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破防逾年零確診斷纜 南京Delta疫情蔓延逾10省|時事焦點

撰文:許祺安
出版:更新:

內地近日爆發新一輪新冠肺炎本土疫情。於江蘇南京爆發的疫情已蔓延全國多地,引起疫情的病毒株是Delta變種病毒,目前確診數字仍在持續攀升,甚至連長期沒有本土疫情的澳門也受到波及。
此外,鄭州也爆發疫情,源頭或是由緬甸入境的確診患者,引起疫情的病毒株同樣是Delta變種病毒。
究竟這一輪疫情的來龍去脈如何?又會為防疫帶來甚麼啟發?本文將為大家一一疏理。

南京市7月21日開始對全市常住人口、外來人員開展全員核酸檢測。(新華社)

南京疫情源頭:來自俄羅斯入境航班

本輪與南京有關的疫情始於7月20日,南京祿口國際機場的清潔工是本輪疫情最先報告確診的病例,隨後又有機場其他工作人員和家屬確診。官方指,早期報告清潔工病例的基因序列與7月10日從俄羅斯入境CA910航班上,所報告的一宗境外輸入病例的序列一致。

調查發現,一些機艙清潔工在完成CA910航班的機艙清掃工作後,因為防護洗脫不規範,可能造成個別人員受到感染,進而在清潔工之間擴散傳播。(點擊閱讀相關文章)

全國現多個擴散地

短短幾日時間,始於南京的疫情已經蔓延到廣東、遼寧、安徽、四川等地。疫情迅速由南京散播到全國各地,全國出現多個擴散地,當中包括湖南張家界、湖南常德穿紫河遊船及江蘇揚州棋牌室等。張家界市更發布通告稱,7月22日晚於「魅力湘西」劇場觀看第一場演出的2000多名觀眾屬於高風險人群。(點擊閱讀相關文章)

《人民日報》指,截至8月1日24時,本輪南京疫情關聯確診病例已超300宗,涉及十多個省市,包括江蘇、山東、四川、遼寧、重慶、湖北、湖南、北京等地。

鄭州疫情源頭:或與緬甸入境患者有關

在南京疫情以外,鄭州自7月30日於二七區發現首宗無症狀感染者以來,截至8月2日晚上,此輪疫情導致全市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3宗,無症狀感染者50宗,感染者絕大多數與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有關聯,波及人群包括清潔人員、醫護人員、住院患者等。

經基因測序,最初2名感染者與緬甸入境並在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進行治療的確診患者的毒株高度同源 ,均為Delta變種病毒。(點擊閱讀相關文章)

《人民日報》整理內地本輪新冠肺炎疫情的傳播情況。(《人民日報》)

鄭州疫情與暴雨有關?

由於鄭州疫情爆發的時間點正值其遭受暴雨之後,內媒《第一財經》引述一名院感專家分析稱,暴雨之中會發生很多風險,並非人力所控,比如地下水返上來。其次,進行環境消毒時所用的消毒水也可能會因雨水而稀釋,達不到消毒的效果,並隨著雨水流走。還有一種可能是在運輸垃圾的過程中,新冠病區的垃圾也可能存在被雨水淋濕,或者因為雨水壓力太沉而拖地,再被清潔工污染到拖把上,帶到了其他病區。

澳門染疫女生往西安客機曾載兩名確診者

澳門一家四口於8月3日確診,感染的同樣是Delta變種病毒。令當地持續逾年「零確診」紀錄「斷纜」。澳門行政長官賀一誠表示,當局初步得出結論,懷疑最先染疫的女學生是在前往西安的航班染疫。

賀一誠指,涉事航班先由南京飛抵珠海,而女學生參加的舞蹈團則在珠海坐同一客機前往西安。當局追蹤乘客座位資料,發現7月19日南京到珠海航班上,有一名居於中山的人士確診,亦有一名居於珠海人士確診,兩人的座位都是第54排,而涉事學生前往西安時,則乘坐同一排的座位。賀一誠強調,當時南京出現疫情,涉事學校仍辦團到內地,絕對有責任。

官員下台 民眾不滿當局

南京和鄭州接連爆發新一輪疫情,兩地均有官員因此下台。南京祿口機場「失守」後,江蘇省委於7月23日決定暫停東部機場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馮軍的職務。中央紀委國家監委7月28日發文批評,機場日常監管嚴重缺位,同時存在管理不專業的問題,把國際航班與國內航班由原來的分開運營變為統一混合運營,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導致疫情擴散。在發現陽性病例後,機場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造成疫情蔓延。

