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顏樂楓】球員的自我修養 黑白分明 緊守核心價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俄國戲劇大師史坦尼斯拉夫斯基(Konstantin Sergeyevich Stanislavski)曾撰寫《演員的自我修養》,闡述戲劇表演和教學的理論方法。假如足球界也出版一本《球員的自我修養》,內容又會是如何?

現代足球不再單講求技術或身體質素,要成為更好的球員,大多取決於球員的心態與自律。理文中場顏樂楓(光頭)場內場外也追求正確的價值觀,真假對錯之中沒有任何灰色地帶;做就要做到最好、也要堅持到最後一刻。

攝影:羅君豪

「我們應該正在慶祝入球,並領先東方5:0,準備高舉冠軍了。」訪問當日剛巧是2月9日,時間正是下午4時許,顏樂楓本應在旺角大球場跟東方龍獅爭奪高級組銀牌賽冠軍,無奈最終比賽因疫情而改期,但他卻一如以往地信心爆棚,「只有往最好的方向想,才會有動力。」

理文今季表現脫胎換骨,球員以至教練都充滿自信。記者要顏樂楓預測賽果,答案也不出所料。(羅君豪攝)

只要你栽培我,我定不讓你失望。

輪迴般的8年藍鳥生涯 只為報答養育之恩

這種對勝利的渴望,相信跟「光頭」出道的背景有關。27歲的光頭早在2011年在班霸傑志出道,當時年僅18歲的他背負起「藍鳥青訓」之名,無論關注度及壓力,也總比別人多一些,「算是有丁點名氣,可讓很多教練認識我。不過同時也令我提高自身要求,表現絕不可比同年紀的球員差,要證明自己是較『叻』的那一位。」

現在回看,光頭這種執著看似無謂,但總算是成長的一部份。光頭在傑志待了8年,這段青春卻不停「歷史重演」。每季他被外借到其他球會、表現可人;但就遭「回收」參戰亞協盃賽事、聯賽甚少披甲,直至下季又再借用至友會。

「自己曾檢視這段經歷,像是不斷輪迴,但始終香港球員踢亞洲賽的機會不算多,這份經驗到現在仍很珍惜。」年復年、季復季被借走,光頭感覺不是味兒,惟他堅持留守傑志,爭取為自己成長的地方上陣,「我想法很單純,留守是出自球會對我的養育之恩,希望用自己的能力去報答。只要你栽培我,我定不會讓你失望。」

港鐵仍未能直達九龍城,也是這個舊區仍可保留本土文化及小店的原因。顏樂楓自小在唐樓間穿梭,樓梯變成了他的遊樂場。(羅君豪攝)

重情重義 本土貼地

除了飲水思源,光頭也予人本土及「貼地」的感覺。他小時候在九龍城這舊區渡過了8年光陰,家住打鼓嶺道一幢舊式唐樓,不足10歲便在五金行、車行、工程公司及東南亞餐廳間打滾,見識多元文化,「跑來跑去、走上走落,已經玩得很開心。記得小時候『懶醒』出門為父親買報紙,結果忘了帶鎖匙,在門外等了差不多兩小時。」

重返舊地,回憶湧現。光頭在家旁的賈炳達道公園足球場留下不少「腳毛」,「初時爸爸擔心我受傷,只容許我在場邊踢,唯有在花槽間盤球,跟友人猜波、『的波』。」這個看似平凡的街場,是光頭對足球的啟蒙地。他自小夢想是要當個如施丹或碧咸般的球星,如今總算在職業球圈站穩陣腳,也早搬到東涌居住,卻一直對九龍城念念不忘,「這裏自成一角,有很多美食;之前曾跟女友在附近訂酒店住,當作是個小型渡假。」

在球場旁的花槽間盤球,曾經是顏樂楓兒時的最大娛樂;重返舊地,他按捺不住要再扭多次。(羅君豪攝)

無論如何,曉明亦是我的教練,要一起走下去。

談與陳曉明關係 困難中見信任

縱然是重情重義,不過光頭最終也在大學畢業後選擇離開傑志。去季正式轉投理文,光頭在主帥陳曉明麾下逐漸成為主力,「他戰術理念較強,而自己對整體性的足球亦十分重視,大家一拍即合。」平日操練過後,陳曉明間中也會跟光頭私聊一番,彼此分享對球隊的看法。記者問光頭會如何形容二人關係,他沉思良久後也沒答案,「當一段關係的開始來得複雜,形容起來便很困難。」

理文去季在陳曉明首度領軍下,聯賽首15輪只錄得1場勝仗,長期身陷護級漩渦,引來外界批評。這段慘痛經歷讓當時的「黃黑軍團」也不禁向教練提出質疑,「大家知道曉明是學院派、很多理論,香港球員對此很陌生。要相信他已不容易,若走出來的路不平坦,更是難上加難。」面對各種反對聲音,光頭卻向對方投下信任一票,「選擇跟隨他,就預了要接受挑戰。無論如何他亦是我的教練,要一起走下去;甫開始就否定,還不如及早離開。」

