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奢侈品王國LVMH二子結婚 迎娶設計師女友組成時尚圈最強新人

撰文:外灘
出版:更新:

重事業又有才的巴黎姑娘,遇到了世界首富老錢家族的兒子,「時尚圈最強新人」就此出山。

世界第一奢侈品集團 LVMH 最近又傳出喜訊。集團掌門人貝爾納·阿爾諾(Bernard Arnault)的二兒子亞歷山大·阿爾諾(Alexandre Arnault),終於和相戀 5 年的設計師女友傑拉爾丁·蓋約(Geraldine Guyot)舉辦了婚禮。

作為世界最大的奢侈品集團,隨便走進你所在城市的頂級商場,至少有一半的品牌都歸 LVMH 掌管,包括我們熟悉的Givenchy、 Dior、Celine、Fendi 這樣的奢侈大牌,麾下不光有時裝,也有腕錶、珠寶和化妝品業務。這些年,貝爾納一直和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Jeff Bezos)輪換着坐首富交椅。

貝爾納的大兒子安托萬,去年才和「水果娜」超模納塔利婭·沃佳諾娃(Natalia Mikhailovna Vodianova)結束愛情長跑領證結婚,寒門灰姑娘嫁豪門的逆襲故事,讓人津津樂道。因此大家也很期待,二兒子亞歷山大會被怎樣的女朋友收服?

長得帥但不花心的亞歷山大,從學生時代就沒什麼緋聞傳出。畢業後先是忙事業,不久後就官宣了和設計師女友傑拉爾丁的戀愛關係,直到如今年紀輕輕就走入婚姻殿堂,低調卻收穫無數祝福。

Alexandre Arnault和相戀 5 年的設計師女友Geraldine Guyot婚前的甜蜜時刻。(點擊放大欣賞)▼▼▼

+7

1.低調簡約的夢幻婚禮

婚禮是新娘傑拉爾丁喜歡的簡約風格:在巴黎一所古老教堂裏舉辦,只邀請了圈內好友與家人,媒體第二天才獲知消息。婚紗是 LVMH 旗下掌管着 Loewe 和 JW Anderson 兩個品牌的時裝設計師喬納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專為她定製:好質感的白色緞面上有花朵刺繡,皺褶蓬蓬袖搭配飾有紐扣的袖口,身後是飄逸的蝴蝶結。傑拉爾丁用白色高跟涼鞋和與髮飾相同風格的手捧花來搭配,簡單大方中不乏復古風,完全有別於「裙子越大越好」的誇張婚禮造型。

她在 Instagram 發出自己的背影照,「穿上夢中的禮服,走入畢生摯愛與幸福。」婚禮上,超模娜奧米·坎貝爾(Naomi Campbell),音樂人、設計師法瑞爾·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等人也帶來祝福。這對璧人被媒體稱為「時尚圈最強新人」,對於擁有潛力十足的個人品牌 D’ESTRËE 的傑拉爾丁來說,意味着未來將有更多更好的資源。

去年 12 月,亞歷山大在 Instagram 上發了這樣一句話:「終於和我的靈魂伴侶,最好的朋友訂婚了。」成功俘獲 LVMH 集團二公子的心,傑拉爾丁不光靠顏值,更多是出眾的頭腦和好品位。

Alexandre和Geraldine低調簡約的夢幻婚禮。(點擊放大欣賞)▼▼▼

+2

2.帥哥、學霸、首富之子

亞歷山大是貝爾納·阿爾諾與第二任妻子,加拿大鋼琴家伊蓮·梅西耶(Helene Mercier)的孩子。身高 190 cm,長着不輸明星的帥氣臉龐,大學畢業於法國巴黎理工學院電信學院的計算機科學專業,曾和媽媽一起開過鋼琴音樂會。近乎完美的各方面條件,讓他擁有無數追求者,一度是圈內備受矚目的黃金單身漢。

在子女們成年後,貝爾納開始讓孩子們在旗下品牌「練攤」。如今,長女德爾菲娜(Delphine Arnault)是 LVMH 集團副總裁,大兒子安托萬是 Berluti 男裝集團總裁,三兒子弗雷德里克是腕錶品牌泰格豪雅(TAG Heuer)的戰略與數字總監,最小的兒子讓還在讀書。

Alexandre與同母兄弟Jean和Frédéric的合照,三人樣貌十分相似。(點擊放大欣賞)▼▼▼

+1

2016 年,LVMH 以 6.4 億歐元的價格收購了箱包品牌 RIMOWA 80% 的股權,而後把它交給了時年 24 歲的亞歷山大,讓他擔任聯合 CEO。在收購的消息公布後,亞歷山大還發了條非常凡爾賽(編按:低調和不經意間地炫富)的Twitter :這下終於不會因為用 RIMOWA 而感到內疚啦!

