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化驗隊晝夜無休DNA排序抗疫 病毒獵人嘆社會對理大有偏見

撰文:鄭翠碧
出版:更新:

「醫務化驗師」,本是一個無人知曉、乏人問津的行業,理工大學醫療科技及資訊學系副教授蕭傑恒年少時亦是「誤打誤撞」地入讀這科,惟愈讀愈投入,即使身邊人力勸他轉行,他也不願放棄這個冷門科目,終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發揮所長,利用基因排序助本港抗疫。
貢獻良多,但蕭傑恒並無邀功,反而多番讚揚背後的10人研究團隊助他一臂之力,他慨嘆研究人員不辭勞苦,社會上卻有不少人對理大畢業生抱持成見,「同我認知嘅學生好唔同,我見到佢哋,只要佢哋覺得做得啱,或者幫到城市、幫到件事,佢哋唔介意做到好晏。」
年僅24歲、理大畢業的研究員李林光坦言,做基因排序「工時無計」,為了及早找出傳播途徑,不介意通宵達旦地加班。他又自創「獨門秘方」加快基因排序,令分析過程由數天銳減至數小時。

病毒獵人蕭傑恒系列報道:

專訪|憑基因排序揪出變種病毒 病毒獵人蕭傑恒:政府應協調統籌

專訪|理大基因分析揭聯合醫院爆疫之因 病毒「沿著地鐵站爆發」

蕭傑恒受訪時,多番讚揚背後的10人研究團隊助他一臂之力,利用基因排序助本港抗疫。 (鄭翠碧攝)
每個人都叫我轉行,佢哋話你讀得咁好,咁高分,不如拎個成績去報醫科啦,呢科無存在價值,係夕陽工業
蕭傑恒

「醫療化驗科學」在早年屬冷門學科,蕭傑恒坦言自己是因高考失手才選修這科,「當時唔知有呢科」,不過他愈讀愈投入,「發現都幾專業,研究臨床樣本,搵返個病背後嘅原理,以前睇電視係醫生做,原來係化驗師做!」

他勤奮向學,完成高級文憑後再銜接到學士,成績驕人,到醫院實習時卻被人潑了一頭冷水,「每個人都叫我轉行,佢哋話『你讀得咁好,咁高分,不如拎個成績去報醫科啦,呢科無存在價值,係夕陽工業』。」但他無被嚇怕,繼續投身這行業,並深造至博士畢業,在私人企業工作一段時間後,回到理大教學,作育英才。

即使身邊人勸他轉行,蕭傑恒仍堅持做醫療化驗師,並深造至博士畢業,在私人企業工作一段時間後,回到理大教學,作育英才。 (資料圖片/黃舒慧攝)
我見到佢哋(理大畢業生),只要佢哋覺得做得啱,或者幫到件事,佢哋唔介意做得好晏。
蕭傑恒

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他帶領10名研究人員一同做病毒基因排序,當中有4人都是理大畢業生。蕭傑恒直言,2019年發生反修例事件時,很多資深行家、前輩都在社交媒體群組指罵理大學生,「話依家呢代已經走晒樣,甚至乎叫唔好再請Poly (理大畢業生)啦,請其他地方返嚟嗰啲人啦。」

但蕭傑恒並不認同,「同我認知嘅學生好唔同,我見到佢哋,只要佢哋覺得做得啱,或者幫到件事,佢哋唔介意做得好晏,我有叫佢哋『陪下女朋友,唔使咁急,等多日啦,第二日返嚟先做呢個步驟啦』,但佢都話想做埋先。」

▼基因排序五部曲▼

病毒不斷變種、進步緊,人都係一樣,一代比一代聰明

在蕭傑恒眼中的理大生對工作充滿熱誠和責任感,在抗疫路上勞苦功高,「病毒不斷變種、進步緊,人都係一樣,其實一代會比一代聰明,佢哋領悟能力比我哋強好多,只係你識唔識去啟發佢,令到佢地有動力去做呢樣嘢。」

24歲的李林光「瞓身」投入基因排序,當確診個案多時,他日夜無休地工作,犧牲了和家人、女朋友相見的時間。(洪業銘攝)

研究團隊成員之一、24歲的李林光在理大修讀醫療化驗科學,畢業後研讀碩士,2019年8月加入蕭傑恒化驗室工作。疫情下他「瞓身」投入基因排序工作,當確診個案多時,他日夜無休,白天會花9至10個小時處理樣本,「有時凌晨12點放咗(樣本)上機(器),可能5個鐘後夠data(數據),我就要(設定鬧鐘)凌晨5點起身,做電腦嗰部分嘅分析。」

在新冠肺炎疫情下,蕭傑恒帶領10名研究人員一同做病毒基因排序,當中有4人都是理大畢業生。(資料圖片/黃舒慧攝)

李林光笑言「工時無計」,更犧牲了和家人、女朋友相見的時間,試過兩周才能與家人相聚一次。如此拼搏,只是為了盡早找出病毒傳播的途徑,及早堵塞漏洞,「想快啲有結果,如果再早啲,可以搵到點解突然有咁嘅爆發,快啲搵到原因,去stop(停止)呢樣嘢,再遲啲做,個數據就無大作用。」

+2

李林光亦喜歡鑽研如何可以改善基因排序,他指用電腦分析數據時,本來需要逐個指令輸入,當電腦完成一個步驟後,再輸入下一個指令,「我覺得太複雜太耐」,他便自創新做法,將所有指令寫進一份腳本,只需按一次掣,電腦會懂得自動運行所有指令,以往分析20個樣本需時數天,但利用他「獨門秘方」後,僅需數小時便可得出結果。

+2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