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歲「令和歌姬」村方乃乃佳:一曲爆紅後 慘成父母搖錢樹

撰文:外灘
出版:更新:

你可能很難想像,如今日本最火的女歌手,是一位剛剛年滿3歲的小女孩。這位小童星名叫村方乃乃佳,許多中國網友對她的名字並不熟悉,但很可能看過她的成名之作《小狗警察》。

今年年初,乃乃佳的這段童謠大賽片段在日本大火,也被搬運到了國內的社交媒體上,好多人被這個還沒有鋼琴腿高的小娃娃萌翻了,大呼:「好想生個女兒!」(點擊放大瀏覽)▼▼▼

+1

靈敏的日本唱片公司很快找上門來,為她發行了專輯CD,乃乃佳就這樣成了日本音樂史上最年輕的女歌手。大量的綜藝、廣告邀約如雪花般飛來,父母順勢為她開通了自己的YouTube帳號,粉絲量很快超過了40萬……然而,儘管村方乃乃佳只有3歲,她依然需要承受走紅背後的代價。

就在不久前,有綜藝節目曝光了她的日程表,幾乎每天從早上7點多一直到夜晚9點,都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工作安排。很快,人們開始對她的父母提出質疑,認為小乃乃佳被當成了成年人的搖錢樹。「父母讓孩子這麼拼命賺錢,只聞到了濃濃的銅臭味。」

3歲的「令和歌姬」

因為《小狗警察》的精彩演出,村方乃乃佳獲得了這屆日本童謠大賽的銀獎,但是人氣卻蓋過了其他所有同場表演的孩子。這個時候,乃乃佳只有2歲5個月大,普通小孩在這個歲數連話都說不清楚。而她非但能記下2分鐘時長的完整詞曲,面對舞台也毫不露怯,將自己的天真可愛表現得淋漓盡致,奶聲奶氣卻又無比認真、搖頭晃腦的樣子,的確非常可愛。這段視頻上傳到YouTube後,至今點擊量已經超過1995萬次,無數人爭相模仿,堪稱日本年度現象級的網絡熱門話題。

因為疫情以來持續低迷,日本音樂圈也很久沒有遇到如此有群眾基礎的「強心劑」了。唱片公司趁熱打鐵,在5月26日為她發行了專輯,甚至為她直接冠上了「令和歌姬」的名頭。NHK電視台乾脆遞上了一紙合約,將乃乃佳簽下,成為每日晨間兒童節目的嘉賓主持。花王、アース製藥等廠商也看上了她的親切可愛和高人氣,接連拍攝了不少廣告片,產品除了家用清潔劑甚至還有蟑螂驅蟲藥。如今在谷歌上搜索村方乃乃佳的名字,你能看見無數通告訊息和演出預告,儼然已經成了當紅的藝人一般,每週那張可愛的小臉都會出現在國民級電視綜藝中。

但請不要忘了,她現在還只是一個3歲的孩子。

+5

996更誇張的工作日程

在不久前的一期清談綜藝《閒聊007》中,乃乃佳的一份日程表引起了軒然大波,平均每天工作時間超過8小時。每天早上七點半,她就要起床,開始迎接一天的工作,提早進入了社畜的節奏。小乃乃佳喜歡和食,早飯習慣米飯配納豆。匆忙吃完後,短暫玩耍半小時過家家遊戲,媽媽領着她換衣服出門。

第一站來到NHK電視台,換上可愛的卡通服裝,錄製每天早上播放的兒童音樂節目,這個過程長達兩個半小時。走出錄影棚,時間已經來到了中午,乃乃佳吃完午飯午睡一會,用精神飽滿的狀態繼續迎接下午的工作。化妝、彩排、拍照、接受雜誌專訪……每天6點晚飯前,類似的工作安排滿滿噹噹。到了晚上七點,乃乃佳又跟着媽媽回到了電視台,進行新一輪拍攝,一直到八點多才能下班回家。如果有綜藝節目或音樂表演的安排,就得配合劇組的節奏一直忙到深夜。

