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王淑芬】源自三浦知良的嚴謹 放下光環 擔起使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屆「香港足球先生」伊高沙托尼得獎後升價十倍,一躍龍門獲內地「富豪球會」青睞,傳聞以近30萬港元月薪加盟。相反,同一屆「香港足球小姐」王淑芬獲獎後卻退出港隊,卸下球會隊長臂章,繼續於足球學校擔任教練。

「我不太愛當焦點,還是做配角較好。」她謙虛地道。

從日本傳奇三浦知良身上偷師,或許是她「長青」的原因之一。她擁有跟對方一樣的感染力,以認真嚴謹的態度待已待人,堅負向下一代傳承足球夢的使命。

攝影:高仲明

「我仍然熱愛足球,就如日本著名球員三浦知良一樣。」記得王淑芬獲頒首屆香港足球小姐的那個晚上,她的得獎感言如是說。

由10歲接觸足球起,王淑芬便留意到在日本發光發熱的三浦知良,這位前鋒年輕時固然球技非凡,但年屆52歲的他今年仍為J2球隊橫濱FC披甲,打破由自己保持的日本職業聯賽最年長上陣紀錄。王淑芬的私家車上都印有橫濱FC的貼紙,她自小便視對方為偶像,去年尾到日本旅行時,更專誠入場見證這位傳奇射手出賽。

王淑芬到日本親身觀看偶像三浦知良比賽,平日嚴謹認真的教練也變成小球迷。(受訪者提供)

三浦知良即使玩馬騮搶球也很積極,沒擺出老大哥姿態,哪管只上陣幾分鐘,他傳失也會向隊友致歉。

精華看不到的自律 三浦知良的教誨

「為何他到了這年紀仍可立足?外界看來很容易,其實他在背後付出了很多。」

日本媒體多次報道三浦知良極度自律的生活方式,每日早睡早起,時間就像鬧鐘一樣精準;他也嚴控飲食,保持「高蛋白低脂」原則,即使吃意粉亦只以橄欖油及鹽調味。這種專業態度令他的職業生涯能延續至今,王淑芬也認同:「現場看到他就算熱身玩馬騮搶球也很積極,即管只上陣幾分鐘也相當認真,傳失會向隊友致歉,沒有擺出一副老大哥姿態,這些都是精華片段及賽果看不到的。」

三浦知良的精神深深影響着王淑芬,以往她為爭取入選港隊而日日健身、每早起床後跑步、訂立晚上9時後禁食的規則。現時她仍堅持節食、每餐少肉多菜,每晚11時前入睡避免捱夜,也不酒不煙。雖然上了年紀,她比賽時仍能以體能及速度壓制年青球員,有因才有果,「其實自己也很爭扎,往後要維持這種健康生活,還是放棄並享受生活?可是睇波便會『腳痕』,想起三浦這個榜樣——當球員要有要求,才能堅持到最後。」

王淑芬以自身為榜樣,助香港培養未來棟樑。(高仲明攝)

本地排球強強對決 即買會長盃兩日門票

我並非不愛入球,而是希望球隊取勝。入球只是負責執行最後一個任務的人,過程中大家也有付出。

愛己先愛人 字典裏再沒「自私」

除了三浦知良,王淑芬也獨愛那些較不起眼的球員,利物浦通天老倌占士米拿、在曼聯從翼鋒轉打後衛的艾殊利楊格等,每位都實而不華,「他們肯定並非主角,但永遠也是球隊一分子。焦點球星也需要有綠葉襯托,總要有人願意無私奉獻,球隊才能成功。」

她也是這種照顧別人比自己多的人,贏得首屆足球小姐獎項,她卻笑言最開心便是用獎金跟好友吃飯。「不太愛當焦點,還是做配角較好。曾着重輸贏、妒忌隊友,但發現愈想得到便愈沒有結果,反而放開去做有意外收穫。」

年少時的王淑芬原來亦是個沒紀律、發脾氣罵隊友的球員,跟眼前的這位成熟穩重的教練大相徑庭。她說自擔任教練後,望向球員建立榜樣,所以更重視旁人感受,場上也變得大公無私,「我並非不愛入球,只是希望球隊取勝。入球只是負責執行最後一個任務的人,但其實過程中大家都有付出。」

雖然在車路士足校工作,背囊上的扣章卻「出賣」了王淑芬,她原來是位曼聯球迷。(高仲明攝)

當主角或配角也沒問題,但希望有隊友可承擔,這樣才能增強自信。

放低光環 恨鐵不成鋼

辦公室電腦旁放滿一個又一個襟章,是王淑芬自1997年起為港隊出征的印記。她雖曾於2014年首度退出港隊,卻又在今年4月回歸助港隊參加東京奧運女足亞洲區外圍賽,如今獲獎後也沒放大頭上的光環,決意再退出港隊,今季也將卸下愉園隊長臂章。雖說成為足球小姐後需負起宣揚女足的責任,但也不代表一定要留戀虛榮或地位。

她只是選擇以另一種方法達成任務而已,更多的是她抱着「恨鐵不成鋼」的心態,「最主要是體力難以支撐港隊角色,加上這位置也有其他人選,由年青球員頂上對發展更有幫助。球會方面,當主角或配角對我來說也沒問題,但希望有其他隊友可承擔,這樣她們才能提升自信,在場上更專注比賽。」

王淑芬去季以隊長身份帶領愉園女足首奪甲組聯賽冠軍,惟她今屆將不再擔任隊長。(資料圖片)