+2

南京疫情外溢在民間造成恐慌,對於「罪魁禍首」祿口機場的被撤職高官東部機場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馮軍,有網民更要求以「瀆職罪或玩忽職守罪嚴懲」。在當地衛健委的新聞發布會上,不少人留言要求南京市衛健委副主任楊大鎖「下台」。(點擊閱讀相關文章)

至於鄭州方面,在7月31日,鄭州市衛健委主任付桂榮,以及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黨委書記馬淑煥均被免職。鄭州市疾控中心主任王松強表示,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是境外無症狀感染者收治的定點醫院,新一輪疫情的病例大多數發生在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內部,暴露出醫院存在一定的漏洞。

張文宏:南京疫情尚在可控之中

對於南京疫情的發展方面,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表示,南京疫情跨省傳播,成為輸入性疫情引發國內傳播的新模式。在外省市尚未發現脫離機場這條追蹤線路的無源頭較多社區擴散病例,這提示疫情尚在可控之中。後續1-2周各省市如果沒有更多的二代與三代病例發生,本輪疫情的規模仍然會限制在南京市。(點擊閱讀相關文章)

鍾南山十分關注湖南張家界的疫情。(新華社)

鍾南山:憂張家界疫情

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則表示,南京疫情他不擔心,但十分關注湖南張家界的疫情。鍾南山指出,南京祿口國際機場附近社區集中爆發疫情,感染人群職業較為集中。南京市政府及時採取了防控措施,如對祿口街道封閉管控、全民核酸檢測等,疫情整體可控。他表示,「南京疫情我倒不大擔心,管控方面做得非常出色,這是大城市。但是到小地方(指張家界)會不會傳染?現在還是未知數。」(點擊閱讀相關文章)

兩地防疫表現惹批評

南京和鄭州兩地的防疫表現均引起專家批評。《健康時報》報道指,有業內人士表示,南京祿口機場的外判公司為節省開支,沒有將境外和境內的清潔人員嚴格分隔,「這是個低級錯誤,無論是機場還是外包(外判)公司,都逃脱不了責任」。(點擊閱讀相關文章)

一位不願具名的公衛專家接受內媒《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表示,祿口機場直到7月26日才關閉,令傳染源難以阻斷。此外,南京公開的流調訊息也不詳細,看起來防控漏洞比較多,一開始疫情管理也不到位。(點擊閱讀相關文章)

有專家批評南京祿口機場直到7月26日才關閉,令傳染源難以阻斷。(新華社)

更有意見認為,在新冠肺炎疫情已經爆發一年多,中國已經有了足夠防控經驗的背景下,作為東部發達省份省會的南京,卻因為層層疏漏導致疫情延續,期間暴露出管理問題的不僅是祿口機場的管理層,還有南京市政府的疫情管控能力以及包括南京在內的基層防控短板,更是再一次揭開了南京「一流城市二流管理」尷尬現實。(點擊閱讀相關文章)

鄭州方面,自從去年年初新冠疫情發生後,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就成為河南省新冠肺炎定點救治醫院。該院前黨委書記馬淑煥更被評為「河南省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因此該院爆疫備受關注。一名曾全程參與武漢抗疫的醫生直指,鄭州六院多人受感染,說明了醫院的院內感染控制存在一定的疏漏。(點擊閱讀相關文章)

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爆疫,備受關注。 (《極目新聞》)

中國疫苗能否應對Delta病毒?

引起本輪南京及鄭州疫情的病毒株同樣是Delta變種病毒,而且不少確診者已經接種疫苗,中國的滅活疫苗能否應對Delta變種病毒引發關注。

張文宏指出,如果不打疫苗,感染的人數可能會更多。他強調,未來通過疫苗接種,仍然不能完全控制疫情的持續和反覆,但如果在全面放開後病死率降至流感的水平,那麼就可以消除該病毒流行帶來的嚴重後果。

國藥集團中國生物董事長楊曉明則表示,從實驗室獲得數據來看,國藥滅活新冠疫苗在應對Delta變種病毒時可以產生有效保護。但是流行病學和疫苗有效性數據,目前還沒拿到。他同時也透露,國藥正在研發可應對變種病毒的新冠疫苗。(點擊閱讀相關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