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槍擊|美國十年來最嚴重校園槍擊:槍支泛濫、倡武裝教師

撰文:羅保熙
出版:更新:

美國再次發生槍擊案,18歲槍手拉莫斯(Salvador Ramos)於5月24日早上走入德州尤瓦爾迪(Uvalde)一間小學犯案,造成包括2名成人和19名學童等至少21人死亡,並有多人受傷,最終槍手被到場警員擊斃。面對近期連串槍擊案,總統拜登已明言會收緊槍管,並批評讓18歲青年能擁槍亳不合理。
然而,在美國社會今天槍支泛濫到幾乎是「總有一把喺左近」的時候,僅稍稍提高擁槍年齡的意義究竟有多大?

美國繼本月14日的水牛城槍擊,再有年輕槍手發動槍擊。今次涉案槍手同樣是18歲,初步仍未清楚其犯案動機,在他進入校園行兇前,他涉嫌先在家中槍傷自己的祖母,再開車前往羅伯小學,之後棄車徒步進入校園,其祖母其後已被送院搶救。據德州州長阿博特(Greg Abbott)表示,槍手是當地高中生,事發時攜帶一把手槍,亦可能有一支步槍。

至於本案的事發地點尤瓦爾迪,位於德州第二大城市聖安東尼奧以西135公里,鄰近墨西哥邊境,人口僅約1.6萬,主要為拉丁裔人士。而兇案現場的羅伯小學(Robb Elementary School)則有近600名年齡約7至10歲的二至四年級學生就讀。據統計資料顯示,該小學目前有近九成學生是拉丁裔,只有9%是白人,其中87%學生更是來自經濟狀況較差的家庭。

這次槍擊事件是過去十年來第二大的同類槍擊案件,是繼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Sandy Hook)小學槍擊案以來死傷第二慘重的校園槍擊案。2012年12月14日,20歲的蘭扎(Adam Lanza)在康涅狄格州紐敦鎮(Newtown)殺死母親後,進入當地一間小學亂槍掃射,造成26人死亡,當中大部分是兒童。這也是德州史上死傷最嚴重的校園槍擊案。

該州較近期的一宗發生在2018年5月18日,休斯敦南部聖塔菲高中(Santa Fe High School)發生槍擊案導致19名學生及1名老師死亡,另有10人受傷。

這次槍擊案是自2012年桑迪胡克(Sandy Hook)小學槍擊案以來,死傷第二慘重的校園槍擊案。(Getty)

「18歲擁槍不合理」恐也於事無補…

剛從亞洲之行返國的總統拜登(Joe Biden),隨後發表全國演說,在談及這宗剛發生的槍擊案時神情激動,表示自2012年桑迪胡克以來美國校園已發生逾900宗槍擊事件,聲言「經已厭倦」槍擊事件,並將這次大規模槍擊案稱為「美國的另一場大屠殺」。

他表示,「是時候將槍擊造成的痛苦轉化成行動」,重申「普及常識性涉槍械法律」的重要性,聲稱不是所有的悲劇都可以預防,但這些法律可以產生積極的影響。他又促請民眾反槍,並說:「一個18歲的孩子可以走進一間賣槍的商店,買兩支攻擊性武器的想法是錯誤的。除了殺人,你還需要攻擊性武器來做什麼?」這意味提高擁槍年齡或成收緊槍管的方向之一。

拜登激動表示「受夠了槍擊事件」,他或有意提高擁槍年齡下限。(AP)

然而,就在水牛城槍擊案發生後三天,美國政府便公佈了全國槍支製造和貿易的完整統計資料,為20年來首次。這些資料顯示,美國正處於空前的「購槍熱潮」,2020年製造的槍支數量已超過千萬,幾乎達到2000年的三倍。據日內瓦國際關係及發展高等學院去年的調查顯示,每100名美國人就有120支民用槍械,為全球擁槍率最高。而且,女性及非白人擁槍比例亦明顯在增加。

這份由美國煙酒槍炮及爆炸物管理局(ATF)發佈的報告顯示,美國槍支市場正持續擴大,每年的槍支製造量從2000年的390萬支增長到2020年的1130萬支。ATF官員表示,由於美國生產的槍支出口到海外的比例並不高,因此這些數字可以較為準確地反映美國國內的槍支市場。而且,這數字還不容括黑巿槍支。

報告指出,美國1994年推出的禁止生產和銷售半自動武器的「攻擊性武器禁令」於2004年到期後,似乎是推動國內槍支產業進入「繁榮時期」的原因之一。不僅於此,為滿足槍支市場需求,美國的槍支進口數量也在急劇上升,從十年前每年進口約200萬支的數字,上升到2020年進口數量翻了一倍,達到創紀錄的400多萬支。此外,ATF還披露了美國警方於去年在調查中共回收了19,344支「幽靈槍支」,較2016年增加了10倍。

美國槍支市場持續擴大,製造槍支數量空前泛濫。(Getty)

德州反倡武裝教師?

事實上,德州州長阿博特於一年前才簽署一項法案,讓德州撤銷了大部分的槍械管制,讓沒任何犯罪背景的成年人在沒有審查和訓練之下,合法攜帶槍支。自去年9月1日開始,在大部分公眾範圍攜槍都毋須牌照。該法案的其中一個目的,是要讓德州居民遇上罪案發生時,能在警察抵步前「舉槍自衛」,惟該法案受到外界不少批評,認為無助槍械暴力。

該州法案雖設有21歲或以上方可擁槍的年齡限制,惟今次事件已證明18歲的青年同樣輕易拿到槍械。槍手不僅帶了手槍,還可能有一枝步槍。而且據當地媒體報道,槍手在18歲生日時購買了大量槍械,並在個人社交網絡上上載槍械照片。

德州總檢察長帕克斯頓(Ken Paxton)事後接受右翼新聞媒體 Newsmax訪問時建議,培訓武裝教師以防止像周二在尤瓦爾迪發生的槍擊事件。德州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也指,限制槍支權利對於防止槍擊案沒有作用,相反應推動在校園內加強執法。不過,有本身擁有槍支的老師反對校園內「武裝教職員」。

美國槍擊問題可有解決的一天?圖為2018年當地紀念自桑迪胡克以來校園槍擊的遇難者而放的7000對鞋。(Getty)

由此看來,提高擁槍年齡在槍支泛濫、槍管寬鬆,以至校園以武制武的背景情況下,其作用和意義也著實不大,即使是未達到法定擁槍年齡的青少年,未來在當地要找尋一支槍犯案並非難事。

在每次校園槍擊案件發生後,美國社會總會有人呼籲收緊限制,惟該國寬鬆的槍械管制至今仍為人詬病。總統拜登這次開腔表態,最終能否得到參眾兩院議員支持立法收緊槍械管制尚未可知。即使最終收緊擁槍年度下限,槍支泛濫的情況或恐難以避免下一次慘劇的發生,加上近年「全民擁槍」的大趨勢下,拜登政府要在槍管問題上作出改變,似乎比2012年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時更困難。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