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dom的歷史】超薄並非新發明 17世紀已有0.038mm羊腸安全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58歲的美國人安妮·科利爾,是一名教育博士、歷史學家,馬里蘭大學的教授,也是收養了兩個女兒的單親媽媽。她花了整整8年時間寫了一本有趣的書——《卑微的套套:安全套進化史》。

美國人曾經認為避孕違法;日本男人喜歡用烏龜殼製作安全套;動物的腸子能製作出幾千年以來最靠譜的安全套……

我們與安妮·科利爾做了專訪,她解釋了自己為何會寫這樣一本「禁書」:「為了讓自己的兩個女兒,不再因為聽到『安全套』這個詞兒皺眉頭。最有趣的是,有中國讀者寫信對我說:『想象中開放的西方世界,其實也並沒有那麼開放呢』!」

自述:安妮·科利爾 編輯:譚伊白/一条

一個單親媽媽的8年鉅著

我是安妮·科利爾,一個大學教授,也是一個單親媽媽。我收養了兩個女兒,她們現在一個22歲,一個27歲,我們常年居住在倫敦。

寫《卑微的套套》這本書其實是一個「美麗的誤會」。1999年,我接到了一個小說家朋友的電話,她說:「我要寫一本關於17世紀倫敦的小說,主人公是一名裁縫,而她的副業是縫製安全套。我知道你特別擅長找資料做研究,你能幫幫我,找找安全套的歷史嗎?讓我的故事別鬧笑話!」我一邊想着「什麼鬼啊」,一邊還是答應了朋友。

有一天,我需要搜尋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的答案:在17世紀的倫敦,安全套已經存在了嗎?

我感到非常驚訝,真的查不到任何信息!什麼都沒有!我在網上的數據庫裏找不到任何歷史資料。當時我在同一所學校裏又讀博士又教書,所以我可以用學校強大的圖書館裏最優秀的資源,但依然一無所獲。這讓我決定,一定要寫一本關於安全套的書,把這件事講得清清楚楚。

2007年,《卑微的套套》成功出版了,後來被翻譯成不同的文字,2014年在中國出版。這本書在中國的銷量,是在所有國家中賣得最好的,我很開心我說的這些故事,可以幫到中國讀者,讓大家更加了解自己的身體。

兩個女兒都還沒有結婚,目前也沒有什麼結婚的願望。但因為這本書的存在,她們從小就知道可以問我任何關於感情和性方面的問題,知道這一切是如何運作的,也懂得如何保護自己。

安全套裏的歷史

今天,安全套是一項利潤幾十億美元的產業,被世界上最大的幾個企業集團所壟斷。關於這個小玩意兒的歷史,可以從這幾張圖裏看個大概(按圖了解)↓↓↓

+2
+2
+2

能懷孕是男性的能力,避孕是女性的責任

我發現在古埃及、古希臘和古羅馬時代,人們就已經有了避孕的意識,最主要的原因是兩個——崇尚小型家庭、預防疾病的傳播。

在當時那個世界裏,「安全套」的功能是為了保護男人免受女人的傷害,「不要給我生太多的孩子,也不要把疾病傳染給我。」

當時的富裕階層和中產階層認為,最完美的情況就是每個家庭擁有一男一女:兒子長大以後主持大局,而女兒通過婚姻幫助家庭增加勢力或財富。孩子太多被認為是「不好的」,男孩會分家產,而女孩除了聯姻外別無用處。

但當時的人們卻擁有非常開放的性行為,於是也容易滋生很多傳染病,人們因此想到了要避孕。

當時普遍認為,能懷孕是男性的能力,而避孕是女性的責任。對男性生殖器崇拜的嚴重程度都令我覺得有些好笑了,比如羅馬的麪包師傅們會為了烤製出生殖器形狀的麪包而感到驕傲。

古代女人則開始絞盡腦汁地避孕,最常見的方法有這麼幾種(按圖了解)↓↓↓

通過劇烈運動把精子排出來;

將壓扁的蜘蛛放在左臂下面;

鱷魚糞便和蜂蜜調和在一起,放在女性私處;

用阿拉伯樹膠、椰子和浸濕的羊毛綿球植入女性體內……

最後這種方式,後來有實驗證明它是有效的,因為阿拉伯樹膠中含有乳酸,而乳酸直到現在都是一種常用的殺精劑。

誰也說不清男性避孕套的準確起源,不過當時他們已經會做些「表面功夫」了,最常用的就是用遮羞布和紙莎草遮住生殖器,又或者是打個「狗結」,一種三角的護身繃帶。可是想想也知道,這些會有什麼用呢?