延伸閱讀:

【菁英盃】理文暴雨中連入兩球 加時3:2挫元朗奪隊史首冠
【港足日與夜・李文恩1】押上理文之名 交重學費卻未言棄

自有一套足球哲學的陳曉明(左),跟顏樂楓一拍即合,但兩人關係在上季一度遇到挑戰。(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其實我也會攰,只不過身負重任,所以仍堅持不斷跑動。

作為球隊副隊長,光頭還要用行動說服隊友,「練習時或許會『聽多過踢』,隊友們想法負面,唯有我全程投入,才可贏得他們的信任。大家常說我場上的毅力能感染他人,其實我也會攰,不過因為身負重任,所以我都會不斷跑動,只是速度可能慢了一點。」

理文雖然最終在聯賽戰績強差人意,卻在菁英盃殺出一條血路,捧走球會史上首座錦標。對此光頭直言感覺「神奇」,戲言即使人生再來一次,亦難再複製。而這個冠軍除進一步鞏固光頭與陳曉明的合作關係,也讓他深信只要信念正確,堅持總會有成果。

面對多兇狠的攔截,身體有多疲憊,顏樂楓仍會咬緊牙關向前衝。(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勇敢是在未知的情況下挺身而出,若我知道這份價值觀百份百正確,為何我不發聲?

無懼表態 緊握信念終有成果

「我將信念『揸得好緊』,定當走到最尾。」近大半年香港身陷反修例運動及社會抗爭之中,至今年初武漢肺炎更在港爆發,人心惶惶、社會瀰漫着負面氣氛。「現在是重要關頭,香港人無時無刻也需要堅持信念,如果放棄就『玩完』。」

自言性格「硬頸」的光頭,去年12月尾鬥東方龍獅射入奠勝球後高舉「5加1」手勢慶祝,被視作為社會運動表態;他又曾在社交網站上發表言論,跟現職警察的前隊友葉頌朗「割席」。有人會認為光頭勇敢,但他卻另有一番見解,「其實女友常笑我『蛇𠺌』,在我分不清對錯下,我會沉默;但若我知道這份價值觀百份百正確,為何我不發聲?勇敢是在未知的情況下挺身而出,但對此我很堅定。」

在現今分化的社會中表態,隨時被持相反意見者「篤灰」,球員有可能因而受處分。記者問光頭有否擔心引發難以收拾的後果,他沒半點猶豫,回答道:「若我所說的是正確,即使有後果,我也是正確的。有後果亦不必害怕,外界自有評價,我都不介意。」

延伸閱讀:

【港超聯】理文1球小勝東方升次席 茹子楠為失球落淚
【港超聯】李志堅未否認招攬盧卡斯 顏樂楓為慶祝動作解畫

顏樂楓去年12月尾於東方龍獅身上取得入球後,曾高舉「5加1」手勢慶祝。(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當黑白被顚倒,哪怕是得罪100個人,去為1個人分清對錯,也值得我發聲。

借黃子華電影談假新聞 望發聲助港人尋真

被譽為香港棟篤笑始祖的黃子華,一向在幽默中暗藏人生道理、諷刺時弊。最近由他主演的電影《乜代宗師》,主角透過武術察覺身邊一切虛幻,引人聯想日常生活中不離假新聞,一個人的信念和價值觀隨時「被改造」,最後道出金句「假亦真時乜都假」,暗示做人應該要「尋真」。

最近曾觀看該電影的光頭,也坦言社會目前「難分真與假」,因此強調發聲的重要性,「當一件事假得讓所有人也認為是真的,真與假便會很難分辨,這是最可怕的事。所以當黑白被顚倒,哪怕是得罪100個人,若可幫1個人分清對錯,也值得我盡最後一分力去發聲。」

現今香港社會出現種種問題,顏樂楓拒絕袖手旁觀,堅持發聲,「這不是勇敢。」(羅君豪攝)

上一輩教導我,有事要打電話求助;但現在我卻不知要教下一代打給誰。

就如在場上以跑動感染隊友,這位中場悍將也希望推動更多朋友成為同路人,「每個人有不同性格,我不會強逼他人。例如我拒絕乘港鐵,如果跟朋友前往相同目的地,我會建議乘搭其他交通工具,否則就分開出發。假若因為我的建議,而令一些人向我認為正確的方向前進,何樂而不為?」

光頭慨嘆現今社會出現太多「指鹿為馬」的情況,令自己不禁幻想,未來的世界會變成如何?「不久將來我也許會成家立室,有自己的孩子。上一輩教導我有事要打電話求助,但現在我卻不知道要教下一代打給誰,自己也只能記下父母親的電話。可是我沒法子就此袖手旁觀,希望能將所有事重回正軌。無論成功與否,我亦可自豪地說,自己用了最大能力去嘗試改變。」 

在顏樂楓心目中,只顧自己並不足夠,他希望以行動感染更多人。(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領略自律的重要性 表現大躍進

