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李家豪】重返起點 找回真我 盼實現兒時承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兩年前有想過會再踢職業...卻又不太敢去想,始終擔心外界目光,多於憂慮自己的能力。」和富大埔後衛李家豪2016年效力香港飛馬時曾捲入假波案,等待結果期間他滿腦子負面思緒,「會否判監?」、「出獄後做甚麼?」、「會否一世跟車?」

心中無限個問號,重返職業足球壇對「家豪」來說,曾經是個很遙遠的冀望,但他獲判無罪後今季不單重返大埔,更首度代表球隊出戰亞洲賽,回看這個低谷,他如是說:「成長路上,有高有低才算精彩。」

攝影:羅君豪

自小在大埔富亨邨長大的「家豪」,於四姊弟中排行最尾,且是家中唯一男丁,正所謂「孻仔拉心肝」,父母思想較傳統,自然投放更多希望在他身上,對這位兒子特別掛心,「當初選擇踢波這條路,家人雖口說支持,但其實知道他們覺得我會『搵唔到食』,只是難以改變我的想法,所以沒有阻止。媽媽叫我考政府工,我最後亦沒有聽她勸告,反叛地走去踢波。」

官司影響家人 內疚繼而封閉自己

心知背負父母期盼,無奈還未帶來驕人成就前,卻讓雙親失望。捲入官司期間,「家豪」最難過的並非自己承受評擊,而是讓無辜的家人一起飽受壓力。親朋戚友不停致電,街坊閒言閒語,累得每日到快餐店喝奶茶的母親亦有所避忌,連「麻雀」亦打少了,一切看在眼內,「家豪」不是味兒,「見到媽媽苦不堪言的樣子,內心很難受,試問有哪個父母會想親生兒子發生這種事?」

逃避,是他自事情發生後的取態。「家豪」逐漸變得封閉,李嘉耀及馮慶燁等好友來電置之不理,所有跟足球有關的事,通通隔絕。「那刻感覺很羞家,足球給予我很多快樂的回憶,認為自己有負球圈及家人。最理想的事業沒了,那是人生至今的最低潮。」

足球於李家豪的成長段足球扮演各種角色,「小時候是玩伴;踢職業前是朋友;當球員後教導我做人。」足球幾乎是他生命的所有,等待官司結果期間,他最掛念的便是以往那種追求更好的感覺。(羅君豪攝)

掛念追逐足球的感覺 姐夫細心開解成輔導員

做男人,從哪裏跌倒便在哪裏站起來,起碼我不會後悔。

腳停口停,官司期間「家豪」仍需工作糊口,酒店炒散、跟車送貨,甚至做甜品他都試過,但工作只是用以讓自己麻木、分散注意力的方法,腦海仍不停地圍繞着足球轉,邊做邊想起往事,「掛念以前會希望傳好一球而不斷練習,為了控球穩定去想想如何改進,很回味那種感覺,那是一種『追求』的感覺。」

周日的家庭聚會,變成「家豪」每周最期待的時間,姨甥們純粹的快樂,讓他最舒服自在。「家豪」的大姐夫更扮演重要角色,這位「輔導員」跟他分享人生經驗、一起回顧前事,部份說話更深深印在他腦中,「做男人,『邊度跌低邊度起番身』,起碼我不會後悔。這令我思考很多,雖然未知將來會發生甚麼事,但至少我應樂觀地面對及生活。」

李家豪與馮慶燁自小學已相識,兩人住於相鄰大夏,練習前會先相約健身。家豪笑指二人溝通方式很「癲」:「我們不理會對方感受地互相鞭策,連隊友都說他是我人生教練。」兩年低潮期間,燁仔亦陪伴家豪走出陰霾。(受訪者提供)

望信守兒時承諾 不甘中途離場

小時候的夢想未實現,若能再做球員,便一起奮鬥;否則我仍會以另一身份貢獻。

足球路縱有寂寞難行之時,但兒時承諾支撐着李家豪,他知道若斷言離開綠茵場,年老後必定後悔。(羅君豪攝)

迷茫之時向恩師傾訴 「堅Sir」感動落淚

「堅家軍」的故事早已耳熟能詳,教練李志堅在眾人心目中是位能帶來安全感的人,「家豪」亦不例外,「感覺發生甚麼事,找他都會『拆得掂』。」所以當身陷迷茫的「家豪」想找人傾訴,打開電話,過百個聯絡人之中,不期然便按下了「李志堅」的名字,「我當時跟他說:小時候說好要一起拿香港頂級聯賽冠軍的夢想仍未實現,雖未知官司結果如何,但能再當球員的話,便一起奮鬥;否則我仍會以另一個身份出一分力。」據知「堅sir」聽畢後亦感動得流淚。

在黑暗中等待之苦,「家豪」深深明白,他曾想放棄,最後能堅持下去,同樣只因那個看來無聊、自己卻認真看待的兒時承諾,「說了要奪冠這麼多年,感覺成果差不多來臨,不甘心因此事而放棄。若我沒有選擇再踢足球,即使在外邊有多大成就,老了都留有遺憾;儘管返回球場踢得平平無奇,起碼我嘗試過、盡過力。」

堅家軍三個字的意義,別人未必明白,在李家豪心目中卻代表親情、友情、承諾、夢想,教練李志堅的地位更舉足輕重。(受訪者提供)