那段時間,RIMOWA 換了 Logo,開始和 Supreme、Off-White 這樣年輕人中火爆的潮牌聯名合作,一下引爆了社交媒體的討論度,業績飛速上漲——這一切都是這位「90後」的主意。

而後又在今年 1 月,隨着 LVMH 與 Tiffany 價值 162 億美元的世紀收購之爭落幕,亞歷山大積累了之前的工作經驗,「跳槽」到了 Tiffany&Co. 擔任執行副總裁,負責產品與公關溝通兩部分。新婚燕爾的他,不忘在自己的 Instagram 上和妻子甜蜜帶貨:「永遠不要在沒帶藍色盒子和袋子的情況下回家。」配圖當然是 Tiffany 標誌的藍盒子。

今年的情人節,亞歷山大化身帥氣私人調酒師,在家中擺滿玫瑰與蠟燭,來了一場浪漫滿溢的私人約會。傑拉爾丁 28 歲生日時,亞歷山大手捧蛋糕出現在她的工作室,只為博得美人一笑。理工男玩起浪漫來,也是甜到齁。

亞歷山大與潮牌合作讓RIMOWA業績飛速上漲!其後更「跳槽」到Tiffany&Co. 擔任執行副總裁。(點擊放大欣賞)▼▼▼

+7

3.巴黎才女的不費力時尚

都說「優秀的人總是相互吸引」,這句話雖然聽起來很雞湯,但放在亞歷山大和傑拉爾丁身上,簡直是完美詮釋。傑拉爾丁是地道的巴黎女孩,畢業於設計界知名的中央聖馬丁學院,和她的很多同學一樣,畢業後就與好友 Laetitia Lumbroso 創辦了配飾品牌 D’ESTRËE。

D’ESTRËE 最初只有帽飾,後來逐步拓展出手袋和珠寶飾品,輕奢的價格定位和實用時髦的設計,受到很多巴黎女孩的喜歡。品牌成立的第三個月,23 歲的傑拉爾丁就拿着作品和未來的企劃書,大着膽子敲響了巴黎最老牌百貨之一 Le Bon Marché 的門。因為定位明確,東西也確實好看實用,年輕的 D’ESTRËE 得到了第一批顧客的認可,短短的合同周期裏訂購了三次貨。這也為她後來在瑞典、西班牙、意大利等城市的拓展提供了思路:只去當地最老派的商場裏銷售。

D’ESTRËE究竟有何魅力?在短短三個月就能成功打入Le Bon Marché老牌百貨。(點擊放大欣賞)▼▼▼

+11

傑拉爾丁也善用社交網絡,提高在法國之外的知名度。學生時代,她就非常喜歡逛各種藝術展,有了自己的品牌後,也經常身着自家帽子或是包包,在展覽的作品前拍照,用藝術襯托設計。平時逛街,她喜歡去 Saint-Ouen 的跳蚤市場,也會和朋友在知名的瑪黑區發現新的小店,小憩時喜歡去聖日爾曼大道的「紅十字咖啡館」,每當有假期時,她便驅車前往父母在巴黎郊區的鄉間別墅,與家人共度。

在開始與亞歷山大約會後,周末成為兩人在繁忙工作中的相處時間。他們會互相為對方下廚做飯,一起和傑拉爾丁那隻名叫「檸檬」的黑色拉布拉多犬散步,並把對方介紹給彼此的朋友和家人。疫情還沒蔓延全球之前,亞歷山大和傑拉爾丁還很喜歡旅行,去過冰島、京都、威尼斯和美國的亞利桑那大峽谷等地方。去年,傑拉爾丁入選了福布斯 30 歲以下零售電商類的青年才俊榜單,如今嫁入豪門後,讓人更加期待她個人品牌的發展。

同場加映:西班牙名門聯姻驚動歐洲皇室圈 現實版童話貴族婚禮有多豪?(點擊放大欣賞)▼▼▼

+14

4.嫁進真正的豪門是什麼體驗?

作為這個世界上的真·豪門,貝爾納·阿諾特的 5 個子女樣貌和學歷都不差,年輕繼承者們的婚戀自然備受關注。長公主德爾菲娜畢業於法國里爾 EDHEC 高商,之後又去倫敦經濟學院深造,在回來繼承家業之前,還在麥肯錫(McKinsey & Company)工作過。

德爾菲娜 2005 年與意大利酒莊家族的繼承人瓦拉利諾·甘洽(Alessandro Vallarino Gancia)結婚,兩人在葡萄酒莊園伊康城堡高調舉辦了婚禮。當時她穿的婚紗是 Dior 的全手工定製,價格約在 720 萬港幣,時任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和多名歐洲王室成員都來慶賀。但這段婚姻只維繫了 5 年,離婚後德爾菲娜與電信業富豪澤維爾·尼爾(Xavier Niel)一直在交往,沒結婚但育有一個孩子。

太子爺安托萬是近年來曝光最多的 LVMH 繼承人。不僅因為他的行事高調,人們每每提到他的婚姻時,都要把超模老婆納塔利婭·沃佳諾娃的「賣水果」往事拎出來說一遍。人們對納塔利婭的爭議在於,不光出身貧寒底層奮鬥,和安托萬在一起的時候還是二婚帶娃(和英國貴族賈斯汀·波特曼有 3 個孩子),並且歷經 10 年的愛情長跑,生了兩個娃才在去年 9 月正式結婚。結婚後的納塔利婭經常為自家品牌帶貨,穿過很多次 Loro Piana,Fendi 的包也經常出現,婚後她沒有放棄自己的工作,一直出現在雜誌封面和廣告上。

家族中的兩位小兒子弗雷德里克和讓,目前尚未有戀愛的消息傳出,讓人不禁期待會有怎樣的際遇。今年貝爾納·阿爾諾已經 72 歲了,對於未來家族的產業該如何分配,他雖然沒有明說,但想保住富豪榜前排之位,一定會讓真正有才華的那位兒女接棒。而對於他們的配偶來說,婚姻意味着頂級的資源,這也為尋找靈魂伴侶和真愛增添了一層難度。

同場加映:哈里大婚豪砸3千萬人民埋單?梅根反駁婚禮幫英國賺了10億(點擊放大欣賞)▼▼▼

+35

同場加映:丹麥女王|81歲叛逆Slash族元老?親民老頑童受國民愛戴的5大原因(點擊放大欣賞)▼▼▼

+33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