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鄧炳強以中大校友看暴大、暴大人之名:唏噓、唏噓、又唏噓

撰文:倪清江
出版:更新:

前警務處處長鄧炳強6月底升任保安局局長已近四個月,他在接受《香港01》專訪時,對母校中文大學在2019年反修例風波時經歷一劫,又有數名師弟妹近日被重判,他最大感受是「唏噓」兩個字:唏噓有人叫中大做「暴大」,唏噓有人自詡「暴大人」,唏噓兩個學生會要解散,唏噓有人認為註冊社團會比解散更困難。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說,作為中大畢業生,斥責有人自詡「暴大人」,認為應覺得羞恥。(廖雁雄攝)

2019年11月中文大學爆發激烈警民衝突,二號橋成了主戰場,示威者汽油彈與警方催淚彈橫飛,由日對戰到夜。5名被捕的中大學生參與暴動等罪成,在本周二(19日)各被重判監禁近5年。

「呢啲學生都係受害人 俾人煽動出嚟」

鄧炳強1987年中文大學社工系畢業後投身警隊。被問及中大之役,他稱感到傷感,「我覺得受害嘅除咗社會,呢啲學生都係受害人。當其時有啲立心不良嘅人煽動佢哋出嚟,呢啲(學生)可能本身諗住一腔熱誠嘅人,俾人哋煽動咗出嚟,做出啲嚴重暴力及違法行為。」

你睇番當時行為真係好過分,包括成個大學站打到爛晒、頽垣敗瓦;成個二號橋,佢哋掟汽油彈燒到好離譜;成條吐露港公路,俾佢哋射箭、掟汽油彈,危害一啲無辜市民,我都覺得佢哋都要為自己行為負責。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

2019年11月,中大二號橋警民衝突

+5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稱希望被囚的年輕人,可重建正確人生觀和守法意識。(廖雁雄攝)

盼在囚年輕人有正確人生觀、守法意識

包括該五名中大生,在監獄裡,還有不少10多至20多歲的年輕人,都因為被裁定在2019年風波中有違法行為而入獄。鄧炳強說,法治一定要彰顯,「犯咗法嘅,我哋有證據一定要檢控。」他認為更需要扭轉他們對法治思想,「在囚人士特別係年輕人,犯咗黑暴入咗去,我哋亦都希望有更生機會,包括在囚期間我哋會提供一啲服務畀佢哋,令到佢哋有正確人生觀,教育返守法意識,甚至乎認識中國歷史、認識返國家,從而唔會咁易俾人煽動做出危害國家嘅事。」

在2019年的時空,有人叫中大大學做「暴大」,鄧炳強為此感到唏噓,「點解你會以為作為『暴大』會係好叻、好開心嘅嘢呢?我覺得呢個應作羞恥嘅事!」

我睇返2019年時,就係有啲暴徒入去燒爛晒大學嘅嘢,汽油彈掟到周圍都係,亦都喺大學入邊製造幾千個汽油彈,校巴燒晒,好多學校設施都破壞晒。但仲係以「暴大人」覺得好光榮,係好唏噓,守法意識去咗邊呢?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

學生會拒註冊、寧解散 反問「做番合法嘢都咁困難?」

中大學生會宣布停止運作,校內聯合書院學生會稱要解散,原因都是反對校方要求獨立註冊為社團,「我亦都覺得係唏噓。既然你係想為學生提供服務,或者追求自己理想,點解連登記做番合法嘅嘢都咁困難呢?係咪即係你假設咗違反就做到;唔違反,學生會就做唔到?我覺得呢個思想係唔應該,同咪好唏噓!」

鄧炳強6月底上任保安局局長已近四個月,已適應新崗位及新工作。(廖雁雄攝)

立法會無反對派 相信現可大膽一些

由一個紀律部隊首長,變為統領六個紀律部隊,鄧炳強說已適應新崗位、新工作,由以往「自己搞掂部門」,到與不同政策局合作都沒有問題,例如在抗疫方面,紀律部隊協助追蹤病源。

對於立法會不再有「反對派」,他認為可有助政府推動長遠政策,解決土地及房屋問題,正如一份施政報告提出的目標,「依家可以諗長遠啲嘢,因為以往(會)通過唔到。依家有機會,因為涉及土地發展,需要法例修改。」

以往有反對派議員喺度,係會令到你政府無效率,好多民生好嘅嘢,令你搞唔掂。社會咪好多冤氣,咪發洩政府度,所以我覺得係好無道德!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

他同意政府作為可大膽一些,政府也很清楚房屋土地是其中一個重點,「呢個唔係我研究範疇,但我作為政府成員,呢個好基本道理都懂嘅!」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