16世紀的中國,安全套在當時被稱為「陰枷」,是用魚鰾和浸了油的蠶絲紙製作而成的。而中國婦女則會飲用汞、砒霜、或馬錢子鹼來「打胎」以避孕,我看中國近期很多宮鬥劇多多少少都有這樣的情節,與古代的歐洲思想如出一轍,就是不惜破壞女性的身體來達到避孕效果。

而在日本,他們在16世紀一直使用一種稱為「頭盔」的東西控制生育。這種「頭盔」是由非常薄、並雕有裝飾圖案的烏龜殼或者其他動物頭上的角做成的。

我認為印度人使用安全套的時間肯定更早,因為8世紀的《愛經》就提到了各種與性行為相關的詞彙和安全套了。

幾千年來最靠譜的安全套——動物的腸子

最接近現代男性安全套的東西在中世紀的歐洲被生產出來了,它們的生產商最初竟是屠宰場的工人和做手套的女工。

有資料顯示,屠宰場的工人或許是最早發現動物腸子有其他功能的人。他們推動了香腸生產商私下做起了另一種小生意,結果動物的腸子,包括膀胱、膽囊和表皮,幾千年來都被用來生產安全套,21世紀質量最好、也最流行的套套還是由動物腸子生產的。

我從修道士的日記、信件、教條中找到了大量靠譜的材料。16世紀梅毒浸染了歐洲,更加精緻的避孕套因為能隔絕病原而受到了貴族的青睞。在公元17世紀的英國,一名叫Condum的醫生發明了男用保險套。

它的原材料正是小羊的盲腸,而且當時質量最好的薄度已經可達0.038毫米了(現在的乳膠保險套一般為0.030毫米)。Condum醫生還憑着這項發明獲得了爵位,英國也靠着生產安全套賺足了世界的錢。

可是Condum醫生本人卻因為這個新發明感到尷尬,甚至最終捨棄了自己的名字,銷聲匿迹了。當我寫到這裏,已經很清楚地感受到,安全套的歷史既反映了社會面貌的變化,也同時呈現出了社會的偽善。

【相關文章.按圖率先預覽:【性生活】床上的相處最真實直接 由性愛體位看出伴侶個性

+4
+4
+4

安全套還有一個長達500年的委婉說法:「手套」。當時,女性手套生產商和屠宰場的屠夫有直接的聯繫,因為從那裏可以得到生產手套的原材料,所以女工們也掌握了製造安全套的技能。因此進入16世紀後,越來越多的女性手套生產商轉向了安全套生產,而到了17世紀,安全套的生產已經變得相當公開了,大多生產者都是女人。

我還在文學作品中發現了一些巧合。「手套」在很久之前就已經在文學作品中隱喻了性行為。莎士比亞(他的父親是一位賣手套的)在自己的戲劇《特洛伊羅斯與克瑞西達(Troilus and Cressida)》中,讓克瑞西達將自己的手套送給特洛伊羅斯,就是一種性行為的象徵。

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大家不停地在推諉自己對安全套的「專利權」。法國人確信它是由英國人發明的,但英國人卻反過來用一個法語詞「氣球(baudruche)」來稱呼安全套,好像誰都不太願意讓這個「卑微的套套」屬於自己。

除此之外,人們對於安全套的暱稱還有這些:英國雨衣、法語裏那個字、骯髒的拖鞋、機器、女式手套、維納斯女神的盾牌……

【相關文章:性愛冷知識|高潮過後心情低落竟是病? 解構性交後憂鬱3大成因(按圖預覽)】

+7
+7
+7

1855年,橡膠避孕套誕生,性的公開討論開始了

為今天的橡膠安全套產業奠定基礎的,是一位年輕的美國發明家——查爾斯·古德耶爾(Charles Goodyear),他做出了革命性的改變。

他把從南美洲帶回來的橡膠進行了再加工,最終創造出了更加堅固、更有彈性、也更耐用的橡膠材料。

橡膠安全套在1855年橫空出世了,被投入了生產,而我看到最有趣的,還是各國人民在自家安全套的名字和包裝上使足了勁,來奪人眼球:

「快樂的寡婦」牌的罐子裏一共有三個安全套,各擁有一個年輕女性的名字;

「美人魚」牌用了一個非常有誘惑力的美人魚作為裝飾;

「拉美西斯」牌用的是一個埃及法老的圖像,暗示用的人在性能力上與埃及法老有得一拼……

19世紀初的美國,人們終於無法忍受長期以來性知識的匱乏,特別是女性。這種不滿推動了第一波關於性、人體和避孕問題的公共討論,甚至在當時的美國成了很受歡迎的一項公眾娛樂活動,一直到19世紀70年代仍在流行。

