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北】村民憂未上樓鬼屋已打樁:真係驚冧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水烏鴉落陽的17幢「鬼屋」丟空13年,近月終於展開清拆工程。機器錘入洋房中,澎澎聲震耳欲聾。「依家拆樓,只係噪音問題,但如果再打樁,真係承受唔到。」莊先生與年屆八旬的母親居於石湖新村,與地盤僅數十步之遙。

因應新界東北發展,莊先生的家園位於餘下工程範圍,預料數年後才會收地,但他擔心在新發展下,「鬼屋」會在他們遷出前,已改建成高樓住宅,「當年(鬼屋)起屋時,打一下(樁),(房屋)就震一下,如果拆左後再起高啲,有機會會冧。」

新世界回覆查詢時說,目前地皮並無具體發展計劃,又稱得悉村民就噪音、沙石等問題有關注後,已縮減每日工程時間,於早上9時才動工,並提前完工。

「鬼屋」沒有任何裝修,只得灰白的外牆。(資料圖片/黃永俊攝)

不租不賣13年配上石泥灰牆,17幢洋房排列在一起,毫無生氣。不過,「鬼屋」的前身,卻是一片繁榮。

莊先生自小在村內長大,早在70年代起,昔日鬼屋地皮上住滿了300多戶,還有紙鷂廠、牙籤廠玩具廠,但後來地皮被收購。隨年月過去,家園就變成被鐵絲網包圍的「鬼屋」。

當時有人賣車仔麵,我哋啲窮人幫襯,2至3蚊就有交易,我哋自己帶菜去放入車仔麵,買個麵就1、2蚊。計返當時物價,2蚊就買到一枝樽裝可樂。
莊先生

莊先生自小在村內長大,見證「鬼屋」的變遷。(歐家樂攝)

當年建「鬼屋」 平房破裂、村內水浸

「鬼屋」平日閒人勿進,但招惹了不少賊人到訪,再溜到村民家中偷盜。莊先生曾發現家中玻璃窗被打碎,財物不翼而飛,亦曾發現有利刀插在家中。

失去錢財小事,但村民最怕磚瓦不保。莊先生屋內留下了兩道裂縫,都是當年新世界建「鬼屋」時打樁留下的,受工程影響,村內更曾水浸。

石湖新村鄰近「鬼屋」,當年「鬼屋」的打樁工程,村內不少樓房被震裂,更有房子出現結構性問題,「打一下(樁),(房屋)就震一下。」

莊先生的房子與「鬼屋」極接近。雖然行人路有保護設施,但有村民質疑,石屎或會擊中莊先生的房子。(歐嘉樂攝)

自清拆工程開展,石屎碎片散落在石湖新村周邊。(歐嘉樂攝)

村民險被石屎擊中

「鬼屋」最終在2006建成,但丟空多年,現時又要拆卸。石湖新村街坊組代表林先生說,機器早上便開動,惟村民仍未搬走,「最近居民的鬼屋只得10多呎。」

他說,早在拆卸工程初期,地盤未有設置防護措施,拆樓時石屎亂飛,更試過彈出地盤外,有村民險被打中,「有啲好似雞蛋咁大,有啲似銀仔咁大。」直至投訴後,地盤才封上圍板,並為旁邊的行人路蓋頂,惟他擔心,石屎仍有機會擊中屋頂。

莊先生的母親已年屆八旬,他只想母親「住得幾耐得幾耐」,但現時卻要飽受工程之苦。(歐嘉樂攝)

村民未遷走已動工

石湖新村大部份地方屬餘下工程範圍,料2023年或以後才需遷出。不過,政府擬在附近建路,雖然村民可申請提早上樓,但林先生說,工程遠離東段村民,他們以為影響不大,故未有提早遷走,怎料在旁的「鬼屋」工程卻突然動工。

莊先生說,母親已年屆八旬,加上行動不便,他只想母親「住得幾耐得幾耐」,事前未料附近的政府工程尚未開展,新世界已率先「郁手」。

莊先生的平房如今已40多年歷史,他最擔心是「鬼屋」拆掉後,新世界緊接就重新打樁建屋,規模隨時比現時更大,由矮樓變高樓,樁柱隨時更深,「再咁搞落去,有機會冧。」

恒基已完成粉嶺馬適路地盤的「原址換地」手續,但政府尚未收地,恒地工程已率先上馬建屋,未來石湖新村或面對同樣命運。(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新世界:已縮減每日工程時間

新世界回覆查詢時說,目前並無具體發展計劃。在正式施工前,承建商一直有透過當區區議員與附近村民溝通,而在清拆工程期間,得悉村民就噪音、沙石等問題有關注後,已縮減每日工程時間,於早上9時才動工,並提前至下午5時完工,同時加強在地盤灑水,以減少對附近村民的影響。

新世界又說,因應農曆新年將至,清拆工程將於本月23日暫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