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跨國調查|墨西哥海馬濫捕偷運追蹤 香港海味舖代客走私北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海馬是瀕危或易危野生動物,進出口受《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規管,香港海關去年11月查獲750公斤走私海馬,市值約100萬元,是全年最大宗,但這只是全球走私海馬黑市貿易的冰山一角。《香港01》與總部位於倫敦的非牟利機構「中外對話」以及墨西哥的調查記者合作,追蹤墨西哥海馬走私路徑。

墨西哥2012年後全面禁止海馬出口,禁運前兩年,香港入口墨西哥海馬量急升,但墨西哥並無將相關數據呈報到《公約》中。記者更發現,香港不少海味店或藥材舖,明目張膽稱可代客「走私」海馬到中國內地。

記者:李穎霖、Enrique Alvarado、Andres M. Estrada、Alejandro Melgoza

編輯:李穎霖、勞顯亮

聯合採訪:香港01、中外對話 Diálogo Chino

海馬是瀕危或易危野生動物,進出口受《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規管。圖為香港海洋公園內的海馬。(資料圖片 / 江智騫攝)

墨西哥華人走私海馬罪成被輕判

2018年7月19日,譯音名為甄大全(Daquan ZHEN)的華人,從中美洲國家伯利茲,經過墨西哥城轉機飛往上海,墨西哥城機場海關檢查他的行李時,聞到強烈的魚腥味。

執法人員在他的行李中找到六個黑色袋,共有81隻海馬、海星,以及未能辨別來自何種魚類的花膠。這些海味可以用作中藥材,特別是海馬,常用來煲湯或浸酒,不少人相信有補腎壯陽作用。

7月19日,甄大全在墨西哥的法庭認罪,之後被拘留。在墨西哥,海馬是受保護物種,作為《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的締約方,出入口海馬都需要特別許可。

記者翻閱法庭文件,控方認為可以將甄大全判處入獄及罰款22,696美元(約17.6萬港元)。但經審訊後,最終被判罰款6,600美元(約5.1萬港元)及以後禁止入境墨西哥。

甄大全只是墨西哥環保署破獲56宗海馬走私案中的其中一個罪犯,當中至少36人在墨西哥城國際機場被捕。

案件或涉墨國貪腐

在墨西哥,非法盜獵者會用拖網捕殺海馬,再將其急凍製成乾海馬,透過郵件、隨身行李等各種渠道偷運出境。

墨西哥聯邦環保署環境訴訟前總監Israel Alvarado認為,此類案件多數以罰款輕判告終,除了因為貪腐,還因為墨西哥的執法、檢控和司法機構缺乏訓練有關。「法官傾向輕判,可能是他覺得走私一點海龜蛋、石首魚花膠、海馬,要判監太嚴厲。」

中國每年進口500噸

中國是全球最大海馬消費國,每年進口約500噸。以往在墨西哥出口海馬需要申請許可證,2012年之後更全面禁止出口,非法出口最高刑罰是九年監禁,但近年從墨西哥走私到亞洲的海馬逐年增加,進出口雙方都存在執法漏洞。

根據墨西哥聯邦環保署的數據,2001至2019年,追蹤到有95,589隻海馬企圖被走私出境的海馬,真正走私的數字相信遠高於此。

中國是全球最大海馬消費國,每年進口約500噸。內地當局近年亦破獲多宗海馬走私案,圖為2018年廣西南寧海關檢獲走私海馬。(中新社)

墨西哥走私海馬64%流向京滬港

記者根據墨西哥的資訊透明法,發現聯邦環保署追蹤到的走私海馬中,有64%流向香港、北京和上海。中國需求強勁,但難以獲得合法的出入口許可,香港因為管制寬鬆,成為走私海馬的中轉站。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的數字,近十年香港進口乾海馬的總數有下降趨勢,由2010年的近8,000公斤,逐年下降至2019年的221公斤。然而消費者對海馬的強勁需求衍生出地下交易,並未反映於官方統計數據中。

墨西哥未有向《公約》呈報出口數據

根據香港錄得的數字,2009至2011年間從墨西哥入口的海馬數量,由200公斤飆升至900公斤,相當於25萬隻海馬。不過,全球海馬貿易專家Sarah Foster指出,墨西哥當局並未向《公約》呈報相關數據,亦從未解釋兩年間貿易量飆升的原因。

香港購買毋須許可 海味舖隨處可見

乾海馬常見於香港的藥材及海味舖,由於貨源不多,故屬高價藥材,一両由數百至千元不等。海馬體積愈大,價錢就愈貴,其產地亦影響售價。

在港買賣乾海馬毋須許可證,惟出口到其他地方,須向漁護署申領再出口許可證,2015年至2020年11月期間,漁護署共發出76張再出口許可證,涉及約2,500公斤海馬,當中大部份源自泰國,從本港再出口至中國內地、澳門、台灣、日本、泰國、加拿大及美國。

不過難申請許可證,並不代表難以將海馬帶到其他地方,香港的海味舖就有「代客走私」服務。

乾海馬為常見的貴價藥材,體積愈大,價錢就愈貴,一両由數百至千元不等。(李穎霖攝)

