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盒遊戲砌母校】有齊枱凳操場投影器 中學生花五年砌虛擬校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腦遊戲不只是喊打喊殺——李國浩跟他的朋友還是中學生時,花了五年時間,利用Minecraft遊戲砌了母校慈幼英文中學的校園出來,細緻得連課室裡的投影機及籃球架也做得維妙維肖。或許外人覺得打機只是浪費時聞,但這班男生卻在裡面創造了一個世界。

在Minecraft上的慈幼英文學校原貌。 (由受訪者提供)

參與一起砌學校的共有10人,其中有(左起)Leo(馬焯麟)、李國浩、Peter(黃俊錡)和阿峰(林在峰)。(顏寧攝)

【建築遊戲砌母校】因打機燃點興趣 中學生自學編寫程式

2011年,電腦遊戲Minecraft正式版本面世;同年,李國浩與他的朋友剛於慈幼英文中學升讀中一。Minecraft畫面一點也不美,由方塊組成的畫面低清粗糙,但卻足以瘋魔全球玩家。Minecraft猶如電子世界版的Lego,在創造模式中玩家可以在近乎無邊界的地圖上自由創建心中的世界。例如電影《哈利波特》的城堡在Youtube上亦有很多製成品短片可瀏覽。微軟在去年亦推出Minecraft教育版,通過遊戲教導學生寫程式的基本概念。

Minecraft是以破壞和放置方塊為主的遊戲,主要有兩種模式:在生存模式中,玩家自行建設庇護所的同時得避開怪物的攻擊。而在創造模式中,玩家則沒有生命值限制,可使用無限的資源和物品自由建立自己的建築物。男孩們都愛歡冒險競技遊戲——與國浩一起完成砌學校計劃的阿峰(林在峰)、Peter(黃俊錡)和Leo(馬焯麟)一致認為創造模式較沉悶,多選擇生存模式,若非砌母校應不會在創造模式逗留。

但國浩偏偏喜歡玩創造模式,「自己本身鍾意砌嘢多啲。」結果就為了砌一間學校,砌了五年。他形容這個遊戲比傳統的積木遊戲Lego更優勝,既不用購買積木,亦不佔實際空間;而且在Minecraft建成之後能走進建築物內部,「可以親歷其境,好玩好多。」幾個男孩亦曾進入「虛擬版」慈幼作「捉伊恩」的場地,同時開著聊天軟件,Leo形容「大家係度講自己係邊度,一路玩都會有緊張感。」現時亦有構思在慈幼內玩War Game或製作短劇。Leo解釋:「學校有好多嘢現實中係玩唔到,例如War Game無可能可以玩到。」

玩「捉伊恩」時,他們會以「雪球」作擊退捕捉者的武器;奈何國浩那次仍是被捕捉者擊倒。(由李國浩提供)

西營盤第三街漂書箱遭食環拆走 街坊嗚咽:個箱畀咗好多快樂我哋

【社區大畫布】象山霸氣婆婆力爭添設施 :乜都冇叫咩屋邨!

【香檳大廈.一】看更阿叔被黑社會大佬摑一巴:小心講嘢唔好爆料

各司其職 5年來合作無間

十幾歲男孩還是打打鬧鬧和宅在家的年紀,合作又可會一直順逐?Peter和阿峰曾經有一段時間「潛水」,沒有參與砌學校;Peter曾經放置未經試驗的傢俬,導致整個團隊通宵修復而內疚失眠;諸多主意的阿峰曾經提出在學校放滿村民,為學校「增添生氣」、又曾經以恐龍頭代替聖母像。而Leo則一直像最強後援一樣提供技術支援。而國浩身為計劃的發起人,沒有「潛水」的餘地,一直堅持直至完成這個夢想。

國浩在初中時代很喜歡一套日本動畫《K-ON!輕音部》,至今重看最少10次。他當時在網絡上見到其他外國玩家會以Minecraft砌出不同動畫場景,如《千與千尋》、《龍貓》,「成個城砌咗出嚟,我覺得好靚。」他亦想自行嘗試建立自己喜歡的動畫場景,最後在Minecraft砌了《K-ON!輕音部》中的學校;後來亦砌出該動畫角色的平面版本,以及平面的高達。砌過動畫,自覺砌一間學校也不算難,於是 國浩便萌生砌母校的念頭。

國浩亦曾經在Minecraft砌了平面版本的高達。(由李國浩提供)

