,我自己應該是唯一一個。」

Harish讀到中三輟學,此後一直跟朋友混日子。像許多貧窮的印度人一樣,他父母的教育程度低,曾經在油棕櫚種植場工作。2015年, 23歲的他想賺點錢早日跟女友結婚,朋友介紹了兼差給他—把黃金由卡塔爾帶到香港,可獲1,000令吉(約1,920港元)報酬。

赫見白色粉末 以為被判死刑

Harish按指令,從馬來西亞飛到卡塔爾首都多哈,在多哈機場與一個黑人碰頭,對方把封好的免稅店購物袋交給他,裏面是兩盒朱古力及一支鐵盒裝威士忌,他沒有打開查看。逗留五天後,他收到短訊,12個小時後出發去香港。他清楚記得,被捕當日是聖誕節。在香港機場被海關截停搜查,「那個女士(海關人員)打開盒子,看了一眼迅速跑了,我的第一反應是以為裏面有炸彈,趕緊躲到一邊。」

後來很多關員圍上來檢查,一打開威士忌鐵盒,不見酒瓶,只有用襪包住的一包包白色粉末,他絕望地哭了起來,「我以為自己就要死了,因為運毒在馬來西亞是死刑。」

Harish說,在他入獄期間,家人曾多次報案,惟馬來西亞警方無跟進。(梁鵬威攝)

還柙兩年半獲釋 無指紋成關鍵

1,345克可卡因,意味着超過23年的監禁。兩年半受關押,眼見其他人不認罪,結果輸掉官司,Harish仍不願以認罪換取減免三分一刑期,他堅稱自己是無辜的受害者。

司法程序漫長,Harish等了六個月才等到法援律師,所幸律師相信他。由裁判法院、區域法院到高等法院,一共上庭七八次,再到庭審,歷時兩年半。結果藏毒盒子內外均無Harish指紋的事實,成了其證詞的關鍵證據,陪審團以7:0判他無罪。審訊原訂七日,只用三天便結束,但失去的光陰無法彌補。

回到家鄉,印度裔小社區連繫緊密,當年招攬他的人仍然活躍,Harish至今活於陰影之中:「他們(犯罪集團)仍在,還在做同樣的事。」他的家人曾三度帶着毒販的照片在當地警局報案,並去吉隆坡警察總部報案,但大馬警方毫無行動。

Harish在卡塔爾多哈國際機場,接過藏毒的密封購物袋。(Karim Jaafar / 法新社 / 視覺中國)

希望傳媒報道 警醒他人

他害怕對方報復,不願接受錄影訪問,只願意拍攝背影,但惶恐中依然希望傳媒報道他的故事,因為在獄中遇到許多與他一樣的人,「我想幫助其他仍在獄中的人。」他永遠記得,於高等法院獲判無罪後,等候期間一個男人經過,彼此交談幾句,得悉對方被判監25年。

他沒有忘記,30多人中,他是最幸運的。

Harish希望執法人員重視囚犯提供的證據,並追查幕後黑手。被捕時,Harish把所有資料交給香港海關人員,包括存有毒販指令訊息的電話,但他不知道當局有否追查。沒有揪出幕後黑手,最終他只依賴指紋脫罪。「我不再相信警方,也不再相信任何人。」

獄中,Harish錯過了祖母及堂姐的葬禮。不久前,他的母親與世長辭,受訪時仍是哀悼期。如今,他只希望能忘掉在港的經歷,早日賺到錢與一直等他出獄的女友結婚,過平靜的生活。

(為保護當事人,Harish為化名。)

Harish是目前唯一獲判無罪的馬來西亞毒騾,他仍心懷恐懼,希望警醒他人不可大意。(梁鵬威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