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 - lo-fi 皇后 Liz Phair 那些年推出過的《 Whip Smart 》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對呢,這年很多懷舊 post,今次就和大家懷緬一下 90 年代都叫作在音樂界牽起過一番巨浪的 lo-fi 搖滾女皇 Liz Phair。當然,要分享 Liz 的 50 年生平你我都可能覺悶,也不想看這麼長的文,所以,一於就和大家談談她的第二張專輯《 Whip Smart 》吧,因為今年是這專輯面世 25 周年!

真正的女性主義,不是辱罵另一性別的不是、貶低別人抬高自己;而是從女性角度出發,將她們的感受、看法直率真誠地說出來,如所有人一樣:有問題就問,「 有屁就放 」,僅此而以。90 年代的 Liz Phair 正正利用她的音樂作出這個行動。

20 多年前的 Liz Phair (網上圖片)

老實說,要談 Liz Phair,當然不得不談她的處女專輯《 Exile in Guyville 》,在這裡講一點點吧,當年「 女 rock 友 」的數目真的不多( 當然有 PJ Harvey、The Breeders 還有 Hole ),以搖滾音樂讓女性「 直率地表達所想 」的就更少了,正如當時主修視覺藝術畢業的 Liz Phair 說過:「 在那個時候,作為一個女性音樂人,角色最多只如那些男的樂手的『 泡過的一條妞 』。」所以她就用這一張《 Exile in Guyville 》以女性音樂人向樂隊 The Rolling Stone 的「 rock 男 」專輯《 Exile on Main Street 》作回應,最經典都是〈 6’1’’ 〉一曲:

I bet you fall in bed too easily

With the beautiful girls who are shyly brave

And you sell yourself as a man to save

But 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 is not enough

And I kept standing six-feet-one

Instead of five-feet-two

And I loved my life

And I hated you

這歌詞恰好是去回應 Mick Jagger 寫的〈 Rocks Off 〉中男的與素未謀面的女人一夜纏綿 —— 「 rocks off 」一字是俗話指性高潮,所以 Liz Phair 的〈 6’1’’ 〉是要諷刺這個男的放蕩。

《 Exile in Guyville 》在去年已推出了 25 周年的紀念版,所以這專輯講到這裡,大家可找來聽/回顧/重溫,但可以說是這專輯絕對是為女性主義(非女權 L,記住這是有分別的)在音樂上開發了更大更廣的立足處,其後有更多更多女唱作人抬頭。

我只不過是巧合地成為了「 女性主義發言人 」罷了。
---- Liz Phair 於 2018 年接受《 The New York Times 》訪問

Liz Phair 在 1994 年的訪問中簡單解釋了一下《 Exile in Guyville 》作為一張「 response album 」的意義:

1993 年的 Winona Ryder、Liz Phair 和 Rosanna Arquette(網上圖片)

好,回正題,Liz Phair 可以說在「 一時意氣 」下推出了首張專輯,那然後呢?當然是保持這種 lo-fi 風格但要比前作更有層次,《 Whip Smart 》正好是這樣的一張專輯。

如果說《 Exile in Guyville 》是一張用來作「 回應別人 」的專輯,那《 Whip Smart 》就是一張更為完整的概念專輯,Liz Phair 曾說過《 Whip Smart 》是一張訴說一段感情/愛情的開始、中段與完結的專輯,就好像由開首一曲〈 Chopsticks 〉說起了初初認識男生的時候心中深處的戰戰兢兢與那種尷尬:「 I told him that I knew Julia Roberts when I was twelve at summer camp. We didn't say anything after that. I dropped him off and I drove on home. Cause secretly I'm timid 」,這些都是女生會有的感覺但卻在現實中很少明確說出來。

但其實,在灌錄初期 Liz Phair 是很糾結的,「 當時我沒有太多歌了,餘下的都是批評唱片工業的歌,我當時的經理人很不高興(笑)。」最後她找回在 1991 年寫下的幾首歌〈 Chopsticks 〉、〈 Shane 〉、〈 Go West 〉、〈 Whip-Smart 〉和〈 Jealousy 〉( 這首原本叫作〈 Thrax 〉)放到專輯之中。

當然,《 Whip Smart 》最有力的一首一定是〈 Supernova 〉,歌曲雖沒有了《 Exile in Guyville 》中的那種憤怒與張力,但率性依然,更比前作輕快爽朗:

And your lips are sweet and slippery

Like a cherub's bare wet ass

Your kisses are as wicked as an M-16

And you fuck like a volcano

And you're everything to me

〈 Supernova 〉在音樂上除了 indie rock 元素也在運用 distortion 結他帶出 psychedelia 甚至 punk 味,也確實在玩味當中滲出了點點的女性自主,也令更多人知道了 Liz Phair 的名字。

《 Whip Smart 》中的同名主題曲,也是一首值得咀嚼的,在歌曲中 Liz Phair 提及母親的角色,雖然要印有她的記憶和故事,但是叫她的子女別怕死,要享受人生和知道社會的荒謬:

And I'm gonna lock my son up in a tower

'Til I write my whole life story

On the back of his big brown eyes

And I'm gonna tell my son to join a circus so that death is cheap and

Games are just another way of life

And I'm gonna tell my son to be a prophet of mistakes because for

Every truth, there are half a million lies

〈 Whip-Smart 〉一曲中也引用了 Malcolm McLaren 1983 年的歌曲〈 Double Dutch 〉的一句「 the double dutch That's them dancing 」歌詞,意指跳繩的姿態。Liz 的唱腔也是她的標誌,平板、抽離感,也正是這個強烈對比才有令人著迷之處。

2003 年的 Liz Phair... (網上圖片)

可以說她是 90 年代其中一個 lo-fi 搖滾女皇,也沒人會想過為何她會在 2003 年推出 pop rock 到不能的《 Liz Phair 》專輯( 是有點驚嚇的 )... 當然,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已經「 女人五十 」的 Liz Phair 依然活躍音樂界,新晉的年輕音樂人她也會接觸,就好像和 Snail Mail 也同場作訪談呢。( 當然兩人屬同一唱片廠牌嘛 XD )

Liz Phair 未必再會有令人更眼前一亮的新作,但她留下來的作品一定令樂迷回味再回味。

【專訪】 Serrini 邪童謠:咪理我底牌係點 啲歌「邪」到你就掂!

【專訪】話梅鹿的〈返信〉:在香港這個主場一起爆發吧

扭大你對耳 - 甚麼是「額我略聖歌」?對現代西方音樂有何重要?

Enigma〈Gravity of Love〉與寇比力克電影《大開眼戒》有關聯?

巴黎聖母院火災損毀 巨型管風琴逃過一劫有冇計?

德國電音 x 香港功夫 - 港產功夫片偷 krautrock 配樂好好 feel!

曾抑鬱自殺 Lene Marlin 也出道 20 年了 你記得她的歌嗎?

【復活節】世紀天團若「復」出 你會花哪個天價買飛看?

批判社會吧!《搏擊會》20 年:聽配樂、聽對白才是正經事

哥聽的是寂寥: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來港再續「迷失」旋律

《 The Matrix 》面世 20 年 — 它的音樂與音效你還記得幾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