旺角海味店:加運費可送到全中國

旺角一間海味舖出售的海馬,多數來自美洲國家,包括墨西哥,職員對佯裝顧客的記者稱,貨源來自藥廠,如客人光顧該店買一定數量的海馬,可以代為寄海馬到內地:「你自己不要帶,海關會捉。我們有辦法,你不用理,付點運費就可以。我上邊(內地)都有客。」他指,運送費用約需200元,可送到全中國,中途出問題作出賠償,着記者不用擔心。

但他強調,不要自行找速遞公司將海馬寄到內地,「不是容易運送的,我們也是找人帶貨,總之有辦法有渠道。」

旺角一間海味舖的職員指,可以代客寄海馬到內地,運費只需200元,中途出問題作出賠償。(李穎霖攝)

上環海味店:一定要走私才能送上去

另一家位於上環的海味店,職員同樣聲稱可替客人找人帶貨到內地,直言「搞(許可證)都沒有用,一定是走私才能送上去」。他指,如跟足程序從香港將海馬寄到內地,會被徵重稅:「你買的話,總之幫你搞得掂上去。燕窩等什麼都可以,有人肯收你錢就得。」

一家位於上環的海味店職員直指,「搞(許可證)都沒有用,一定是走私才能送上去」。(李穎霖攝)

中醫:鮮有處方 多植物可代替

中醫認為海馬有補腎壯陽、活血消腫,及散結作用,而其背後藥理主要和性激素有關。「補腎壯陽的藥在人體有類似性激素作用,性激素隨人體年齡增加下降,所以不少長者需要補充。」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教學科研部副教授張世平指,海馬多用於治療腎陽衰虛而導致的男性陽痿、女性不孕、老人哮喘等病症。

張世平指出,香港和內地的中醫鮮有處方海馬,不少市民是自行購買,用來煲湯或浸酒:「海馬屬魚類,可說是藥食同源,副作用相對較低。」他說海馬並非無法取代的藥材,補骨脂、淫羊霍、覆盆子等中草藥同樣具補腎壯陽功效:「植物可栽培,對大自然的損害相對較少。」

事實上,香港於1973年簽署《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後,已訂下《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作出規管。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教學科研部副教授張世平指,海馬有補腎壯陽的作用,但香港和內地的中醫鮮有處方海馬,不少市民是自行購買。(龔嘉盛攝)

禁運無法阻截走私

全球海馬貿易專家Sarah Foster表示,乾海馬非常容易被帶出境,「海馬體積小,容易保存,常混雜到其他海味乾貨中,走私路徑亦難追查。」她說禁止海馬貿易並無作用,進出口許可證門檻高,只會變相鼓勵違法交易,「政府可以取消禁令,並推動合法及可持續的海馬交易。」

「不少是經過速遞公司寄出。」墨西哥國家漁業研究所調查員Alicia Poot說,「速遞公司職員如果知道是非法寄出的物品就會報警處理,但他們一般都不知道海馬是非法的。」

墨西哥下加州漁農署前官員Abraham Huerta指,現時當局已無批准商業使用海馬的許可,只有經過出入口雙方提供使用方案、研究用途的申請才會批准。儘管如此,墨西哥仍有證據證明,大量海馬被販賣到黑市。

疫情打擊螞蟻搬家 走私多用傳統海運路線

香港漁護署指,本港走私海馬個案以進口為主,2015年至去年11月,漁護署及海關共破獲264宗走私海馬個案,涉1,940公斤海馬。

2020年至今年2月18日,香港漁護署與海關共破獲13宗走私海馬個案,涉117公斤海馬。當中最大的一宗為去年11月底,海關於落馬洲管制站抽查一個自印尼經深圳到港、報稱為磨沙膏的快遞貨物,及搜查其收貨人住處時,檢獲的75公斤乾海馬,佔去年檢獲的走私海馬總數逾六成。

海關發言人指,今年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不法分子較難以旅客身份用「螞蟻搬家」形式走私瀕危物種,繼而利用貨運方式將物品偷運進出境;就走私途徑而言,今年仍以傳統的海運路線走私大量的瀕危物種為主。

墨西哥當局近年在墨西哥城國際機場,拘捕36人涉走私海馬。圖為去年墨西哥城機場旅客戴口罩的情況。(路透社)

報道由《香港01》與「Diálogo Chino」聯合採訪

英文版 English Version:Impunity and incompetence fuel illegal Mexico-China seahorse trade

西班牙文版 Spanish Version:El comercio ilegal de caballitos de mar entre México y China aumenta

葡萄牙文版 Portuguese Version:Comércio ilegal de cavalos-marinhos entre México e China prospera sem fiscalização

重溫2018年01跨國調查:穿山甲之死

【穿山甲之死】神秘港商幕後操縱走私鱗片 非洲直擊血腥貿易

【穿山甲之死】內地直擊野味餐廳 穿山甲千元一斤 藥房偷賣鱗片

【穿山甲之死】上環藥房出售鱗片 港淪穿山甲走私中轉站

【穿山甲之死】民間自發保育 農民放蛇調查 郭秀雲救脫水穿山甲

【穿山甲之死】調查手記:冷冰數字背後 穿山甲染血的故事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