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前瞻】公園大媽與水貨客 屯門社區的計時炸彈?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示威曾與屯門的民生結合,包括7月6日之「光復屯門公園」遊行,及至8月「遍地開花」後,屯門亦多次捲入示威場面。10月底屯門碼頭至良景邨一帶受異味侵襲,亦激起當區居民激烈示威。屯門民生問題激起的民憤可謂積累已久,只是隨反修例運動而爆發。新一屆區議會能否解決種種社區問題?

屯門自1970年代發展成新市鎮以來,不同時代都經歷不同挑戰。在大欖隧道及西鐵未通車之前,屯門公路為屯元居民出入市區的惟一主要交通幹道,一旦發生車禍等事,當區居民進出交通幾乎陷於癱瘓,問題長年困擾屯門居民。當時各方政治勢力亦未有進區插旗,當區最為人矚目之新星、民主派的吳明欽於1985年首度參選大興選區,迅即以4,740票成為當屆票王。其此後一直平步青雲,於各級選舉中七連勝,九一直選中更代表匯點首度晉身立法局。不過其於1992年患血癌英年早逝,年僅37歲。當年補選港同盟副主席何俊仁臨危受命,卻敗予鄉事派鄧兆棠之手。何俊仁從此一直於屯門苦心經營,亦確立了民主派於屯門的根基。

時光飛逝至20多年後,何俊仁於上屆選舉在樂翠老巢被何君堯及鄭松泰夾撃,以277票之差落敗。民主黨成員包括老將陳樹英亦紛紛落馬,由全盛時期之九席大幅縮減至四席,當區由民建聯一黨獨大。今屆陳樹英捲土重來,圖在民建聯巫成鋒手上奪回兆康一席,民主黨則派出盧俊宇挑戰在今次反修例中成為惹火人物的何君堯,以及被指為「鎅票黨」的蔣靖雯。何君堯早前於拉票時被假份支持者之刀手「博索納羅式」襲撃,也令其選情看漲。樂翠此場選戰,毫無疑問已高度政治化,其選舉結果亦勢將被各方作政治解讀。

光復屯門公園遊行吸引了約一萬人出席,區議員譚駿賢認為是在一股認為現行制度失效的憤怒中產生。(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屯門需要「光復」嗎?

除了政治議題及政黨之爭外,本屆選舉中崛起的還有以「素人」名義出戰之「十兄弟」。他們年齡介乎22歲至33歳,近乎全數於屯門讀書及成長,更有半數人是在其居住之選區參選,當中半數為社區團體「屯門社區關注組」成員。其所關注的大多是當區之民生議題,如其發起的「光復屯門公園」遊行,便是針對屯門公園內有大媽收錢跟老伯載歌載舞的滋擾行為。誠然,退休長者閒來無事,需要娛樂亦正常自然,不過於公園出現跳辣身舞、聲浪過大、收取報酬等行為,則超過公園給予公眾人士休憩之目的。區議會早應責成有關當局,處理及管制此類行為,但事過多年情形未有改善,反而變本加厲。結果民怨於反修例運動中爆發,令屯門公園出現對峙及衝突場面,才迫使區議會一致要求取消公園內的自娛區,正是政府及議會對民間訴求置若罔聞,令致民怨爆發之縮影。

另外困擾屯門當區的還有水貨客之問題。自位處屯門市中心之V city落成及深圳灣口岸開通後,造成社區生態之徹底改變。舊有的食店、鞋店、文具店紛紛變成藥房、化妝品店等,區內工業大廈變成存放貨品貨倉,亦令其租金迅速上揚,居民亦因周末大批內地遊客湧入屯門而寧願不外出,可見水貨客對屯門的社區民生造成一定影響。內地遊客影響當區民生之問題並非一區一鎮之問題,於上水、東涌、元朗多區亦有發生,但當政府的「限奶令」、「一周一行」等政策成效不彰時,當局實有必要制訂更多政策以防此社區之計時炸彈引爆。區議會則應更加發揮官民橋樑角色,更全面向當局反映當區水貨客之問題。

氣體洩漏。十月下旬,屯門洩漏不明催淚氣體。大批市民包圍大興行動基地要求警方交待。最終,防暴警於建生施放催淚彈驅散群眾,邨內老嫗倉皇走避。(鄭子峰攝)

區議員慢條斯理?

在此次反修例示威中,尚未解決的還有屯門不明氣體令當區居民不適事件。10月28日下午屯門碼頭至良景邨一帶受異味侵襲,多人呼吸困難及出現紅疹,有居民懷疑是由警方大興行動基地或解放軍青山綜合訓練場。有人到基地外聚集要求警方交代,結果爆發警民衝突。事後警方否認曾使用催淚氣體,環保署經調查後亦無發現。此事中卻未見當區民政專員馮雅慧出現衝突現場,亦無區議會代表居中調停,結果令居民遭催淚煙驅散。區議會於此事上,實有跟進事件,捍衛公眾健康之職責。

從新市鎮開發初期至今,屯門於不同年代都面對不同社區問題及挑戰。如今的屯門公園大媽及水貨客問題,亦因近年官民關係緊張而成為新的社區危機引爆點。作為體制內的民意代表,區議員實在有責任為居民反映訴求,以協助政府拆彈,藉此改善社區自治之能力,勿待民怨爆發,事件演變成衝突才慢條斯理去回應。今天香港的局面,正是應以為鑑之教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