教練是門專業,並非『阿豬阿狗』也能做,既然選擇由興趣變職業,這便是我的使命。

尊重職業 年少經歷激起使命感

在港隊的經歷已足夠好好回味,她是時候往另一方面發展。自8年前加入車路士足球學校(香港)工作,王淑芬現時擔任球會U12主教練,每周工作6天,每日由上午10時忙到晚上10時,行程排得密密麻麻。「整天都跟足球有關,也厭悶的時候,但如果仍熱愛足球,這感覺很快便會消失。」

王淑芬不諳電腦,卻經常上網參考外國練習片段,堅持以手抄方式寫下多份教案;她英語能力一般,也硬着頭皮跟外籍教練溝通;她自言性格「坐唔定」,亦甘願坐在辦公室內為小球員訂新球衣及報名參賽。

一切是愛還是責任?「每份工也有困難,但我很喜歡挑戰自己。教練這份工作是專業,並非『阿豬阿狗』也能做,要建立一種有知識的形象,也同時是球員的榜樣。我讀書成績不好,既然選擇由興趣變職業,這便是我的使命。」

了解王淑芬的日常(按圖放大)

早上10時返到位於觀塘的足球學校辦公室開始工作。(高仲明攝)

+7
+6
+5

這份使命感的來源,跟王淑芬心中一個遺憾有關。

因傳統對女生溫柔斯文的觀念,父母自少便反對王淑芬踢足球,曾以體罰、禁錮在家等形式阻止她到球場,雖然兩老在她畢業後逐漸接受事實,卻始終未曾入場親眼觀賽。王母現時患病、王父則已仙遊,這個夢似乎一生也難以實現,藏在心內的感慨讓她深深體會父母支持的重要性。「球員雖多,但有潛質的不多,他們需從小發掘及培養。作為教練,不希望失去任何一位好球員。」

她會勸導球員於休息時先完成功課,為晚上練波騰出時間,以爭取家人認同。而她的教學理念也隨之而改變,「首先希望他們熱愛足球。現今大部份小朋友也受保護,所以團隊合作跟紀律較勝負重要,這對他未來待人處事也有幫助。我不要求他們球技十分出眾,但不可以沒球品。」 

辦公室的枱頭放滿跟U12球員的合照,可見他對小球員的重視。(高仲明攝)

+2
不知球員的未來是如何,希望他們可入選港隊、回饋香港足球,令我這份榮譽感更高。

攜手成長 願榮譽歸球員

辦公室座位旁都擺滿王淑芬跟這班小球員的合照,他們一起相處近4年,大時大節跟生日都有聚會,球員們會結伴入場支持教練比賽,失落時也發短訊互相安慰,雙方就像親密的朋友。

他們到過日本、英國與葡萄牙等地比賽及集訓,球員曾因大敗予同齡的歐洲球隊而落淚,卻明白天外有天的道理,「他們沒有放棄,緊接賽事成功達成取得入球的目標,那一刻很開心。他們理解跟世界的差距,家長也看到外國人如何支持子女,那一趟旅程深刻,也很值得。」

小球員從8歲起便由王淑芬帶領,球隊曾多次出外參賽及集訓,建立深厚感情。(受訪者提供)

花盡心血籌備練習,學員卻未達到預期效果,這亦會讓王淑芬感到灰心,惟在放棄邊緣爭扎之際,是這些關係令她重新振作起來。訪問當日她場外跟學生打成一片,碰面時會摸摸他們的頭、逐一擊掌,關心對方近況,進行熱身前又大唱「Baby Shark」搞氣氛;不過當練習正式開始,她又嚴厲地作出提點。

因此球員跟家長們都視她為「熱血教練」,說不論她去到哪裏,也會跟隨當她的學生。「很感動,但這都是Bonus。最重要是整個團隊一起成長,不知他們將來會是如何,希望有日可以入選港隊,回饋香港足球,令我這份榮譽感更高。」

在路上遇上剛放學的學員,王淑芬也很關心他們的生活,問道:「今日番學點呀?」(高仲明攝)

+2

「踢波跟教波,你會如何選擇?」我問。

王淑芬笑着指,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只因在場上她不必兼顧太多,無拘無束地奔馳,可以舒緩整日疲憊的心情。所以年齡對「80後」的她來說只是數字,她的心態仍很年青,跟三浦知良一樣,暫沒有掛靴的打算。「即使退出本地頂級賽事,也可能踢乙組或街場,若我仍可跑動,絕不會離開足球。」

12,王淑芬一直都穿起12號球衣,她透露是在前香港女足主教練陳淑芝手上接過這號碼。「這是我的幸運號碼,Miss Chan是我最尊敬的人,她退役時交到我手中,希望可以繼續傳承下去。」(高仲明攝)

我可以,大家也可以。

在今年初重返港隊之時,她曾說過即使自己退下來,年青球員也必須有實力才能接班。所以她的最大希望,便是下一代能擁有更遠大的抱負,「我可以,大家也可以。既然你選擇足球,便應盡力力協助女足,同時感染更多年青球員。目標不應是贏盡香港聯賽,而是向歐洲或東南亞球隊學習,收窄彼此距離。」

三浦知良最令人尊敬之處,便是他那股能感染隊友的氣場,而王淑芬在一班女足球員心目中也正扮演着同樣角色。她是球員及隊友口中的「Miss Wong」,也是首位香港足球小姐。

第一屆香港足球小姐——王淑芬。(資料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