【相關文章:【性愛教室】愛情動作片的九大迷思:口水是最糟糕的潤滑(按圖預覽)】

+13
+13
+13

在我研究、寫書這漫長的八年過程裏,我認識了無數個有趣又重要的人物,他們在安全套進化史中扮演了不同的角色,他們互相碰撞、爭鬥,推動着這個小小套子的發展。有兩位,在近代安全套發展進程中起到了相反但十分關鍵的作用。

一個男人和安全套的鬥爭

在我看來,安東尼·科姆斯多克是安全套最大的敵人。

他曾服役於聯邦軍,退役之後沒有固定的工作。他搬到了紐約居住,從一份底層工作換到另一份,迫於生計,他生活在紐約田德隆區的供膳寄宿舍中。

他行走在周圍街區時,經常看到妓女賣淫、小販兜售黃色書刊,當然還有大量的安全套。

他發現自己即使發現了這些罪惡,卻無法讓警察來抓人,於是決定自己來完成這項工作,在大街上逮捕他認為犯罪的人。

他是個癲狂的怪人,他認為「套套容易使人過度縱慾、敗壞社會風氣,應該嚴厲制止。」於是揮舞着雨傘,追着受到驚嚇的妓女。

他的瘋狂行為最終引起了一個紐約商人的注意,並資助他的道德聖戰,「科姆斯多克運動」開始了。

1873年,他向國會提出了一項富有爭議的法案——《科姆斯多克法案》。這個法案將安全套視為徹頭徹尾的「污穢之物」,在當時的美國,這樣一個宣判「任何形式的避孕行為皆為犯罪」的法案竟然得到了通過!

因為他,安全套生產商直到20世紀都頭痛不已,也為我的寫作過程造成了超強的阻礙,很多有趣的故事因為他被掩埋了。從1873年一直到1915年他去世,40年間有3873人因為他被逮捕,2700多人被認為有傷風化而定罪。

直到19世紀末,這項法案才被推翻,但科姆斯多克的影響仍在。即使安全套可以名正言順地出現,它們的包裝仍然隱晦,顯得極其迂迴婉轉。這也直接地導致到了今天,我們仍然不敢公開地、直白地聊聊它。

為避孕藥奮戰到70歲的女性

瑪格麗特·桑格,是鬥士,是英雄,我甚至把她看作偶像。

因為科姆斯多克的打壓,成千上萬從事安全套生意的婦女開始挑戰他,她們也開始反思,女性並不能控制安全套的使用,必須有另一種方式來保護她們。如果女性沒有合法的能力決定生養孩子的數量,也就不可能實現平等權。

這時,瑪格麗特·桑格登場了。

她最初是一名護士,因為撰寫了很多關於控制生育、如何使用安全套的論文,好幾次被科姆斯多克送進了監獄。但在她70多歲的時候,還在為女性的權力做努力,並對全人類的性生活產生了最大的影響:促成了避孕藥的誕生。

在一次晚宴的閒聊中,她與一名生物學家表達了女性沒有安全、可靠的控制生育方法的想法,特別是對於那些貧窮、少數族裔和有生理或精神缺陷的婦女。

那位生物學家說,他相信女性荷爾蒙可以被化學藥物控制,從而實現避孕。受到這次談話的啟發,這位生物學家最終發明了人類生育史上最重要的科學成果:避孕藥。

雖然60年以來,社會對避孕藥的態度起起伏伏。但1970年代中期,美國國內就有超過2000家公共健康診所會向貧困女性提供避孕藥。到了1980年代中期,其他國家也開始使用避孕藥。

【相關文章:性愛冷知識|三級片睇唔停?8個重點自我檢測是否「A片成癮」(按圖預覽)】

+3
+3
+3

我寫這本書還有個歷史機遇,就是21世紀最初十年愛滋病的爆發。安全套不僅是避孕的套套,更是安全的套套。但長期以來,人們不願意正視性這件事,年輕人去便利店買一盒安全套,還得遮遮掩掩。

它是如此「卑微」,就像我的書名一樣——《卑微的安全套(The Humble Little Condom)》。我希望這本書,能消除使用安全套帶來的尷尬,也能讓伴侶之間更加開誠佈公地交流生育問題和性生活。

我對中國的性教育不瞭解,但至少在我了解的美國和英國,性教育仍然做得不好。在我寫書的時候,我的女兒們都還很小,但至少不會因為聽到了「安全套」這個詞而皺眉頭了,希望年輕人們,你們也能如此。

【相關圖輯】【性愛教室】「後戲」與前戲一樣重要!六招示愛高潮過後不秒睡(點圖繼續閱讀)↓↓↓

+7
+7
+7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