感激李志堅無條件信任 當頭棒喝銘記於心

李家豪,你唔好再等衰啦!
和富大埔主教練 李志堅

獲判無罪一刻致電李志堅 感激教練人格擔保

2018年4月19日,「家豪」獲判無罪釋放,得悉結果後的第一個電話,亦是打給李志堅,他沒有跟家人商量,毫不猶疑決定重投足球懷抱。要說到這位「爸爸」的恩情,他稱數也數不盡,「以前他放棄僱傭生意,便是為了我們這班小子;今次法律上我沒事,但外界仍戴有色眼鏡,可是他還決定簽我。可能他背負很多壓力,相信亦以自己人格及信譽去擔保,為我擋了很多。」

感激的除是無條件信任,還有如當頭棒喝般的提點。李志堅深知「家豪」惰性高,若有穩定上陣機會,態度容易變得放鬆,一次練習後他倆相談近半小時,「他有一句令我很深刻,『李家豪,你唔好等衰啦!』意思是讓我不要再甚麼事也沒所謂,像之前那樣等着變差,他勸我擺低過往、逼自己突破,為自己做點事。」「家豪」笑言「堅sir」的這「棒」時機很準,避免他再慢慢沉淪,是今季快速重拾水準的關鍵。

李志堅決意簽入李家豪,或許背後為對方擋了不少狂風暴雨,今季「家豪」以表現作回報,相信堅sir亦感欣慰。(資料圖片/高詩琦攝)

珍惜 感恩 尋找快樂已夠幸福

談及兩年後再次接觸職業足球的感覺,還未待記者發問完,「家豪」已忍不住報以燦爛笑容,「很開心,直到這刻,每日仍會期待練習、比賽。」「家豪」尤記得重返大埔跟操之初,跟一位比自己年輕且瘦弱的球員進行對抗性練習,才驚覺自己力量大減,即使是引體上升亦難以完成,但他矢言現時對足球的態度不再浮浮沉沉,「以往不會爭取機會,對自己沒要求,踢得一季得一季,根本沒尊重過這份職業。現在有熱誠,想全心全意地付出,可能未必有回報,但人生中能夠找一件自己喜歡的事去投放100%,已經很幸福。」

相隔2,386天的入球,除了是射破舊東家飛馬的大門,更助大埔順利捱過地獄賽程,「入球貴精不貴多,同樣這是張中期成績表,證明努力沒白費,加強我這方面的信念。」(資料圖片/高詩琦攝)

我要讓外界知道我回歸,以前那個李家豪已經消失,現在的我是另一個人。

經歷過失去足球的日子,「家豪」更懂得珍惜的真締,26歲的他當打之年或所剩無幾,但他沒急着為未來鋪路,因不想給自己離開的藉口,「每場賽事都不可以錯過,自發健身提升力量、受傷便不斷約醫生做治療、飲食與作息更講求。細節做好了,加起來便有成果。」虛耗兩年光陰,他沒有要追回甚麼,只想當個對得住自己,讓父母感到安慰的兒子。「我要讓外界知道我回來了,以前那個李家豪已經消失,現在的我是第二個人。」

現時「家豪」與家人關係變得更親密,互相訴說心事外,父母入場親身支持的次數亦更多,他指或者這想法有點「變態」,但還是「感恩」曾經發生的這件事,「領悟到『開心』原來很重要,否則即使有錢有樓,都會提不起勁,對周圍人事物都沒所謂。香港很多事情得來不易,以往不懂感恩,只會想得到更多,現在擁有家人、女友及愛犬,已經足夠。」

虛耗兩年光陰,從社會邊緣走回來,李家豪學懂凡事感恩,不再無止境地追求名利,只想活在當下,再次讓父母及女友驕傲。

聯賽冠軍如最後拼圖 冀「堅家軍」故事登大銀幕

大埔是「家豪」出生及成長地,小時候首次參加幼苗跟「堅sir」踢波的地方,便是和富大埔現時用作操練的廣福球場,能夠回歸這支代表自己地區的球隊,爭奪聯賽冠軍及出戰亞協盃賽事,他以「好正、好完美、好幸運」去形容。重臨起點,那份初心即時湧上心頭,上天的安排彷彿告訴他一件事,「就像告訴我,夢想真的很近、很近,如一幅拼圖,現在就只差一個冠軍,拼上這最後一塊,完成品便可掛上牆。」

夢,仍在做。「家豪」更有個天馬行空的想法,便是將「堅家軍」一路以來的成長大小事,拍成一輯電影。除了將每個球員、家庭的故事紀錄低,亦希望如電影《點五步》一樣,以熱血感染港人,「堅sir維繫着這麼多年青人,一起向夢想進發,相信故事中很多細節可以讓人受啟發,改變大家的負面情緒。想向港人傳承那種追求的感覺,而並非每日像個行屍走肉,希望大家亦可尋回那股衝勁。」

以往的李家豪或許是沒了靈魂,但在這兩年間他一直在尋找真正的自己,由今季這位右後衛的表現看來,他已找到了。

一個教練帶着一班少年追夢,若要拍成電影,還欠一個完美結局,聯賽冠軍會在今年到手嗎?(受訪者提供)

【第一屆武博】眼界.決定境界!5月3至5日在九展舉行的第一屆香港武術及搏擊運動博覽(武博),活動包括解構武術電影的光影武林隧道、有趣好玩的武館街遊戲,以及超過100個體驗班,讓市民、初學者或武術專家,透過這個多元化體驗型博覽會,從武博擴闊眼界、提升境界!

按此立即購票 
按此瀏覽武博專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