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Balance邀Teddy Santis任創意總監 玩老人潮流概念成關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憑藉多個出奇不意的聯乘項目,New Balance近年在潮流界的舉動早已極之矚目,然而論重要性和長遠意義,卻遠不及今次品牌人事變動的萬分之一。委任Aimé Leon Dore主理人Teddy Santis出任New Balance MADE in USA美國線的創意總監,堪稱影響這個經典運動品牌氣運之超高明一著。

New Balance日前宣布委任Teddy Santis出任New Balance MADE in USA美國線的創意總監,2022年正式履新。(New Balance)

在這個甚麼都講求跨界別互動的世代下,時裝潮流與運動科技的界線愈來愈糢糊。adidas Performance與Originals線過去壁壘分明,但現在kolor及WOOD WOOD等時裝品牌,早已透過Performance名義與adidas進行合作。

sacai × Nike合作無間,打造的LDV Waffle和Vaporwaffle全球大受歡迎。(Nike)

阿部千登勢為大坂直美設計網球比賽服飾。(Nike)

至於kolor主理人阿部潤一妻子阿部千登勢就更厲害,她的sacai與Nike合作無間,將運動元素擴展到時裝領域,打造的LDV Waffle和Vaporwaffle全球大受歡迎,更為大坂直美設計網球比賽服飾,與前輩UNDERCOVER設計師高橋盾的Nike GYAKUSOU系列分庭抗禮。

New Balance T-HOUSE絕對是NB日本部近年最精彩的項目。(New Balance)

面對兩大運動巨頭將時裝 × 運動概念玩得爐火純青之際,「三哥」New Balance近兩年也不遑多讓,銳意變法,推出多個精彩項目作回應。例如在日本區成立New Balance「T-HOUSE」,打造日製植鞣革M1300 JPJ;重生992、2002等舊鞋款;誠邀WTAPS合作製作992;聯手Casablanca持續推出327系列;以至與香港Dahood打造玩具包裝57/40等等,都看得到New Balance管理層市場定位的根本性改革,時裝潮流之地位,愈見重要。

Teddy Santis主理的Aimé Leon Dore,近年風行歐美時裝世界。(SSENSE)

Aimé Leon Dore SS20服飾系列。(Aimé Leon Dore)

所以邀請Teddy Santis,這位Aimé Leon Dore主理人,入主成為New Balance MADE in USA美國線創意總監,絕對是既合情合理,又毅高人膽大。合情合理是因為Aimé Leon Dore × New Balance本身是NB在歐美地區最成功和持久的聯乘系列,既聯名推出過550、650、827、990及997等別注鞋款,也生產了很多別注服飾,地位就如sacai與Nike一樣,屬大規模固定Collaboration,於NB的歷史而言十分少見。

Aimé Leon Dore × New Balance 1300。(New Balance)

然而之所以毅高人膽大,是因為傳統上運動品牌與時裝品牌,過去的營運模式有着明顯分別。時裝品牌習慣有Creative Director一職,更習慣以此身份者去代表品牌,來展示形象和銷售產品,相反運動品牌則大不流行如斯概念,因此Virgil Abloh會被委託為Louis Vuitton男裝創意總監,Kim Jones會成為Dior Men Creative Director,但他們與Nike的關係,哪怕產品售賣得再熾熱也好,亦只會被視為合作單位,在職權和意義上,均與Teddy Santis上任創意總監一事相去甚遠,可見今次New Balance的確為運動品牌業界樹立一個全新指標,未來或者會有更多運動牌子效法,聘請知名時裝設計師去主理某條主線系列,甚或至統領着整個運動品牌,值得世人拭目以待。

美製NB如果由更有時裝觸覺的人去主理的話,其實變化一定再多元得多。

而且昔日的美國總區New Balance,每每給予人「捉到鹿都唔識脫角」之感,明明有一手好牌,卻又總是愛理不理,自身甚少將一眾波士頓美製New Balance發揚光大,而是要靠權力特大的日本區NB加以包裝和宣傳,甚至重塑1985年M1300,並配以「5年一遇」之方式售賣,也是從憑日本NB部門的匠心獨運(從前日本NB職人曾說,早年他們複刻美製M1300時,希望N字標記上的車線造得圓潤粗糙一點,以切合1985年之原始感覺,但美國職人們卻對原汁原味這個概念不明所以,潮流觸覺明顯相對濟後),更不用提人家日本的tokyo design studio和T-HOUSE部門。

多年前的元祖New Balance 320廣告,邀請兩位公公婆婆穿上320鞋子作宣傳。(New Balance)

2020年為宣傳Aimé Leon Dore × New Balance 827 Abzorb別注,Teddy Santis復刻了當年廣告。(New Balance)

可見委任Teddy Santis,以其非凡時裝觸覺去包裝、活化歷史悠久的New Balance MADE in USA,實在高明,要知道New Balance貴為Daddy Shoes始祖,一直與老人家與阿伯鞋掛鈎,多年以前為宣傳320型號跑鞋,品牌忽發奇想邀請公公婆婆做Model,穿上320鞋子配搭老人造型宣傳鞋款,創先河地將老人家美學概念注入球鞋世界,改寫歷史。而上年為宣傳Aimé Leon Dore × New Balance 827 Abzorb別注,Teddy Santis復刻了當年廣告,再度提倡老人美學來掀起全球熱話,大獲全勝。

Aimé Leon Dore × New Balance 550在二手球鞋市場極受追捧。(STOCK X)

此外細心留意的話,也會發現Teddy Santis是一個很擅長從舊物事、古着等歷史元素找靈感的設計師,如NB550、650這些早已被人遺忘,只有老人家才穿的舊款,在他畫龍點睛之下,卻昇華成一對坐擁舊化細節的新潮鞋款,更形成抄風,打破二手球鞋市場由Nike唯我獨尊之局面。

Stone Island × New Balance系列亦蓄勢待發。(New Balance)

Hypebeast始創人Kevin Ma近日才驚訝地意識地New Balance的人氣已超越adidas了。(Kevin Ma)

哪怕論整體市場規模New Balance仍與大剔、三間有一段距離,但單從潮流線角度看,近年New Balance的發展,卻一定比過份倚賴Kanye West的adidas來得要好,往後能否直接對Nike構成威脅?那就看看Teddy Santis是否真材實料了。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