在《小狗警察》一炮成名後,到現在半年的時間裏,小乃乃佳一直在過着這樣比99​​6更忙碌的生活。在家休息的時候也不能放鬆,還要錄製自己頻道的vlog短片,在媽媽的鏡頭前保持滿滿元氣的狀態,或是在直播時和熱情的粉絲互動。

唱成人戀愛歌曲引爭議

作為當紅歌姬,「藝能」方面的訓練,乃乃佳當然也不能落下。媽媽會給她聽許多最近當紅的流行歌曲,並讓她好好學唱。在這一期《閒聊007》中,乃乃佳就即興表演了一曲熱播日劇《我的家政夫渚先生》的主題曲《裸の心》。

「孑然一身,漸漸開始厭惡自己,也開始羨慕他人。『戀愛總會到來的』,這樣對自己說着,慢慢地,慢慢地,你讓我有了這種感覺……」這樣描繪成年人戀愛心情的歌曲,從3歲的乃乃佳嘴裏唱出來,無疑顯得非常尷尬。(點擊放大瀏覽)▼▼▼

雖然主持人和嘉賓配合着打拍子、插科打諢,但這樣的違和感仍然引起了很大爭議。「在不明白歌詞的前提下,用幼兒的聲音來唱出這首歌,令人毛骨悚然。」雅虎日本的女性專欄就做出了這樣的批評。「『反正她不懂,所以沒關係』,這樣逃避責任的行為真的很糟糕。那種什麼都不懂的可愛、純潔,都作為她的商業價值被公開消費,這是非常扭曲的,成年人必須為她畫出界限。」在小乃乃佳聲嘶力竭的演唱聲中,肉眼可見的還有她作為孩子天真的表現欲,贏得大人的喜愛與表揚。從她的神情裏,也不難察覺到一絲疲憊與麻木。

【延伸閱讀】英國「潮童」狂曬總值十萬名牌衫成網紅 母:衣服是他自己挑的(點擊放大瀏覽)▼▼▼

+14

兒童與成人世界的界限

關於童星被成年人的世界壓榨、消費的例子,我們已經見過了太多太多。在社交網絡崛起之後,愈來愈多的孩子被鏡頭推向了世界,背後暗藏着的成年人的慾望,也總會讓人嘆息。就在去年,湖州的童模妞妞,在拍攝時被媽媽狠踢,讓網絡童模行業成為眾矢之的。被打後,妞妞只是在原地愣了一會,調整了一下情緒,當鏡頭再次對準她時,又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連續四天拍照超過400件衣服,最多一天拍攝了119套服裝。」妞妞的媽媽在朋友圈裏這樣得意地炫耀。而據妞妞母親的朋友在事後講述,這個3歲的孩子日常遭打罵已經是家常便飯。三伏天拍羽絨服,大冷天拍泳裝,這樣非人的差事,在媽媽的「指導」下也都能順利進行。一家四口的生計,都指望着3歲的妞妞。

這樣的例子,在兒童選美歷史悠久的歐美國家也不在少數。英國南安普頓就有一位母親,為了把女兒培養成選美冠軍,在她出生4個月時就帶她去打了耳洞,1歲半開始參加各種各樣兒童選美比賽。到了2歲,這位名叫Minnie Beau(這名字起得就夠可以的)的小姑娘已經儼然成了一個小大人,畫眉毛畫眼線、唇彩指甲油全副武裝,贏下了8場選美比賽。(點擊放大瀏覽)▼▼▼

再回頭看看村方乃乃佳如今的境遇,小小年紀的她可能並不明白自己正在經歷什麼,所有的辛苦和努力都是為了得到大人的認可。但當寶貴的童年與成年人的名利場越界交融,孩子眼前的世界不再純潔,甚至付出了身體和心理健康作為出名的代價,這後果就太沉重了。

「不得不眼睜睜看着兒童的天真無邪、可塑性和好奇心逐漸退化,然後扭曲成偽成人的劣等面目,這是令人痛心和尷尬的,而且尤其可悲。」這句名言來自美國媒體文化學者尼爾.波茲曼,他在着作《童年的消逝》中,就詳細講述了兒童在電視文化潮流中的迷茫。

「當兒童有機會接觸到從前密藏的成人信息的果實的時候,他們已經被逐出『兒童』這個樂園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