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童遭虐殺案 親父繼母手機藏懲罰片 見兄長被包裹如木乃伊

撰文:朱棨新
出版:更新:

小兄妹X及Z遭親父繼母虐待案,雖然兩被告自辯時均稱只是想教好孩子,繼母更自稱是「攞個心」出來愛兩童,兩童卻對她不瞅不采,她壓力爆煲下才施以體罰。惟警員調查時在兩夫婦的手機中,發現二人逾1.8萬個短訊對話中,卻似反映了二人的另一面(詳看對話語錄圖輯),手機內更有數段小兄妹受虐的片段,當中不乏Z在哭泣的影像,並有一段拍到小兄長X被包裹如木乃伊在抽搐的影片等。

影片見X被包裹如木乃伊

警方在親父和繼母的手機中,發現多段處罰小兄妹的影片。其中一段片長約10多秒,拍到兄長X躺在地下,身體被類似保鮮紙包裹如木乃伊,影片所見,X有不斷抽搐。

亦有疑似角色扮演片段

另一片段則拍到Z重複向兄長X說:「阿哥,你做乜唔睬媽咪?」而X作供時曾透露,因他不理會繼母,繼母要他玩和妹妹Z玩「角色扮演」,如要一方跟另一方講話,但被問的一方卻不理會發問的一方等。片中的情況便類似辯方所指的角色扮演。

笑面家庭照隱現兩童傷勢

除了影片,二人的手機內亦有他們一家的家庭照,當中亦有一家人笑容滿臉的照片,惟照片中已可見小兄妹身上的傷痕。控方最後把兩人的手機內的5段影片呈堂,均為小兄妹X及Z的被罰情況,包括拍到Z哭泣和X企在門外。

兩被告短訊對話語錄,當中有討論管教子女的情況。(詳看下圖)

+4

向閨密吐苦水露真性情

此外,兩名被告的電話亦有逾1.8萬個與案相關的訊息,警方透露,單是翻看和整理該些訊息,已花了1個月。當中除了兩夫婦討論教子女的情況外,亦有繼母向一名閨密訴苦水時,提及曾如何對Z的情況。

警方曾就閨密角色索法律意見

繼母自辯時也稱,她只得一個朋友,她在案發期間多番和該名閨密透過WhatsApp通訊,並有向對方投訴管教小兄妹的問題,亦有提及曾打小兄妹。而該名友人亦曾在訊息中謂:「我有時都驚得你同佢既時候會打死佢。」

據悉,警方調查時也有向該女友人查問,對方採迴避態度,並稱她看不到小兄妹被虐打,因此未有成為案中證人。警方亦有就此索取法律意見,律政司最終認為證據不足,最終沒有作任何檢控。

事件案發經過。(詳看下圖)

+21

救護員到場即反應:老公打既

繼母自辯時一再強調,她一直希望把丈夫的一對子女X及Z,教到如她自己親生的女兒Y那般乖巧生性,惟小兄妹卻事事與她作對,言談中亦透露女童Z的自理能力差,又瀨屎,又不采她。繼母向該名閨密投苦時,也自言已壓力爆煲,經常失眠及頭痛及狂服止痛藥等,她亦直認曾打小兄妹,甚至有提過她曾把女童Z綁起後往逛街放鬆。繼母亦曾向閨密稱,看到孩子身上的傷勢也不忍心,但轉頭又說:「佢一講嘢,一嘈,一煩,我就覺得好憎佢(Z)」。至救護員到單位發現女童Z不省人事,滿身傷勢,繼母卻反應說:「唔關我事,老公打既。」

父親辯稱女兒難教

父親自辯時有為這名第二任妻子解畫,指女兒Z硬頸難教,繼母已盡力哄孩子及教導他們,兩童卻不領情。繼母向他投訴孩子的情況後,他放工回家會向兩童了解情況,著孩子向繼母道歉。他稱理解妻子作為後母打孩子壓力大,亦察覺到繼母有抑鬱症狀,甚至提及想死等念頭,故他在短訊支持繼母打孩子,認為會有助繼母冷靜。

女童Z曾作的畫及寫的字。(詳見下圖)

均稱無把Z拋至天花板

對於控方證據的指控,兩人亦各有辯解,父親曾解釋,女兒Z只因沒有洗澡才被罰不准上床睡,但強調女兒是有睡袋而非瞓地板。他們亦認有打X及Z,但沒有控方指控般嚴重。至於Z死前一天玩的「飛高高」遊戲,兩人均稱沒有把Z拋到天花板,繼母更稱只是她在現場扮了幾聲「砰」聲,令孩子以為是真。他們又認因怕被老師發現兩孩的傷勢,故不讓二童上學及看醫生,並會自行為孩子清理傷口。父親更指學校老師只顧叫他不要體罰,但他投訴Z不理睬後母時,老師卻不作處理。

兩童曾稱要回嫲嫲家

繼母在盤問時亦承認,男童X曾向她說要「回嫲嫲度」,女童Z更稱要瞓麥當奴,令她感到威脅。她亦承認有在短訊中以下流字眼如「臭X」來形容Z,但繼母稱只因她讀得書少,強調在孩子面前不會說粗話。

案件經一個月的審訊,4女3男陪審團討論一天半後,於4月13日終裁定定親父、繼母謀殺罪成,同住而未施以援手的繼外婆,亦2項虐兒罪成。案件將於4月20日判刑。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