昔日粗心魯莽的小伙子,想不到也有成熟的一面。光頭今季在表現上愈見進步,罕有地在港超聯及菁英盃分組賽取得進帳,更助球隊在去年12月份拿下4連勝,並當選港超12月份最有價值球員。由於獎項至今仍未頒發,他從記者口中得知結果時大感驚訝,「我不渴望獲獎,但卻很想試一次。季初跟女友說過,很羨慕別人當選最佳球員或每月MVP,因為自從踏入職業球壇,我已不再突出。」

本地青年聯賽球隊間分野甚大,能力稍為出眾的球員較易成為焦點;惟在職業聯賽面對外援,本土球員但求先做好自己,更何況光頭擔任的是防中位置,實而不華才算「稱職」。「季初問自己,為何忘掉了初心?職業足球重視結果,作為防中只能憑球隊的勝利吸引觀眾目光,令別人明白我有多重要。」

「只要相信價值正確,就堅守到最後吧,哪怕有後果,我亦不介意。」(羅君豪攝)

每天清晨5時到海傍跑步,每日起床也很掙扎。我會問自己:「你想不想成為更好的球員?」

經歷過去季刻骨銘心的低潮期,光頭在沉澱、反省期間受李斯特城前鋒占美華迪(Jamie Vardy)的自傳啟發,學懂自律的真諦,「華迪的故事很誇張,他24歲仍效力非職業聯賽,3年後卻已征戰英超。由以往周六飲酒、周日比賽的球員,搖身一變成為球星,中間的轉變令我領略自律有多重要。」

籃球巨星高比拜仁(Kobe Bryant)早前因意外離世,他的金句「我知道每天清晨4時洛杉磯是甚麼樣子」完美代表運動員應有的堅持。光頭也希望仿傚這種自律的精神,現時他會早起到家附近的海傍跑步約45分鐘。相信他也知道每天清晨5時東涌是甚麼樣子了,「每日起床也很想放棄,但我會問自己:『你想不想成為更好的球員?』這並非練習體能,而是磨鍊意志。為何我到比賽第90分鐘時,再辛苦也緊追對手?就是取決於這一步。」

不是見到希望才堅持,而是堅持才看見希望。每早克服睡魔到海傍跑步,是要成就更好的自己。(羅君豪攝)

球員要懂得在適當時拿出絕技,這樣才是合格的防守中場。

收放自如 才算稱職

自律還講求球員控制情緒、認清自身角色。正所謂「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以往光頭明知自己只得80分的能力,卻因虛榮心作祟,總是希望交出90分的成績,最終弄巧反拙。

前曼聯防守中場卡域克一直是光頭的偶像,這位昔日英格蘭國腳踏實之餘,也能為中前場提供支援。光頭笑指對方自傳用字雖然深奧,但還是硬起頭皮讀畢其故事,並從中了解防中應有職責,「其實只需要將80分發揮得淋漓盡致,已算是完美;剩餘的20分,可透過額外練習去追求。有時候球員要懂得將絕技藏好,適當時才拿出來;而此絕技不可只靠僥倖,這樣才是合格的防守中場。」

勇悍、勤奮、甚至身體對抗性,過往都被視為防守中場的成功指標;但現今球壇,球員心態與意識也漸成重要一環。

顏樂楓一直視英格蘭中場卡域克為偶像,兩人同穿起16號球衣。這位前紅魔球員擅於控制比賽節奏及長傳,亦曾貢獻不少精彩入球。(Getty Images)

成為大港腳不應是我踢足球的動力,難道我入選後就不繼續努力?

暫放下港隊夢 先做好自己

近一年港隊在芬蘭籍主教練麥柏倫執掌下,徵召了多位新晉港腳,過往在港足梯隊擔任隊長的光頭,同期隊友如夏志明、馮慶燁及黃威,甚至後輩鄭兆均與鄭展龍,都獲選出戰去年於韓國釜山舉行的東亞足球錦標賽決賽周;加上港足隊長黃洋年紀漸長,外界普遍認為球隊必須盡快尋覓防中接班人。

記者問光頭可有想過再為大港隊披甲,他感覺被點醒了一樣,「你問到我才回憶起來,因為早已將這拋諸腦後了。」他透露上季初教練讓球員寫下期望,到完季後檢視自己能否達成目標,「我當時希望入選大港隊,最終事與願違,所以今季我完全將它放下。我並非沒有興趣,而是認為這不應是我的動力。難道我入選後就不繼續努力?反而應該踢好每一腳、珍惜每一刻。」

顏樂楓近年未有獲大港腳徵召,僅曾於前年為港隊於港澳埠際賽中披甲,並擔任隊長。(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港隊下月26日及31日將再度征戰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次圈,與去年相比,光頭跟這願望無疑接近了許多,但他還是選擇將集中力放在自己身上,就像發聲表態一樣。

「無需理會外在因素,因為這都非我能控制,做好自己經已足夠。」

生於亂世,每個人也有自己的責任。有人選擇沉默,也有人選擇挺身而出;有人會選擇偷懶,有人會選擇埋頭苦幹。看畢顏樂楓的故事後,你又會想成為哪一種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