國浩在初中時代很喜歡一套日本動畫《K-ON!輕音部》,最後在Minecraft砌了當中的學校。(由李國浩提供)

慈幼英文中學位於筲箕灣柴灣道,依斜坡而建。一開始國浩對Minecraft仍未熟練,在地圖上逐格逐格建立斜台已經花去不少時間;由開始到完成斜台、學校門口和圖書館花了大概一個月時間。 後來陸續有9位同學加入計劃,進度加快不少。國浩在整個計劃中主要負責建立建築物框架和計算比例,例如計算每層樓的課所需的闊度和高度;往往需要先建立一間課室作測試。之後就會交由熟悉遊戲指令的Leo負責複製樓層。而校園內的傢俬則多由阿峰和Peter負責設置。

曾經死Server 日花三小時砌母校

一班男生花了大概一年時間建立了新翼校園,離完成還有一半。可惜伺服器後來受到黑客攻擊,已完成大半的校園整個消失了,回到最初的起點。當時國浩一度感到灰心,後來在網上看到其他玩家製作的Minecraft版東京迪士尼,因而感到鼓舞而決定繼續這個夢想計劃,「嗰時覺得冇理由放棄,都砌咗咁耐。」 後來他們以半年時間已經追回一年的進度。

國浩指整個計劃雖然歷時5年,但真正「砌得比較多的時間」是在中四開始至中六那一年半間。國浩憶述平均一日會花3小時砌學校,最長試過通宵6小時修復失誤。國浩與他的朋友在中學文憑試後,終於完成餘下的大半校園,在今年2月完成整間學校。

慈幼英文學校依斜坡而建,為計劃增添不少難度;李國浩幸得熟悉運用遊戲「指令」的Leo幫忙,解決過程中的困難。(顏寧攝)

慈幼英文學校依斜坡而建,為計劃增添不少難度;李國浩幸得熟悉運用遊戲「指令」的Leo幫忙,解決過程中的困難。(顏寧攝)

靠想像力組合傢俬 盡力貼近現實面貌

在創造模式中,玩家需要以遊戲原有的方塊組成不同建築物。可是現實中很多學校的傢俬都是遊戲內原本沒有的, 都靠同學發揮創意和想像力組合。例如課室內的枱曾經嘗試以欄杆作枱腳,但是並不神似;後來改用打開的閘門作枱腳,再上面鋪一塊地氈作枱面;籃球架亦是以欄杆和漏斗組合而成。

有些則唯有以其他物品代替。例如課室內投影器原本是生存模式中的發射器,本是用作射箭,放置於課室天花板則能喬裝投影器;而垃圾桶本身亦是遊戲中的中介傳送器;小食部外原本有手寫的餐牌,奈何遊戲內並無類似的物品,唯有利用牛奶、牛扒、豬扒的圖案扮作餐牌。  

即使他們盡力想還原建築物內外,仍然有些地方是他們無法完成的。例如他們都不是慈幼學校小學部的校友,亦未曾踏足過修院;由於不知道內部面貌,小學和修道院大部份的內部空間因而空置。

課室內投影器原本是生存模式中的發射器,本是用作射箭,放置於課室天花板則能喬裝投影器。(由李國浩提供)

垃圾桶本身亦是遊戲中的中介傳送器。(由李國浩提供)

家校不反對 訓導主任於早會表揚 

打機的年輕人總被聯想為「廢青」,彷彿對著螢光幕就不算學習。但國浩的班主任亦十分支持,只是在他們應考公開試時叫他們暫時不要砌。而校內的訓導主任亦在早會上提及國浩的傑作。國浩自言家人從來沒有阻止他打機,只會着他「唔好通頂玩」;當他們在社交媒體上得知他正在砌學校後,有時都會問:「砌緊學校呀?」最近國浩的作品在網上流傳後,家人也好奇的問:「個遊戲係點玩?係咪個個人都玩得?係咪只要有個地圖就可以做咩都得?」

現時就讀網絡及系統管理的國浩坦言現時未有決定接下來會砌甚麼,初步想可能會砌學校附近環境和自己的小學。而Leo指由於Minecraft沒有物理限制,「可造性好高, 諗到都可以砌出嚟。」他曾構思砌天空島,亦有打算砌類似黑珍珠號的海盜船。

這邊的建築物主要是在公開試後才建成的。(顏寧攝)

這邊的建築物主要是在公開試後才建成的。(顏寧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